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蛋挺痛苦的,他自己以身养蛊没什么可后悔的一把年纪死就死了,但那两个孩子却挺可惜了。

  蛊跟毒品一样只要沾上那就是废人一个,终生无法脱离开来。

  苗人饲养蛊虫那是延续了多少代的传承,说是与生俱来的也差不多了,简单点来讲就是苗人已经习惯了饲养蛊虫对此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免疫功能,身体并不会出现多大的伤害。

  但普通人第一次接触蛊,身体无法适应,被蛊虫吞噬的精血和精气少一分就是一分很难补回来,久而久之人就彻底废了,本来能活七十来岁的人至少得折寿十几年。

  王老蛋叹息一声,懊悔的说道:“我是可惜这两个孩子,十来岁进村这一辈子算是毁在这了,如果再给我选择一次的机会我肯定不会带他们进村的,在外面也不至于饿死但总归能过一辈子,也许机会好了会有别的出路,但沾上蛊却一辈子都甩不开了”

  “说说看,你挺巴不得我们再回来的,这算是啥意思?”王玄真问道。

  “带着两个孩子离开”王老蛋慎重的说道。

  “用我们带?难道以前就没有后悔的人从这里出去么?”

  “有,每年都有后悔的人离开村子,这些人虽然和村里没了联系,但肯定活不了多长时间就得死,我刚才不是跟你们说了么蛊这玩意沾上了就脱不开,要么你在村里呆一辈子,你要是离开也没人拦着你但肯定活不了两年就死了”

  “为啥啊?在这有神明保佑啊,在外面神明就不管了呗?”王玄真点根烟挺烦躁的对向缺说道:“我就说来这挺麻烦的,你看看这算什么事,万一昨天苗寨里那些人给咱俩也下了蛊······你说咱们是不是也得废这了,我身上有肉肚里有油被虫子啃了肯定比你这干巴瘦的活的时间长,对不?你说你要嘎巴下死了,我不得天天以泪洗面啊,哎呀呀,多伤情怀啊”

  “呵呵,你信不,我命硬啥都克不死我,谁敢给我下蛊那也只能是给我补充点高蛋白而已”向缺淡然说道。

  王老蛋说道:“这村里不止一次有人曾经想灭了蛊虫,有人把装有蛊虫的罐子扔在火堆里烤但那虫子仿佛跟成精了似的,自己从里面爬了出来逃了然后没过几天在那人睡觉的时候又神不知鬼不觉的爬回了他的身体里,也有人想拿刀把虫子给剁了,但见鬼了的是,无论你把虫子砍成几段,总有一段过后就能活过来然后又重新长回来,总之什么办法都有人想过,但就是杀不死这些虫子”

  向缺问王老蛋:“你凭啥认为我们能带走那两个孩子,况且你凭啥认为孩子跟我们走了不会过两年就死啊,哎你能掐会算啊”

  “那我肯定不会,但我十二岁出家乞讨要了一辈子的饭,我这一生混混而过没啥建树,可就一样挺让我傲然的,就是这双老眼一直没昏花过,看的太多了,行走社会几十年我啥人啥事没见过啊”王老蛋挺扯犊子的说道:“你信不信,我死后把我推炼人炉里烧了,身上啥都烧成灰了但就这两只眼睛肯定炼不了,我告诉你们哈,孙悟空的火眼金睛这回事肯定是真的,我觉得自己似乎得到这门传承了”

  “我看你这嘴肯定也炼不了,太玄了”王玄真和向缺顿时崩溃了。

  “你们就当给自己积一回德,救救那俩孩子吧,咋样?”王老蛋压低声音,说道:“我知道有一个苗寨,隔着两座山和一条江,那寨里的人神神秘秘的仿佛与世隔绝一样,你们不是想找人解蛊么?黑苗的人不干,你要是能整妥那个寨子蛊毒肯定能解,我带你们去那个寨子,你们把两个孩子带走顺便看看能不能把他们身上的蛊虫给灭了,咋样?”

  “你怎么知道我们要找苗人解蛊毒的?”向缺问道。

  “你们走的那天我就跟着你们后面了,看见你们进了寨子,也看见你们被人给赶了出来,你说你们平白无故的往这深山老林里钻干啥啊?祖国大好河山那么多去哪不行啊?非得冒险往养蛊的苗寨里去那能看不出来你们有所图谋么”王老蛋分析相当透彻的说道。

  “来,这一页掀过去,唠唠你说的那个神秘的苗寨,你是怎么发现的”

  p酷)k匠j网首'`发dT

  王老蛋说道:“那还是我进村那年发现的,我带着他们两个当时为了找这个村子走了不少冤枉路在山里兜了不少圈,恰巧发现了那个苗寨”

  据王老蛋所说,那是十几年前了他当时带着刘德滑和徐铁柱千里迢迢的从山东来到了贵州黔南一带,下了车之后就进了山林按照之前打听出来的一点模糊信息去找传说中的那个村子。

  进山之后十来天,王老蛋他们三个就已经进入到山林深处了,那是一天晚上的时候他们三个正躺在一棵树底下睡觉时就发现林子里突然传来了许多莫名其妙的动静,更听见一股清亮悦耳的古怪哨声从远处传来。

  那动静很像是有东西在地上爬,也像是不知名动物的叫声,当时把他们给惊醒后都给吓了个半死,王老蛋赶紧拖着两个孩子爬上了树,三人藏到了树丫子上。

  没过多久,哨声渐渐临近,而那莫名其妙的动静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几分钟之后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铺天盖地的各种虫子从四周汇聚而来,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树下的整片区域,一眼都望不到头,王老蛋捂着两个孩子的嘴避免让他们发出声音来,捂了没多久后地上的虫子很有组织很有纪律的忽然全都静止不动了然后分成了几大块汇聚起来。

  这时那哨声也戛然而止停了下来,王老蛋就看见一个苗族老婆子带着一个才六七岁的小女孩从林中慢慢的走了过来。

  那老太婆老的已经看不出年纪了,但步履间走的十分顺畅一步一个脚印走的非常稳,她手里牵着的小姑娘穿着典型的苗族装扮,头上戴着许多花饰,年纪不大小脸上却一脸的庄重和成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今天就两更了,大家不要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