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跟你闹,你那针瞅着挺吓人的我老好奇了,借我看看呗”

  向缺一脸贱样的掏出根烟点上后吐了口烟雾,指着地上的王昆仑说道:“草他么的这货就王昆仑啊,挺不是人的一个东西,没少坑我们,我找他很久了没想到让你们在这给撞到了”

  李秋子茫然的问道:“哥们,你也被他害过?”

  “哎,别提了,我到是没被祸害,是我兄弟”向缺痛心疾首的吧嗒吧嗒的一口口抽着烟,相当苦大仇深的说道:“我有个兄弟叫王玄真,挺好的一人长的眉清目秀的可喜庆了,前两年不知道从哪认识了这家伙,两人交往了没多久就被他给祸害了然后又给抛弃了,现在我那兄弟一到下雨天的时候屁眼子还滋滋疼呢,我跟你说他有多惨啊,上厕所拉屎的时候屎要是太硬了他屁眼松的都夹不断,只能用手抠”

  李秋子都被向缺给唠懵逼了,顺着他的话就说道:“肿么这么惨呢?我也没听说王昆仑有这嗜好啊”

  酷匠9网y永=?久免o费看yM小5说gU

  “他以前不是受过刺激么,听说他对象被人给那个啥了,然后从那之后王昆仑关于两性之间的风格就转变了”

  “你要这么说,那还真有可能”

  向缺嗯了一声,挺心虚的瞄了眼王玄真,又点头说道:“我那兄弟是真活的憋屈啊,现在他一放屁都能崩出屎花来,我兄弟的包里啥都可以没有,但必须准备着几条裤衩子放包里,放两三个屁之后就得赶紧找个地方把裤衩子给换了,不然一坐下去屁股上就沾屎,那味老大了”

  “哦,是挺惨也挺埋汰的,这后半辈子算是毁了”李秋子挺同情的说道。

  “哎,这么一看我他妈走路撞马蜂窝了也不是挺磕碜人的啊,那个叫王玄真的可真他妈倒霉,被人给祸害成这逼样,是不哥们?”龙虎山的年轻小伙挺安慰的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大包。

  王玄真一身肥油被气的一阵哆嗦,他琢磨着自己过会是不是要发挥下自己的长处,挖个坑把向缺给埋了,这货真不唠人话啊。

  向缺十分熟稔的从李秋子手里拽过那三根银针,李秋子顿时一蒙伸手就要往回抢,向缺一脸悲愤的说道:“我替我兄弟讨个公道,这几针我来扎他”

  向缺捏着银针比划着就朝王昆仑扎去,他旁边的李秋子就稍稍的迟疑了一下,没想到的是地上的王昆仑突然用手握住了向缺的手指然后翻手就把银针给夺了过来,在李秋子一连茫然错愕中他把手中的炼魂噬骨针突兀的就插进了李秋子的胸膛。

  “驱邪缚魅三魂永久,魄无丧倾魂收与阵······凝”王昆仑轻喝咒语,那三根刺入李秋子胸膛的银针居然一阵乱颤,而他脸上突然没有了一丁点的血色,显得极其苍白。

  同时,向缺双脚突然向前一蹬身子急速朝后连退几步擦着赵礼军身旁撞向了苏荷,两个人在地上翻滚了几圈之后,向缺左手搂着她,右手攥着半截铁剑抵在了苏荷的脖颈下。

  这一幕发生的光怪陆离,谁都没反应过来,向缺和王昆仑配合太突然也太默契了,两人甚至没对一句台词就各自把事给办利索了。

  李秋子愕然的张着嘴,三魂七魄迅速被抽离出身体然后涌入银针之中,整个人慢慢的像一堆烂泥似的瘫倒在地上。

  “苏荷······”

  “师兄······”

  赵礼军和龙虎山的人同时出声怒吼,但却是晚了一步,苏荷被向缺胁持在了手中,李秋子的魂魄被王昆仑吸入银针之后收了回去。

  王昆仑扑棱一下从地上翻身而起,用嘴把插在手背上的刀硬生生的给拔了下去,拿着银针来到了向缺身边低声说道:“草,这鸡巴人情欠大了”

  “慢慢还呗,看你也不像赖账的人”向缺笑眯眯的一脸人畜无害的用剑尖顶着苏荷,这女人只是微微一皱眉反倒十分安静的没有说一个字。

  “向缺,呵呵·······无冤无仇的这是何必呢,放了苏荷,我们和此事无关,对于王昆仑我们也没要打要杀的,只是想要他手里的一件东西而已,你这么整可是有点唐突了吧”赵礼军经过最初的错愕之后也反应过来了,他是真没想到向缺居然真的和王昆仑是同伙,自己和苏荷完全被他给耍了一道。

  向缺挺抱歉的说道:“本来是无冤无仇的,但现在可能有了”

  赵礼军眯缝着眼问道:“和我们茅山过不去,你想过后果么”

  “茅山啊?”向缺砸吧了下嘴,挺无所谓的说道:“哎,是挺大个山,后果那必须是严重的但那都是以后的事了,你等我们都能活着出去的你在和我唠后果这事吧”

  刘坤的手下端着九二式在王昆仑和向缺的脑袋间晃了晃,有心想要开枪但却明白,枪一开龙虎山和茅山的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向缺和王玄真掌握了太大的主动,一个人手里握着龙虎山大师兄的魂魄,一个拿着苏荷的半条命,他无论开枪干掉谁,被挟持的两者肯定得陪葬。

  “老向,你他妈玩大了,这一下子把茅山和龙虎山全都给得罪了,以后你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我打算咱俩一会就分道扬镳吧,跟你在一起迟早有一天我会被你给玩死的”王玄真也被吓了一跳,他看出来向缺认识王昆仑,但没想到他会采取这么强硬的手段,毕竟这货不还认识茅山的人么,这事也许还有的谈呢,谁知道他居然动了手呢。

  “呵呵,是不老刺激了?我这小心脏到现在还跳着小舞嗨着呢”向缺看了眼王昆仑滴血的左手说道:“没事吧,能不能挺住?”

  “老鼠的腰子,多大个肾(事)呢”王昆仑无所谓的说道。

  “成,挺住就行”向缺干咳了一声,说道:“谈个判呗?我的要求很简单,让我们安然无恙的离开这,这女人和那三根银针我还给你们,我们离开了大家就相安无事”

  “那要是不呢?”苏荷淡淡的问道。

  向缺说道:“那就看谁命大谁倒霉吧,这题就这一个解法”

  “你会杀了我?”苏荷挺幽怨的叹了口气。

  向缺乐了,说道:“别用美人计,我吃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一噫的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