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多雨被带到了那小山谷里,这山谷是仙体宗的宝地,整个仙体宗的建筑都围绕这个山谷而建。外面随然寒风冷冽,一年四季冰雪都不化,可山谷里却是一片春意盎然,灵药,圣药遍地,各种古树生机勃勃,绿树成荫。和外面那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看得邱多雨心中赞叹不已,这真仙就是不一样啊!这手段……

  他被带到了最里面那白发老头盘坐的地方,然后郑战便退了出去。

  “来了就坐吧,在这里不用拘束。”白发老头道。

  “额,那个前辈,我是想请你救救彤彤。你看你现在行么?”邱多雨看老人睁开了眼睛,于是赶紧道。

  “人自然是要救的,不过我更想知道,假如我将你的身世公告天下?你会怎么办?”老头子笑道。

  “我不想回答,”邱多雨道。

  “为什么?”

  “因为你还没帮我救彤彤。”

  “呵呵呵,这个和救不救她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

  “好,那我们先救人,再回答。”

  邱多雨将彤彤抱出了乾坤玉,小丫头依旧双目禁闭,小脸煞白。虽有气息,却是微弱的吓人,仿佛随时都会断掉一般。

  “力之神体,确实是神体,这样吧,我有两个方案,一,我用我自己的灵药为她续接经脉,但可能不完美,必仅是没有神药,二,我知道你有七层七色花,我用这个神药来救她,那就肯定可以完美恢复,但是,你的花就每了,你突破神体极限的希望也就渺茫的多了。你自己选吧!”老人笑道。

  “药没了可以再找,人如果没了,还能再找回来么?这是你要的花,”邱多雨虽然知道这花能让自己一举突破现有的境界,直接进入神体第五阶,也许立刻就能成就无上真仙之位,因为他早已是四阶巅峰了。如果以此花再次修复改造一下体魄,进入五阶不是不可能。

  “你可想好了,这可是绝世神药,用了想再找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啊!”老人诱惑道。

  “她是我徒弟,四岁多跟我走南创北,甚至放弃和父母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的时间跟着我,若本可以让她康复,而我却没那么去做,我还算什么人?再者说了,修炼靠积累,我相信就算我没有神药我也一样可突破极境。别人可以我也一样可以!”邱多雨将花递给了老人。

  “那好吧,我们开始,时间若再久了,我怕就是有神药也不一定能让她完全恢复了。”老人将神药化成药液,以法力打入彤彤体内,然后他开始为彤彤接续经脉。

  这个过程不仅慢,而且极度痛苦,彤彤就算处在昏迷中都浑身颤抖不已,豆大的汗珠不停的从小脸上滑落!

  不过好在有神药辅助,前面老人为其接续经脉,后面神药药力就对其进行修复,甚至对经脉都进行了拓宽和加固!这样一来彤彤一旦恢复,其修炼速度就会暴涨!

  邱多雨在边上小心翼翼的为彤彤摸去脸上的汗珠,看着彤彤痛苦的样子邱多雨心都在滴血,对自己当初的大意悔的的肠子都青了。若是当初带着他不就什么事都没了么!

  经过整整一天一夜的续接,疏导,老人终于是停了下来,彤彤的脸上终于慢慢有了血色,小手也微微的动了下。

  “她?没事了?”邱多雨试探道。

  “放心吧,她的经脉体质比以前更加完美了,只是现在神药对她身体的改造还没完成,估计还要沉睡两天。”老人也是累的够呛,接续经脉,也就他们这个层次的人能办到,天神都没那个能力,那种事要对各种道于理的理解到一定程度,力量法力的控制妙到毫颠,因为本就是被毁的乱七八糟的经脉,稍有不甚那就可以使伤者伤上加伤,弄出永远无法恢复之事。

  “额额,谢谢老祖宗,”邱多雨总算是放下心来了。

  “现在人我也救了回答前面的问题。”老人笑道。

  “这还有必要回答么?”

  “你什么意思?”

  “很简单嘛!彤彤你都救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和救这丫头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你看啊,彤彤,我徒弟是吧,怎么说她都是我的人,而现在你却救了我的人,从某个角度来说是帮了我,所以,就算是我们之间有些关系那也不太可能是敌对关系了,既然不是敌对关系,那顶天了也就是我欠你一个人情,那么不是敌对关系,又让我欠了这你这么大一个人情,你直接提条件了不就完了嘛。”邱多雨忽闪这眼睛道。

  “嘿,我怎么觉得被你算计了啊?小子,算盘打的很精啊!你是不是早就算准我会救人,还不会把你交出去?”老人笑道。

  “当然了,要不怎么敢把彤彤交到你手里?”邱多雨道。

  “你平什么这么肯定?”老人没再笑,而是深吸一口气问道。

  “很简单啊,因为你们仙体宗需要她,甚至在我还没暴露前,你们还需要我。”邱多雨道。

  “你确实比你爷爷难缠,心思转的太快了。”老人苦笑道。

  “其实也不是,这只能说是我对你们仙体宗研究了解后,做出的判断。我敢来这里,那是有作过功课的。”邱多雨不好意思道。他来这里可不是巧合。

  、最新?w章节l上l酷d匠网

  “不管怎么说你对事态人心的掌控还让我很吃惊的。你说的没错,我们确实需要她,甚至是你,你研究也知道我们仙体宗,虽然在外界看来一向强势,但是那些对我们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我们仙体宗后继无力啊,现在全靠一人支撑。可我必仅不是仙王,生命也会有终结的一天,可是你看看我们宗门里,弟子是不少,可是就一个老大还行勉强算是一只脚踏进了仙道领域,剩下的你看看,你那个便宜师傅,整天就知道栽花种草!老二毛毛躁躁,就知道和人比武切磋。老三到是很用功,但悟性真心不怎么样,老四那就更不用说了,只知道动歪心思,弄的宗门乌烟瘴气的,你都能把他杀了,他还能有什么用?至于老五,始终是女儿身,我也不好多说,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你说万一哪天我一跟头倒了,这个仙体宗怎么办,总不能树倒猢狲散不是?”老人也是恨铁不成钢啊。

  “所以你想把彤彤留下,加以培养?”邱多雨笑道。这事他老早猜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忧郁嘟嘟说:

我觉得我心态好看不得好人吃亏,这节奏我也觉得太快,看来我得有所克制,本来两百万的书,看样子一百万就要被我霍霍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