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信你真敢杀了我”

  “我不信他敢真杀了你”

  这句话是赵礼军和苏荷同时说出口的,两人都不相信向缺真会动手杀人。

  赵礼军盯着向缺手中的剑尖,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会面临整个茅山派的追杀,也会面临苏荷父亲的追讨,你真觉得王昆仑值得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向缺,我不信你是个蠢人”

  “你吓唬我呗?”向缺一点都不惆怅的说道:“王昆仑被人追杀了这么久,不还是活得好好的么”

  “可是,现在他活不了了”

  “谁说的?不一样还是活着呢么”向缺将手中的剑尖向前一递,苏荷白嫩的脖颈就被刺破了一道血印:“这个世界上人总会犯三个错误······自欺,欺人,被人欺······这个错误我不会犯,我相信你们也同样不会”

  苏荷愕然而惊,那一道血印让她身体瞬间感觉到了一阵来自骨子里的冰冷,一股极其霸道的煞气突然从伤口涌入体内,苏荷有一种错觉,仿佛那剑尖只要在深入一分,自己就会成为人们所说的红颜薄命。

  赵礼军咬着牙同样不可置信的看着苏荷脖子上渗出的一滴鲜血:“停手,向缺你疯了不成”

  “我没疯,但你们别逼我发疯就行”向缺转头冲着刘坤的手下勾了勾手指说道:“枪扔到王昆仑脚下,我们走”

  王昆仑转动着手中的三根银针说道:“龙虎山的,你们肯定知道李秋子的三魂七魄被吸入银针法阵之后的下场,多托一天他的魂魄就会受创一天,以他的修为在银针的法阵里就算能挺住以后回魂同样会元气大伤的,龙虎山自从我叛出之后也就这么一个能拿得出手的人,你们牺牲不起的”

  龙虎山的人和赵礼军同时望向了姓薛的中年人,他摇了摇头说道:“放了王昆仑再想抓住他的人就难了”

  “放了王昆仑我们还有机会再抓,但人死了你觉得还有机会再活过来么”赵礼军挺无奈的说道:“薛哥,茅山和龙虎山会记得刘少这个人情的,放手吧”

  姓薛的中年人不用权衡利弊都知道自己没法硬干,真要是同时得罪了龙虎山和茅山这两个道家大派自己的主子肯定会不爽的。

  刘坤手下将手里的就二式甩手扔到了王昆仑脚下,他捡起来后干脆利索的就把枪给拆成了一堆零件然后一挥手,就把枪件扔入了山林,向缺用半截剑尖顶着苏荷说道:“等我们安全了,自然会把人放了,走······”

  向缺押着苏荷,王昆仑跟在他身后,五个人被后面的茅山,龙虎山等人目送着渐渐消失在丛林中。

  刘坤的手下恨恨的说道:“赵先生,棋差一招这事还得麻烦你跟刘少解释解释,明明我们已经有机会干掉王昆仑,但偏偏被冒出来这家伙给横插了一杠子,更有意思的是这人你们居然还认识,我们白死了两个人没干掉王昆仑不说,连东西都没拿到手,你告诉我接下来得怎么办,灰头灰脸的回去?”

  “人没杀,东西没到手怎么回去”赵礼军淡淡的说道。

  刘坤的手下冷笑道:“你认为还有翻盘的机会呗?”

  “先跟上去再说,机会我来找”赵礼军不足为虑的说道。

  “老向你挺狠呐,这女人你不是认识么,在金茂大厦的时候你们就见过吧?好像这女人还和曹清道那家伙是师兄妹吧?茅山苏荷么,我略有耳闻,哎你咋跟曹清道交代啊”王玄真有点幸灾乐祸,向缺最近干的这几件不是人的事让他相当窝火了:“以曹清道的智商你解释出花来也没用,他肯定就认这一个死理,你没给他面子没拿他当回事”

  向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道:“交代啥啊?到时候我大大方方的给他磕一个就得了呗,他还能咬我啊,多大回事啊”

  “草,你把人家师姐给劫了他能乐意么?苏荷在茅山弟子当中老有地位了,这么唠吧有人把你媳妇给绑了你说你急眼不?”

  “那必须得削他”

  “这不就得了吗,要不是有赵礼军的存在,苏荷在茅山弟子心中的地位就像是一个媳妇在男人心里的地位一样,你这么干叫亵渎,懂么?”王玄真忽然向前走了两步,来到苏荷身前仔细打量着说道:“都说茅山的大师姐长得挺带劲的,我看看啥样啊上次在金茂里灯光不咋给力,我没看清”

  自从挟持苏荷出来后,向缺就把人给放了,就象征性的盯着她别给跑了就行,这丢人的事以后传出去可是挺打脸的。

  王玄真眯缝着小眼打量了苏荷好几眼才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还别说,长的是真挺带劲的,有点像我得意的那个女明星,叫啥来着?我想想,哎对叫那个······按住啦拜B,对,就像她”

  苏荷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本来她被向缺给劫了也就是稍微有那么一点不爽,但听王玄真这话顿时有点火冒三丈的意思了。

  向缺还火上浇油的问了一句:“谁啊?起这名呢,少数民族咋的,名字起的挺有个性啊”

  “哎呀,你俩能不能不扯了那女明星都结婚了你可别埋汰人家了,非常时期咱唠点有用的吧,行不?你们真以为现在就安全了?后面的人不追来才怪呢”王昆仑挺佩服他俩的,妈的都这时候了说话还满嘴跑火车还有心思在这扯犊子呢,心可真大。

  “放心,他们追不来的”向缺傲然的说道:“机会这个词不是用嘴念叨就能有的,得看你人行不行”

  “吹牛逼要是一门学科的话,老向你能达到院士的级别,而我们顶多也就才小本毕业”王玄真挺上火的说道。

  “哎,王老蛋你不说你脑袋跟导航似的么,你记得咱们从你们村里出来后,走的一条路向东看的时候能看见三座山,山道上有几棵上了年纪的古树,然后树周围有不少乱石堆来的”

  “啊?你问这干啥”王老蛋皱着眉寻思了下后点头说道:“出村十来里地左右,是经过这么一个地方过,离这里现在也不远,再有半个小时就能到”

  g更…B新t最快+a上%酷匠T网…X

  “你领路,但我们去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梦中不识路霸气打赏,给我乐的腿都合不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