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这么信你的哥哥阿?”中年人又问。

  “因为。。因为他给我买糖吃了。”耳机那边那个可爱的男孩子声音又传了过来。

  “别特么乱说话,小心我揍你。”而那边的盖伦主播好像正在威胁这个孩子,传来了谩骂声。

  “没事孩子别怕,我是你哥哥的养父,你告诉我你哥哥现实名字叫什么阿?”上单中年人根本不管盖伦主播的声音,又问。

  “我哥哥叫武大胖。”耳机那边孩子笑嘻嘻的回答道。

  “哦,这样吧,弟弟,我去你家给你买一百块钱的零食,你学我说话可以吗?”上单中年人问。

  “好呀。”那边的孩子好像很开心,直接答应了下来。

  “跟我念,武大胖跟潘金莲合体了。”上单中年人自己都憋住不笑,继续在耳麦中说道。

  “武大胖跟潘金莲合体了。”那边的孩子很听话,随后直接学了学上单中年人说。

  “武大胖是中年人的儿子。”中年人又说。

  “武大胖是中年人的儿子。”孩子又学道。

  “哈哈哈哈哈,你妈的笑死我了,我不行了,你让我先笑一会。”法王听见这对“兄弟俩”的谈话,直接趴在座位上锤这沙发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中年人!老子去你家弄死你。”那边的盖伦主播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直接将他弟弟扒了一边,自己拿起了耳麦骂道。

  “嗯,儿子。”上单中年人好像听到了什么很有趣的事情,笑了笑回答这。

  “!”那边的盖伦主播显然是没有词汇了,跟复读机一样墨迹这这三个字。

  “行阿大叔,那你先教育你儿子,我们去找芒果。”冰柠本来特别想看这场好戏的,奈何芒果消失了,他不得不去找这个瘪犊子。

  说完,冰柠和法王放下了耳机,直奔网咖的门外走出去,但是他们不知道该去哪里,芒果到底去哪了?愣了半天,冰柠突然想到,前两天他不是跟瞳夕有联系么,实在不行问问他?

  想完,冰柠毫不犹豫的拿起了电话,打给了瞳夕。

  “喂?你谁呀。”那边的萝莉音震的冰柠一阵一阵的。

  “你知道芒果去哪了么?我是冰柠。”冰柠直奔主题问瞳夕。

  “那个流氓?我今天也没看见他阿,怎么了?他丢了?”那边的瞳夕跟冰柠开了开玩笑。

  “不是丢了,是真丢了,今天本来我们几个约好有事情的,但是他迟迟没来,他不像是这种不守约的人,所以我打电话问你,你不是前两天刚跟他在一起么?那天你们去哪了?”要说冰柠的智慧也是很丰厚的,直接从前两天起手。

  “你别闹,芒果他还能丢?说不定又去哪个酒吧调戏别人良家少女去了。”瞳夕好像认为冰柠在开玩笑,笑嘻嘻的回道。

  “我没跟你闹,赶紧回答我的问题。”冰柠好像是不耐烦了,有点着急的对着瞳夕说。

  酷匠:网!,唯一{√正版`B,f*其'S他C都)i是~盗版

  “你们在哪呢?”瞳夕问了问,冰柠告诉他了地址。

  “我十分钟就到,等我。”瞳夕说完,就挂了电话,看来冰柠他们说的是真的了,毕竟自己朋友,不能不管。

  不到五分钟,瞳夕就急匆匆的过来了,因为着急,也没有化妆,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她的美貌。

  瞳夕把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冰柠,而旁边的法王根本没有听下去的世界,色眯眯的一直盯着瞳夕的腿看。

  “正经点。”冰柠拍了拍法王的脑袋,法王这才把表情弄得严肃一点。

  “炸弹么?带我们去电影院问问吧。”冰柠听说了以后并没有感觉奇怪,因为芒果这小子从小就喜欢管闲事,因为管闲事也不知道被婆婆收拾了多少次。

  三人打车到了电影院,进去以后找了一个工作人员问芒果今天来了没,顺便也描述了一下芒果的穿着,而工作人员的回答让冰柠和法王他们找着道了。

  “他来这做什么阿?”旁边的瞳夕问了问工作人员。

  “我们也不知道,看见他去大小姐的办公室以后两个人就出去了。”工作人员答道。

  “他们去哪了?为什么一起出去?”瞳夕听完工作人员说了以后,显然觉得这尼玛我的芒果能让你吃了?

  “我不知道阿,就是出去了。”听完工作人员这个回答瞳夕差点没踹他。

  “哦对了,我们大小姐有一个粉色的兰博基尼,应该是开走了。”工作人员愣了半天,想了想,跟瞳夕说道。

  听完以后,三人知道问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但是也收获了不少的消息,粉色的兰博基尼?到底怎么才能找到?冰柠知道靠自己家里这点事不算什么,但是他也有苦衷阿,而冰柠似乎想到了什么人,直接拨打电话给了夏杰。

  接了电话以后,夏杰也了解了情况,说五分钟以后告诉他们,过了五分钟,夏杰来了电话,说芒果他们在XX美食城停下的车。

  而法王和冰柠听完了以后,也打车到了美食城,下了车以后,正好看见了粉色的兰博基尼,看来就是这里了,而法王看了看表,这尼玛都快十点了?

  三人直接从美食城的门口进去,因为太晚,美食城里面的人也要收摊了,而法王直接找了一个店家问了问芒果的情况。

  “咦?你们这么说我今天还真看见了这对小情侣,不过他们吃完饭就上楼了,下没下来我没注意。”那个大妈的消息让冰柠喜出望外,看来有希望了。

  “好啦,走啦。”而瞳夕听到大妈说他们是小情侣,不知道哪里来的气,直接拍了拍无辜的法王,喊了一声。

  法王纳闷了,跟我喊什么阿,我糙,她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知道了这个消息,冰柠也和法王他们走到了电梯门口,等待着电梯,但是看了电梯以后,这个电梯怎么是没有灯?难道是坏了?

  而此时此刻,电梯里面的芒果和懿阿雅已经喘不过来气,这仅仅是十个小时,已经快断了他们的呼吸,而懿阿雅一直哭着,嘟囔着想要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黎眸说:

大家请给我投一下恶魔果实,我很需要这个,谢谢,今天三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