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也坐在电梯的边上冷静下来,显然靠自己出去根本是不可能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安慰懿阿雅,现在懿阿雅睡着了等她醒来应该会冷静一些吧,而芒果坐着坐着不知道怎么好像被催眠一样也睡着了。

  芒果睡着以后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隐隐约约听见旁边的懿阿雅嘟囔着什么,芒果赶紧醒来,旁边的懿阿雅一直嘟囔着渴,芒果拿起她的红茶拧开了瓶盖递到了她的旁边,而懿阿雅也接过了红茶一下将剩下的半瓶全喝了,也舒服多了,芒果这的红茶只小喝了一口,还剩下很多,不过要是真在这俩面呆下三天根本不会够的。

  “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懿阿雅睡醒了以后似乎也冷静了下来,问了问芒果。

  “马上就能出去了,相信我。”芒果也不知道他们两个究竟什么时候能够出去,安慰这懿阿雅。

  而懿阿雅的脸上笑了一下,不过这么黑芒果也看不到,她自己也知道芒果是在安慰自己,什么时候出去就连芒果自己都不知道。

  芒果又把手机拿了出来,不过信号怎么样都是没有,就算芒果靠近了电梯门口手机的信号也不涨,已经离他们进电梯过了六个小时了,不算很长,不算很短,而芒果手机的电量也没有多少,还剩下百分之50多,就算是他自己不玩手机也顶多能挺十来个小时,还有芒果的比赛就在下午六点的时候,如果冰柠他们发现芒果没有回去的话,一定会怀疑的,也会来找他的,芒果因为这么想也放松了许多,把手机放在了兜里靠这电梯旁边闭着眼睛。

  “你会唱歌么?”旁边的懿阿雅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让芒果吓了一跳。

  “唱歌阿,会吧,但是不太好听。”芒果愣了一下,回道。

  “唱一首年轮吧,我想听。”懿阿雅没有客气,跟芒果说道。

  “阿?算了吧,很难听的。”芒果拒绝道。

  “你不唱歌我会害怕的。。”懿阿雅声音低了下来,说。

  “那好吧。。”芒果也扭不过懿阿雅,清了清嗓子。

  “圆圈勾勒成指纹~印在我的嘴唇~回忆苦涩的吻痕~是树根···”芒果将歌曲从头唱到了尾,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唱的这么入迷,甚至都忘了旁边的懿阿雅。

  “嗯,很好听。”当芒果唱完了以后,黑暗中的电梯传来了懿阿雅的掌声。

  “谢谢。”芒果偷偷的笑了一下,长这么大也是头一次在别人面前唱歌吧。

  由于电梯是封闭的,两个人的呼吸也沉重了,这里面特别闷,让芒果和懿阿雅喘不过来气,而懿阿雅不知道怎么回事又睡着了。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六点,冰柠知道芒果不是不守信用的人,而官方的频道里法王冰柠他们已经就位,就等着芒果,冰柠和法王在芒果的网咖里面一直焦急的给芒果打这电话,但是电话总是不在服务区,这让冰柠有点头大,芒果这小子也不认识几个人阿,难道出去跟女神约内啥去了?没道理阿,他不能因为约女神就抛弃我们阿,这少个队友怎么办。

  而旁边的法王一直嚷嚷着让冰柠赶紧找芒果,嚷嚷的冰柠烦的直接踹了法王一脚。

  “你们少个队友,还要比么?”此时频道的客服已经等待了十多分钟,因为主播争霸赛的比赛是不能拖延的,法王好说歹说才延长了十分钟,已经过了十分钟,客服自然点催了。

  “客服姐姐,能再等一会么,就一会。”冰柠把声音压了下来,漏出那娘炮的声音。

  “哇!”而冰柠的女粉丝在下面直接打了出字,显然没见过冰柠这幅样子。

  “不能等了,如果不来,或者你们不比这场比赛了,视为弃权,冠军自然属于他们,但是因为你们上回赢了一场,这次弃权了,下次还有一个机会。”客服一一讲解道。

  “怎么办?”冰柠把头转向了法王,看的法王愣愣的。

  “滚犊子,我咋知道咋办,找阿!”法王看着冰柠那眼神,差点没吐出来。

  而冰柠此时在想的就是到底要不要比,比的话,就是面临4打5的局面,说不定输了还会被上次那个盖伦嘲讽,不比的话,视为弃权,就是少了一次得冠军的机会。

  酷匠|(网正B版D…首pL发

  “我们弃权。”就在冰柠和法王愁更愁的时候,耳机里传来了一个大叔音,想也不用想,上单中年人。

  “喂大叔?这么弃权了?粉丝点怎么看我们?”法王开始急了。

  “没事,反正还有下次的机会,我们赢了不就好了。”上单中年人的语气很祥和,并没有什么慌张的意思。

  “可是。。”法王刚要反驳中年人,冰柠拦下了他。

  “那就弃权吧。”冰柠表情变得很冷。

  “哈哈哈哈,怂比们弃权了?我就知道上次让了你们一把你们这把知道错了,哎,真不想虐你们。”上次嘲讽他们的盖伦主播听到了他们弃权,又在耳麦里开始了疯狂的嘲讽模式。

  “你比比你妈了个B,我糙你个骂的,我给你吗坟头抛了。”本来以为谁也不想反驳的时候,上单中年人直接在耳麦骂道,这给冰柠和法王干的一愣一愣的,他这是咋的了?

  “你骂我呢?你知道我粉丝团有多少少年军团么?你敢这么骂我?你等着阿!”那个盖伦主播没想到上单中年人直接爆了粗口,给他骂的狗血淋头,就开启了吹牛B模式。

  上单中年人一骂他,直到客服说了一句,他才消停了下来,而过了半天,那个盖伦主播又回来了,只听他在耳麦里说:“老弟,给我骂他!”

  “上单中年人傻逼。”耳麦里传来了一个7.8小孩的声音。

  而法王和冰柠听到了这个声音,这尼玛连小学都没上吧?这小子是从哪弄过来的这孩子?绑架?

  “孩子,你骂我干什么阿?”而上单中年人把语气放的很祥和,问那个孩子。

  “我哥哥告诉我你是坏人,让我骂你。”耳麦中传来的理由让上单中年人哭笑不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