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西郊别墅。

  这两天以来,刘坤的脸色一直跟孩子掉井里了似的,本来才三十来岁的人仪表堂堂的硬是在两天的时间里给脸上挤出了不少的褶子。

  刘坤这火上的有点大,因为他那个暗室里丢的东西挺他妈让人恼火的,相当心疼了。

  就说丢的那七件古董的价值,最值钱的那个单拿出来就已经快破九位数了,抛开价值不说,这里面有两样东西是没法用钱来衡量的。

  那是从太公墓里拿出的东西,也就是姜子牙死后的殉葬品,这两样东西扔给哪个风水阴阳师,能都让对方抛头颅洒热血的给自己卖命,这是刘坤最压箱底的东西,等着关键时刻拿出来所用呢。

  并且,现在确实也是关键时刻,因为他的家里来了两位挺让他感兴趣的客人。

  赵礼军和苏荷,道门大派茅山最引人瞩目的两个年轻一代佼佼者。

  那两样太公墓里的东西,刘坤是本打算拿出一件给茅山的,而这一回赵礼军和苏荷进京就是为此而来的,但挺然人无语的是人来了眼看就要把东西拿走了,可中途却出了差错。

  2:酷$匠网}^正版t首}发

  至于剩下的那件东西,刘坤也早就给定了出去,因为他要凭此物拿下某风水大派的关键人物。

  可惜,刘坤就差了那么一步,如果对方晚几天再动手的话,这两件东西已经送出去了。

  “刘少,已经查出眉目了”刘坤身边的中年男人说道:“应该是王昆仑带人干的,那辆金杯面包车在逃逸的时候有个路口安装了高清摄像头,正好把车里的人给照了下来,看其样貌基本可以确定是王昆仑了”

  “王昆仑啊?那个龙虎山的弃徒?”刘坤皱眉说道:“他哪来的那么大胆子敢来盗我的东西?况且,他怎么知道东西又在我的手里呢?去联系联系之前卖给我东西的中介,看是不是他们走了风声”

  “联系不上,人已经失踪了”

  “嗯?人没了?死了还是找不到了?”

  “应该是被王昆仑灭口了,中介知道你的身份肯定不会蠢到把这事给漏出去的,九成人是死了”

  刘坤挺头疼的摸了摸脑袋,恨得咬牙切齿的说道:“给我撒下消息,我要王昆仑的尸体······至于东西的事,告诉茅山的人让他们自己去弄吧”

  中年人点了点头,随即说道:“查出来王昆仑应该是跑向西南的方向了,那里山多又靠边境人烟稀少藏身也比较安全,并且他要是逃到国外去的话,命基本上就能捡回来了”

  黔南就是苗族所在地,位于贵州中部和广西相邻,黔南地区少数民族分部的极为广泛,至少有六七个少数民族族群,但最多的还是苗族,汉族人在这里反倒非常稀少。

  苗族在黔南生根发芽已经有过千年的历史了,据说现今有的苗寨成立的时间都几百年了,苗寨的人多生活在群山环抱绿水如茵的老林里,有的寨子与世隔绝很少跟外界接触。

  在一百多年前苗寨的人多养蛊,那是苗族祖先传承下来的,而到了近代养蛊的苗人已经很少了,特别是年轻一辈的人基本都不与蛊为主了,甚至有的苗人对蛊的存在还是将信将疑的。

  老李为钱给向缺和王玄真引路,车开了两天之后进入了黔南地区的都匀市。

  老李对黔南地区十分熟悉,车子进了市区之后他轻车熟路的就把两人带到了一个挺偏僻的集贸市场,然后停好车子带着两人走了进去。

  “这里呢就有卖蛊的,种类很多很杂,你们看看对啥感兴趣,想要呢就跟人谈谈,讲好价钱直接带走就行了,不过我奉劝你们一句”老李低声说道:“这里的蛊假的居多,你们要是买完之后发现上当了也别声张,明白么?吃了个小亏花点小钱对你们来说也无所谓,这边的苗人性子彪悍,比较抱团,对于外人他们向来都是能欺负就欺负的”

  两人本来是打算随着老李往市场里走的,可听他这一说顿时把脚步给刹住了,向缺拉着老李的胳膊笑道:“老李,你好像弄错了一件事”

  老李不解的问道:“什么事?”

  “我们是要找苗人养蛊的寨子,而不是这种市场里做买卖糊弄人的苗人,明白么?你把我们的出发点理解错了,这就好想我们两个说要洗个澡按个摩,但你非得把我们往窑子里面领,那能对路么?”

  王玄真拍了拍老李腰间挎着的小包说道:“大爷,你领我们来的这个地方我自己用导航就能搞定了,还用给你甩几千块钱让你领路么?我钱多也不是这么花的,老向说的挺对,你把我们的意思给领会错了,趁着天还没黑,咱换个地方,这次我提醒你一句,我们要找的是苗寨,养蛊的苗寨,年头越久远越好”

  老李望着两人皱着眉头,半天没有吭声。

  王玄真相当阔气的掏出一整叠钞票放在了他的手上,没想到这次老李却给推了回来:“钱拿回去,我不能收”

  “嫌少呗?”王玄真又掏出一叠钞票。

  老李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要找的那种苗寨我知道,但我不能带你们过去,那样的寨子都不太愿意被外人打扰,一旦寨里的苗人不高兴了,他们的手段你知道么?是会下蛊对付咱们的,有钱是好,但我也得有命花啊”

  向缺忽然拉了一把王玄真,然后笑吟吟的说道:“老李,这么大岁数了还在外面奔波,家里条件可能不太让人满意吧?”

  “嗯?向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老李皱眉问道。

  向缺说道:“你家里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对吧?三个孩子正直壮年都是二十来岁,身在外地,这些年没少让你操心吧?来,咱们不谈钱的问题,我跟你唠唠家常咋样?我对你家孩子以后是否能茁壮成长比较感兴趣”

  老李顿时被惊的合不拢嘴,望着向缺抬手指着他半天没反应过来,自己才跟这俩人接触没有两天,他是怎么知道自家状况的?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老李惊异的叫了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