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秋子捏着的三根银针让身后站着的赵礼军和苏荷背脊冒出一阵冷汗,两人甚至往后情不自禁的退了两步,那是一种发自本能和潜在的恐惧。

  这三根银针乃是龙虎山的镇山法器之一,名曰炼魂噬骨针,从名字上就能看的出来这三根银针挺他妈高大上的,又是炼魂又是噬骨的在武侠小说里通常都代表着极其恶毒的东西。

  针如其名,这东西确实相当霸道!

  炼魂噬骨针出自何处没人知道,在龙虎山传承已久了,甚至可能连近几代的掌门也不知道其来历和年代。

  原本炼魂噬骨针是作为驱鬼降妖所用的,银针刺中厉鬼魂魄并不会让其灰飞烟灭,反而会将其魂吸纳入针中,据说银针里布有出自十八层地狱的几大刑罚法阵,凡有魂魄入其中就会身受其刑,被生生炼化掉。

  没有人知道身受几大地狱刑罚是啥滋味,因为被银针刺入身体,魂魄入其中的人最后都死了,但死的时候是有过程的,每刺一根银针会煎熬四十九天,三根针总共一百四十七天,这一百四十七天里无时无刻都要承受着噬魂炼骨的痛楚,直到熬完一百多天之后魂魄才会被炼化干净。

  王昆仑出自龙虎山他自然认识这东西,甚至在他没叛出龙虎山之前还曾经有两次手持银针下山驱鬼降妖过,恐怕这里没人比他更了解这三根银针的可怕。

  王昆仑笑的挺有意思,不久之前他的枪口从龙虎山弟子的身上挪开了,但不久之后龙虎山的人居然要在他身上动用噬魂炼骨的刑罚,这一饮一啄间的缘分整的挺他妈狗血的。

  李秋子悲天怜人的说道:“昆仑,你是选择被我割了脑袋还是选择被我刺入这三根银针都在你的一念之间,我只给你三息的时间考虑”

  薛姓中年人皱眉询问身旁的赵礼军:“看着挺唬人的,有用么”

  赵礼军说道:“你拿枪顶着王昆仑的脑袋时你看他脸色变过么?”

  “王昆仑,挺不住的”苏荷更是摇了摇头,转身走到后方的一根树旁盘膝坐下了。

  “昆仑,真不说啊?非得我用家法么”李秋子笑眯眯的问了一句。

  王昆仑乐了,斜了着眼睛冲他说道:“草,李秋子你他妈拿这深山老林当铜锣湾呢?你扛把子啊,还他妈跟我讲家法,在龙虎山我要是不叛出来,你是个毛啊,我走了你就是南波万了呗?你给我记住了·······只要你见到我,就给我马路牙子下面矮半分跟我说话,你忘了当初在山上我咋削你的了”

  “别跟我玩忆当年的事,昆仑,现在已经时过境迁了”李秋子被王昆仑一顿痛骂仍旧是不温不火的,但手里的银针却奔着他的眉心处刺了过去。

  “干撒内,这是······”向缺背着手贱嗖嗖的突然从林子里钻了出来,后面跟着王玄真那脸上好像写着大便干燥四个字。

  薛姓中年人一皱眉,手里的九二式立马提了起来枪口冲着向缺,另外几人警惕的望了过来,这突然冒出来的三人让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可能是王昆仑的同伙。

  赵礼军和苏荷,两人也没想到在这能碰到向缺。

  “向缺?你······怎么会在这?”赵礼军愕然的问道。

  向缺也相当惊诧的问道:“礼军?苏小姐?怎么在这碰到你们了呢”

  向缺的惊真不是装的,真没想到在这能碰见赵礼军和苏荷,自己的因果线被牵动了肯定不是因为他们两个,因为三人虽然有过交集但没扯上过因果,这特么纯粹是碰巧了。

  向缺扫了眼地上的王昆仑,忽然十分热乎的走到他俩面前开始攀谈起来,赵礼军冲着刘坤的手下摆了摆手,说道:“认识,别紧张”

  苏荷眯眯着眼,开口问道:“清道呢,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智商不太行,跟不上我们的节奏,他只能干点后勤工作,技术性和实用性太差了”向缺牛比哄哄的扯了一句。

  “你这么一说可把我们茅山的水准给拉低了一截”赵礼军又接着问道:“向缺,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一个朋友被人下了蛊,我来苗寨看能不能想办法解决掉”向缺朝后面努了努嘴,说道:“那是附近的村民,对苗寨挺熟悉的,正给我们带路呢,没想到在这碰到了你们,咋的?好像有点麻烦?”

  本来还有点怀疑的薛姓中年人放下了手里的枪,老李穿着身破烂货一看就是附近的山民,王玄真这几天被折腾的挺惨完全像是个山村里被生活折腾一脸怨言的胖子,他们俩身上一点彪悍气都没有,档次完全跟王昆仑衔接不上,惟独向缺让他看不出深浅,但显然已经无关紧要了。

  向缺掏出烟来“啪”的一声给自己点上了,然后转头看着地上躺着那人似乎挺好奇的问道:“这是谁啊?整这么大阵势收拾他,干了啥不是人的事,他把人家祖坟给挖了啊?”

  “草,这逼唠嗑真他妈不长心”王玄真翻了翻白眼,走到龙虎山年轻人身边看着他满脸的大包愣愣的问道:“哥们,你们这是······玩人体艺术呢?怎么个个都是这装扮呢?”

  “别提了,走路不小心撞马蜂窝上了”对方伤心的捂着脸说道。

  “马蜂窝不是挂树上的么?你不走寻常路啊”王玄真蒙圈的问道。

  “可能是这窝马蜂比较恐高吧,从树上挪下来了,被我给碰上了”对方羞涩的说了一句。

  王玄真都无语了,他他妈就没听说过长翅膀的会恐高。

  赵礼军在向缺身边说道:“他是王昆仑,听说过么?”

  “王昆仑?必须听过啊”向缺用脚踢了踢地上躺着的王昆仑,笑呵呵的问道:“你就是风水阴阳界里最牛逼的悍匪啊?咋让人干这样呢”

  最新章、节O(上G酷9匠,网

  王昆仑傲气的说道:“虎落平阳呗”

  “哎,你容嬷嬷徒弟啊?还拿针扎人,还珠格格没少看啊”向缺指着李秋子手里的银针说道:“这玩意扎人疼不疼啊?”

  李秋子不耐烦的说道:“你是礼军的朋友就过去跟他聊聊,我们这有事办呢,能不能别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