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的面相不算太好,他的中停长大,上停短小,也就是说看起来头部有点偏小,身子却是细长,这种人一生命里贫贱富贵不起来,并且乃是劳碌命,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劳苦大众。

  干个小导游挣点钱贴补家用,家里再有点田地什么的,一辈子也就这样了,运气好点的话没病没灾,运气不好的话家人谁得一场大病,全家直接喝西北风了。

  老李的财帛宫暗淡无光这是无财之相,但自从和我们相遇以来他的鼻头却泛着一丝红润摆明了是要发笔小财的征兆。

  最关键的是老李的子女宫也就是位于下眼睑隆起的部位,皱纹繁杂而深,这表明他的子女现在没什么出息,乃是拖累父母的征兆,老李儿女宫的泪堂位,有三道横纹,两横一竖说明他生育有两子一女。

  普通人的面相,向缺随便扫两眼就能断个八jiu不离十,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的差错。

  向缺掏出烟来递给老李,然后语气整的挺深沉:“你看,你有三个孩子哈,可能女儿呢要是嫁出去了找个好人家那还不至于让你操心,但你两个儿子绝对是能让你脑袋疼的主,对不?二十三四岁刚大学毕业,在大城市里工作还没啥着落,就是找到工作了一个月可能也就两三千块钱,这点钱也就够自己花了家里肯定是指望不上的,你说这两孩子以后结婚生子买房咋整?哎呀我去,我替你想想脑瓜子都嗡嗡的,这社会啊太残酷了”

  老李直接被向缺这几句话给唠的满脸愁云惨淡了,手里的烟止不住的哆嗦起来,这话明显是唠叨他心里去了。

  向缺叹了口气,继续给老李又点了把火:“听说国家现在资源挺紧缺的,男的比女的多了三千多万人,再算上出国的,嫁给老外的,搞拉拉的,被人包了的,我估计这人数可能得直奔四千万去,哎老李啊,你说你儿子啥也没有这娶媳妇我估计得是个挺大的问题,对不?”

  老李直接蹲下身子颤巍巍的叼着烟处于崩溃边缘了,向缺所说的话正是他犯愁的,不然老李也不会五十多岁了还跑出来干导游了。

  “向先生,你说的也是实情,但我有啥办法?投胎是个技术活,儿子没那好命他阿爸也没有什么本事,我愁也没办法啊”老李憋屈的说道。

  向缺也蹲在地上,笑的老贼了:“老李,这个问题我给你解决了,咋样?让你两个儿子直接进某家大公司,月薪过万起步直接签十年的合同,并且待遇从优”

  老李也不笨,向缺的一席话直接让他明白这是有交换条件的。

  “你们,就那么想去苗寨?”老李咬牙问道。

  “嗯,你看我都给你许下这么多好处了那能是开玩笑么”向缺掏出手机拨了赵放生的电话,然后直接说道:“老赵啊,给我安排两个四好青年进你的公司,月薪呢你看着给,五位数起就行了,工作必须稳定不能半路给人整辞退了,你看有没有啥难度”

  “别人打电话有难度,向先生你开口我的字典里就绝对不会有这个词”电话里,赵放生干脆利索的说道。

  “妥了啊”向缺挂上电话,对老李笑道:“你看,你所有的愁事已经迎刃而解了,咱还能接着唠唠关于去苗寨的事么?‘“你,你,你没有骗我”老李不可置信的问道。

  两个儿子月薪五位数起步,直接让老李从苦逼的劳苦大众奔向小康了,他霍然起身说道:“走,我豁出去这条命也带你们去趟苗寨”

  “没那么严重,就是溜达一圈而已”

  老李一点头答应,子女宫下眼睑隆起的的皱纹顿时有点明亮起来,随着他两个儿子进入赵放生的公司后,那些征兆将会逐渐消失的干干净净的。

  人的命理就是这么奇妙,也许只是一个突兀的时机,就可以让你的后半生出现极大的转折。

  这也就是人们所常说的,为啥都希望自己命里能遇到贵人。

  离开都匀,老李驾车带着两人直奔黔南地区深处,往深了走后全都是一望无际的深山老林,罕无人迹,车开到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就已经下了省道了,走的全都是崎岖的山路。

  晚上十二点多的时候老李说下面的路已经没办法开了,得翻身越岭的才行,三人只好下了车把路虎扔下,向缺给之前接机的人打了个电话让他们把车开回去,同时也交代他们等几人出山的时候再过来接。

  车里早先的时候就有旅行背包,怕的就是进山之后无处安身,所以准备的相当周全了,当天深夜老李找了个地方安营扎寨,休息了一晚上。

  隔天,一大早再次启程,老李说今天中午的时候差不多就能进入到有苗寨的地方了。

  “看来你给老李的好处已经让他下定决心带咱们去真正的养蛊的苗寨了,他要是想忽悠咱们完全可以去那些路好走地方好找的寨子,而不会进入深山老林里了”王玄真累的呼哧呼哧的说道。

  “那是因为他明白,我给他的好处足以让他冒险一试,相比自己的老命来讲,他两个儿子的后半生更加重要”

  看(。正:版章q节‘%上¤酷匠At网*

  “哎,你没给老李看看,他这一趟带咱们进苗寨有没有啥危险啊?他要是有事的话我估计咱俩肯定也是,你说对不?”

  向缺摇头说道:“变数大,不太好看,有我参与的事不是那么好推断的,不过至少现在看来老李的身上还没有出现灾祸的征兆”

  王玄真感慨的说道:“有个精通卜卦推算的风水师在身边就是方便啊,可以防患于未然,咱俩是不是就属于一出场就自带作弊器的BOSS级人物啊”

  “也别太信了,命理多变防不胜防,也许因为一件小事就有可能改变整件事的进程和结果”

  将近中午的时候,老李,向缺和王玄真爬上了一座高高的山头,在光秃秃的山头上三人向远处眺望,隐约可见一个深山坳里似乎坐落着一片低矮的房屋,房屋的构造很有特点,看起来就像是少数民族的住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遨游世界解封。

本书居然有喷子出现了,哎呀我去,不许晒脸,不许嘚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