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后来那位风水师去苗寨找苗女商量,同意跟她相处结婚并且一辈子不出苗寨安分守己的过完下辈子,就是希望对方把毒给解了,但没想到的是等风水师去了之后才发现,原来那个苗女早就自杀而亡了”

  王玄真两手一摊,说道:“知道最后这位风水师是啥下场吗?”

  “也死了?”

  “他到是没有这骨气,但生不如死啊,只能苟且的活着,然后独自一人跑到深山老林里找了个山洞不跟外界接触,活了几年之后他倒是没自尽,而是直接郁闷死了”

  向缺挺茫然的问道:“这故事整的挺悲惨,但跟咱俩有啥关系?咱俩不是找苗女一夜春宵去了,是去办正事了,懂不?”

  “我懂你个锤子”王玄真怒声说道:“请您抓住重点好么?重点是苗寨养蛊的人不好招惹,一不小心你就得屁眼生疮满脸大脓包,你幻想下如果你身体里有个丑陋的虫子在那安家立业然后排卵生崽,你不觉得恶心么?”

  “恶心啊,但跟我有啥关系?”

  “不是······”王玄真都崩溃了:“你万一中了蛊毒咋办啊,我万一中了蛊毒咋办啊?美好的人生不就直接OVER了么”

  “你要是这么唠的话,你以后连坑都别挖了,说不上哪天坑挖好了你进去了然后不知道被哪个调皮的孩子又给填上了你出都出不来,你直接当个三好青年得了,兄弟这世道人活着根本没法说理去,走走路嘎巴一下直接死了的人有都是,照这么想谁都别上街了呗?吃条鱼还有扎个刺上医院开个刀的呢,你说这社会,老天爷要收拾你那能让你防着么,所以啊看开点,吃淡点你的生活以后就OK了”向缺舒舒服服的躺在椅子上,闭上眼睛说道:“到了地方叫我,你要是不想去就再跟飞机回去就是了”

  王玄真瞪着眼睛说道:“你是铁了心要去苗寨是不?”

  “嗯,开弓没有回头箭”

  “草······”

  庞巴迪停在贵阳机场后,赵放生居然整了三辆车来接向缺,一辆保姆车,一台越野和一辆房车。

  r=酷5◎匠%x网¤唯5一y正/e版`),m_其他v*都t是?*盗&b版

  为啥服务这么周到?

  是因为深入苗寨从贵阳过去,开车至少得要两天的时间,并且还得步行一天左右才能进入深山,最关键的是向缺去了黔南地区后一时半会肯定找不到合适的苗寨,他说不准得在路上耽误多久,十天半个月甚至一个月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赵放生考虑的十分周到,不但给他配了车和随行人员,连在路上做饭的厨师和懂苗语的导游也给找了一个,这服务杠杠的。

  王玄真感慨的说道:“老赵这心思真是贴心到人骨子里去了,我要是你就冲他这一手收买人心的作风也得尽心尽力的给他办事”

  “和这无关,我是顺应天道因果牵线”向缺背着手装比的说道。

  王玄真呸了一声,就要拉开房车的车门,向缺拦了他一把对来的人说道:“都回去吧,把那辆越野车给我留下,其他人不用跟着”

  “向先生,是赵总吩咐的让我们一路跟着你”来的人恭敬的说道。

  向缺拿出手机晃了晃,说道:“还要让我亲自跟他说?你们放心,走就是了,我办事人去多了反倒累赘,给我把那个导游剩下就行,其他人不用跟着”

  王玄真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这么干就对了,你真要是整个大部队开进苗寨,没等放屁呢就得被人一棍子把眼给堵上”

  来的三辆车只剩下一辆宽敞舒适性能极佳的路虎揽胜,那两台全被向缺给赶回去了。

  赵放生找的导游就是黔南地区的,汉名就暂且被叫为老李,苗族人,五十多岁眼睛不大个子挺高,看起来人挺精的,坐上路虎之后就跟向缺和王玄真唠了起来,只不过他那一口掺杂着苗味的普通话让两人听着十分蛋疼。

  “老李,有哪些苗寨是养蛊的?”

  老李开着车,淡淡的说道:“蛊啊?你们打听这个做什么?”

  “呵呵,这不是好奇么,电视电影里总能看见,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就想了解下”向缺无所谓的说道。

  老李却摇了摇头,说道:“没接触过就别了解了,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苗人有很多都不沾呢,只有那些年代久远的寨子才有人养蛊的,几十年前还有一些,越往后就越少了”

  “为啥啊?”

  老李说道:“现在的年轻人还有几个对养蛊感兴趣?十七八岁的都出去打工娶媳妇了,有点出息的就上大学然后找个好工作再也不回寨子里了,养蛊又不能当钱花,所以只有一些老人才会养,近些年来的年轻人干脆已经不沾了”

  向缺挺不甘心的追问道:“老李,那你给我介绍些养蛊的寨子,我过去看看”

  老李没吭声,王玄真挺无语的从钱包里抽出几张钞票放在了他旁边的座椅上,老李转头看了一眼停顿了片刻后还是没说话。

  这一回,王玄真直接掏出一叠钞票扔了过去。

  老李眉开眼笑的说道:“两天之后我们进入黔南一带,那里大大小小的苗寨有不少,据我所知就有几个寨子是养蛊的,到时候我带你们去看看”

  向缺无语了,王玄真呵呵一乐,说道:“哎,你看其实有些事解决起来很简单,你磨破嘴皮子也没用,关键是得找对方法”

  距离贵州黔南地区两百多公里外的一个深山老林里,一道略显狼狈的人影正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山地里费劲的前行着。

  这道身影身后背着个背包,手里拎着一把开山刀。

  王昆仑点子很正,他在蚌埠上了那辆挂车之后就一路跟着车睡到了贵州,挂车是在货站里停下的,趁着工人卸货的时候王昆仑偷偷摸摸的从车上溜了下来。

  在搞明白自己到了什么地方以后,王昆仑做出了一个决定,跨境入老挝,缅甸或者越南一带,只有走出国门才能保证自己不被抓。

  如果从地图上看的话,正好能看见路虎揽胜和王昆仑行进的路线正在朝一个点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的睡不着说:   谢谢范旺和Sasori的解封,加油!   还有懿人和赵ob的打赏,谢谢!   顺便在崩溃的问一句,谁还没点追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