出村西行十二里地,此处怪石林立,古树参天,远望两座山峰近在咫尺。

  这一片林地向缺出村之时就已经留意到,但他当时只是诧异而已却并没有过多关注,现在向缺觉得自己应该玩一把天时地利人和了。

  半个多小时之后。

  ☆看正)版l章Rb节上…q酷l匠网z\

  王老蛋领着向缺他们原路返回,让人把苏荷给看住之后向缺独自一人进入古树和石堆之中开始忙活起来。

  向缺可不认为茅山和龙虎山的人会真就这么放任他把王昆仑和苏荷带走,对方没有立即跟上那是因为投鼠忌器,是时机没到而已。

  早晚双方还得短兵相接的接触一下。

  但在接触之前向缺得把他们甩开,给自己留出足够的时间让王老蛋带他去那个神秘的苗寨才行,不能正事没办完呢还得时刻担心屁股后面跟着的那伙人。

  “戊、己、庚、辛、壬、癸六方仪位?”苏荷错愕的看着向缺把一块块石头摆放在六处仪位上,然后他又在放好的石头上各贴了一张符纸。

  怪石附近有四棵参天古树高近二十米,几个人都未必能环绕的过来,这四棵古树令向缺相当震惊的是,正好处于廉贞、禄存、文曲、破军四凶星的星位上。

  古树有灵。

  树过百年称之为精,过千年称为灵。

  万年古树据说已近妖,可以自行吸纳天地灵气长久不灭了。

  这也是为何世人一听说哪个地方有上了年纪的古树存活后,善男信女都会前往古树祈求平安的原因,这和烧香拜佛是一个道理。

  向缺恭恭敬敬对着四棵古树行了一番叩拜大礼又点了三根醒神香祭拜四方土地,起身之后他从包中拿出几条红绳绑在了树干上,在几条红绳之上则是各系了一枚招魂铃,铃铛系在红绳之后居然为之一静,原本一点小风吹过都能让铃铛随风而响的,但此时几个铃铛却是静静的仿佛被某种东西束缚住了一样,哪怕是红绳晃荡的在厉害,铃铛也没有发出一点动静。

  “先须掌中排九宫,纵横十五图其中,次将八卦分八节,一气统三为正宗”

  向缺手持半截剑尖,从几处放好的怪石开始画了一条线一直连接到四棵古树下方,每条线到最后都被串联在了一起,从远处看居然是一片密密麻麻的复杂线路图。

  向缺长吐口气,擦了把额头冷汗,轻声道:“阴阳顺逆妙难穷,二至还归一九宫,天地都来一掌中······定”

  向缺指尖散出一道青气,绵延至红绳之上缠绕在招魂铃中后缓缓的像几棵古树汇去,然后那一道青气仿佛活络了一般开始从古树之下渗透到了被他刻画出的密密麻麻线路中。

  山林之中忽然凭空刮起一阵清风,古树枝叶随风而动发出了轻微的哗啦啦声,除了王老蛋以外,王玄真,苏荷和王昆仑同时惊诧的发现,向缺身旁的怪石,古树居然令人产生了一种似乎在移动的错觉。

  浓郁的天地灵气从山林中慢慢汇聚于此,然后涌入向缺身旁四周·······一时三刻之后,向缺好像脱力了一般浑身都湿透了,胸前被汗水淋湿了一大片,他的脸色异常撒白整个人看起来都没有一点精气神。

  “奇门遁甲风水阵?”自从被劫持以来就没吭声的苏荷望着走出来的向缺说道:“你刚刚在刻画法阵?你想把后面的人全都困在阵里,自己逃之夭夭”

  向缺笑眯眯的说道:“你比较熟悉他们,跟我讲讲那些人里有没有谁是精通奇门遁甲的,要是有人粗懂一些的话,这个阵能困住他们三天,要是无人精于此道的话十天半月也是他们,反正我现在也不会放了你,你坦白点咱们还能愉快的交流交流”

  苏荷抿着嘴,默然不语,向缺耸了耸肩嘀咕道:“龙虎山和茅山只是一群懂的抓鬼降妖的莽夫,真想破了我的法阵也不是他们这样的,杨公的后人来了还差不多,凭他们?嘿嘿,但愿这帮人身上带的补给足够他们能支撑几天,不然苏小姐到时候你就找人来把他们给抬回去吧”

  “赵礼军出自茅山,当代掌门独子,他虽然自小学道习的是驱鬼辟邪之道不善风水,但茅山典籍众多古籍藏书甚多,其中有关奇门遁甲的记录并不少,赵礼军十二岁就熟读茅山经阁藏书,他肯定没办法布阵但如果给他时间的话,最多五天他一定能把你刻画的法阵研究透彻”

  “是么,你挺看好你的情郎呗”向缺淡淡的说道。

  “你胡乱说什么”苏荷皱眉说道。

  “哎,你俩不是一对么,不是处对象呢么”向缺挺三八的说道。

  苏荷挑了挑眉,似乎懒的跟他在这个问题上牵扯下去:“最多五天,赵礼军就从从阵里走出来”

  “十天,十天之前他绝对出不来”

  “不会超过五天的”苏荷依旧坚持的说道。

  “哎我去,要不你俩赌一下呗?”王玄真听苏荷和向缺在那跟他妈小孩扯皮似的,顿时脑袋嗡嗡响:“你俩嘴上犟的再厉害,也不如动点真格的,要不你们整点血呼啦的吧,赌点啥行不”

  向缺和苏荷四目相视,两人眼中好像迸出火花了,都是性子刚烈不愿认输而又自负的人,谁都觉得自己断定的肯定没错。

  “赌啥啊”向缺说道。

  苏荷扭过头说道:“你赢了,把王昆仑手中的东西交给我”

  “哎,苏小姐跟我打赌不是看你想要啥,而是得看我有啥,对不?”向缺笑嘻嘻的说道。

  “你救了王昆仑一命,他手里的东西就是再值钱还能有他的命值钱?”

  王昆仑嗯了一声,挺无所谓的说道:“随便你们,那东西我送给老向了”

  向缺转而问道:“啥啊?”

  “我从京城一个收藏古董的人手里抢的东西”王昆仑淡然说道:“听说是几年前国内几个顶尖的摸金校尉从姜子牙墓里盗出的太公随身之物,一副八卦太极图和一根半米长的鞭子”

  王玄真喉咙里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嘴角直抽搐。

  “太极图和打神鞭?”向缺梗着脖子说道:“真有这东西啊,草······王昆仑难怪他们跟野狗似的咬住你不放呢,换成是我也得把你给逮回去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小偷解封

喜欢的朋友继续给我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