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多雨原来有些发懵,从进来到现在他也么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但看当他看道天人族的攻击的时时候他就有些火大了,你妈妈的怎么那里都有你?

  “化剑!”邱多雨一声大喝,直接化成一柄雷霆之剑。冲像了那那道毁灭之光。

  “嗤……唔……”

  邱多雨所化之剑直接破了对方的攻击,让对方脸色都为之一白。闷哼出声。

  “居然连神魂都有雷霆力量……”金甲男子很是吃惊。一个人的神魂怎么可能会具有雷霆之力呢?可以说神魂最惧怕的就是雷霆,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哈哈哈……三眼狗吃亏了吧!以后有的你受喽!”就在天人族的金甲男子心里直犯嘀咕的时候。山下那个锋锐之气激荡的男子兴奋道。多少年了。终于让他吃了一会亏,让他不兴奋都不行啊!

  “宋义,他再怎么样,都没用,你始终还是被我镇压在这里的。你有什么可高兴的?”金甲男子淡淡的道。

  “少年人,你很不错,我们还会再见,我希望,你能带给我更多的惊喜,去吧,去吧……”

  在柳知隐的家里,柳知隐爬在床边上,抓着邱多雨的手居然睡着了……

  邱多雨慢慢的爬起来,揉了额头,感觉头好痛,他猛摇了几下,然后才忍着头痛,轻轻的下了床,打算将柳知隐抱到床上去,可是他刚一碰,她就醒了。

  “雨,我还以后你不要我了,呜呜呜呜……”柳知隐先是愣了一吓,接着就哇哇的哭了起来,这些天她天天守着邱多雨,又是担心又害怕真的将她折磨的不轻。

  “不会,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不要你,你忘了,你是我娘子嘛!好了,不哭了啊!来给相公发点福利呗。”邱多雨一边为柳知隐搽去泪水一边道。

  “不要!”柳知隐一听要福利,立马就将头埋进了邱多雨怀里。脸刷就红了。

  “我说娘子啊,人家相公天天有福利,我就要一下啊,你都不给我的心很受伤。”邱多雨苦伤着脸道。

  “那……那……就一下下……”柳知隐说完抬起了头并紧紧闭上了眼睛。

  邱多雨想笑,看他那样子就像上刑场一样。但这是他这这个相公唯一的一项福利。得好好把握,嘿嘿嘿嘿……

  他单手将她小巧的下巴略微抬了抬,然后深深的,吻了下去……

  “老公你又占我便宜了,说好了就一下下,你你居然这么久,你还摸我……”柳知隐红着脸道。

  “娘子,你只说一下,没说多久,再说了,我都跟你说了,你是我娘子,我这只能算正常福利,不算占便宜,除了我以外的男人碰你,那才是占便宜,是非礼,懂了么?”邱多雨无耻道。

  “嗯,懂了。”柳知隐也不再呼,反正就算被这个男人占便宜,她也愿意。

  “他们在你受伤的时候有给丹药你……要不我们就带他们出去吧?”柳知隐试探道。

  “嗯,这样我最近也不会去雷渊了,你们让他们都过来一下吧。我商量下。”邱多雨道。他觉得这些人终究是要带出去的,但还是那句话,活他不会白干。

  三天后镇他们如约而至。邱多雨专门烤了两只沙兽,做为款待他们的主食,柳知隐又做了几样小食。又哄着柳知隐拿出了几坛酒。

  “今天首先谢谢各位在我重伤时能慷慨解囊,谢谢。”邱多雨说着先端起碗来,一饮而尽。

  “小事,小事,小兄弟的神武我很佩服,自古越阶雷霆一出从无活物,你不仅活了下来,还将其击溃,真神人也,我们出些许丹药也无可厚非。”噬是真的觉得这个人类不凡。

  “前辈过讲了,我那也只是侥幸而已。”邱多雨笑道。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我不开口你们会给啊!哼!”柳知隐很不满意这个家的不老实。

  “知隐,做人要知道感恩,当时人家不给是本份,给了,那就那就是人情,懂了没有?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邱多雨笑着道。

  “知隐她就这样,几位前辈,不用再意。我知道你们来来呢,无非就是为了能够出去,这事说实话我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出去,这破地方又没个传送,又没见哪有什么通道。该怎么出去,我们还得在研究。”邱多雨笑道。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但是呢,既然先生推演出来说你能带我们出去,那想来就不会有错,只要你能答应带着我们就行。”幻在边上道。

  “带谁也不带你,抠的要死要死的。”柳知隐在边上道。

  “我出的丹药最多了,先生你可得凭良心说话啊!”幻整个人都快哭了,他真不明白怎么就得罪这祖宗了。说实话,他们这活伙子人他谁都能不鸟,但他不敢惹这祖宗,一不高兴不干活了,没人推演他们就会很被动。然后另外的几个家伙就开始合力收拾他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只剩下惨叫……

  “那是我抢来的,又不是你主动给的!”柳知隐相当的理直气壮。

  “我……”幻彻底无语了。这抢还有理了?这么理直气壮!

  “前辈莫生气,我家知隐有些东西还搞不清楚。以后我会教她的。”邱多雨也是笑着将柳知隐搂进怀里才道。

  “是这样带几位前辈出去这个我自然是义不容辞的,只是我想请几位帮我一个忙。”邱多雨看着几人道。

  酷;d匠》M网k*永☆久E免)@费看(小T说G

  终于是要提条件了么?几人心中都是明了,却都没反对,他们也想听听究竟是什么条件。

  “若是能帮,我们自然是无话可说,小老兄弟不妨说来听听。”镇幻化的老头点头笑道。

  “事情呢,是这样的……”邱多雨将自己被称作天弃一族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然后才又道“我要你们帮我的呢,就是帮我查清楚我们这一脉身世。”

  “这事看似容易,其实可不容易啊,事隔这么久,当初究竟发生了,你可不好查啊,虽然还有一个什么天帝和魔神,可是按你这么说他们可是一伙的,如果咬死不说,那我们也没辙,实话说我们虽然年龄比他们大的多,但修炼境界却并未有再做突破,所以我们是同境界,我能打败他,甚至擒下他,却做不道收魂啊!”镇皱眉道。这活儿听着容易,但是结合这小子的处境,那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有难度我也知道,但我相信我能把他反过来。反正我要说的就这些了。等会儿大家回去再想想吧。今天主要是谢谢你的援手。”邱多雨依旧笑着道。

  “不帮忙,不带你们!”柳知隐嘟着嘴道。在她眼里雨提出的条件都是合理的。哼!

  “来来来,大家喝酒!喝酒。”天音裂天蝶依旧那么恰到好处的出来圆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