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我草,是纸!

  最尴尬的事情莫过于摸一个跟自己完全不认识的女孩的胸-部。

  但也有比这更加尴尬的。

  比如说,同一天摸一个跟自己完全不认识女孩的胸-部两次。

  再比如说,摸的还不是同一边。

  好家伙,人家大姑娘还没嫁出去呢,冰清玉洁的娇躯就被你这么左一下右一下的全毁了。

  张宇不知道上辈子是积了什么德,又或者是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之所以说积德,是因为一个跟他完全不认识的女孩,被他连着两次摸-胸,还是个美女,想必要祖上烧高香才会碰上这等好事。

  人神共愤是因为,老天似乎看张宇不顺眼,三番两次的想捉弄他,上午就因为摸胸-部被扇了一巴掌,现在等待张宇的将会是什么?

  张宇也不知道,张宇只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十分的忐忑。

  空气似乎凝固了,云轻跟张宇两人“含情脉脉”的对视着。

  云轻气的险些晕厥过去。

  又是你!怎么又是你!

  你到底要摸我几次你心里才舒服!

  “流氓——”云轻下意识的抬手要扇张宇。

  她实在找不到比这个更有力的报复方式了。

  就在云轻抬手要扇到张宇的时候,张宇急忙喊道:“等等!”

  “你还有什么遗言没交待?”云轻的巴掌停在了半空中,带着疑惑、愤怒的眼神看着张宇。

  “呃,那个,上午你扇的是左边脸,现在你扇右边脸吧,不然你就吃亏了啊,哈哈——”张宇想来想去,觉得也只有这么做才能让自己愧疚的心灵得到解脱了。

  上午他摸的是左边的胸-部,然后被扇了左脸,现在他摸的是右边的胸-部,云轻于情于理要扇他的右脸。

  嗯,很公平。

  云轻看着张宇闭眼等待着巴掌来临的傻样,轻声笑了出来,张宇一睁眼,她又马上止住笑容,眼神有些闪躲:“看——看什么看!”

  “对不起。”张宇又把眼睛闭上。

  “算了,你也不是故意的。”云轻说到底还是心底比较善良,又或许是跟家里的教育有很大的关系,于是也就原谅了张宇。

  “啊?你——原谅我了?”张宇有些不敢相信。

  云轻红着脸点了点头。

  “谢谢,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张宇慌不择言的说道。

  “不过——你现在能不能,把你的手从我的——上挪开?”云轻不好意思直接说,于是在胸——部两个词上停顿了一下,然后跳了过去。

  “什么?”张宇一愣,一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还在云轻的柔软上,急忙把手移开,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手移开的瞬间,张宇的心里空落落的。

  他甚至无耻的觉得这辈子自己的手就是为了云轻的胸-部而长的。

  多合尺寸啊,正好能够让我掌握。

  “嗯,那个,我还是帮你扶他吧。”云轻羞红了脸,也不知道为什么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似乎感觉眼前的这个男人,色是很色,但是又带着那么一丝的可爱?总之让她感觉跟其他的男人不一样,这种感觉云轻心里也说不上来。

  “呃,那好吧。”经过了这些事,张宇也不好意思再推让了,这还是狗剩没醒,狗剩醒了非要跟他拼命。

  凭什么你能摸她胸-部两次!凭什么你连让她扶我回家都不肯?!我也要摸女神——……

  张宇与狗剩的家,位于花香大街,也就是上午张宇摆摊的公园附近那条大街的一个胡同里。

  看正;版章;节上酷J匠网r

  花香大街,顾名思义,这一条街应该属于到处都充满鸟语花香的好地方。

  可是因为前些年的城市发展,花香大街也被列入了重点发展的计划,拆迁的拆迁,盖楼的盖楼,让原本一块好地方变成了水泥金属混合的不带感情的商业化街道。

  如果不是云轻亲眼所见,她甚至都不敢相信在如此繁华的花香大街里,还有一处这么破旧的地方。

  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潮湿带些恶臭的味道,因为两旁都是高楼大厦,把这最高不超过四米的小胡同给死死的包围,导致了这条胡同即使在白天,都不能够暴露在阳光之下,长期不见光的后果就是潮,一潮湿就会发霉,一发霉就有了这种恶臭的味道。

  街道两旁都堆积满了小山高的垃圾,垃圾似乎很久没有人清扫过了,当然,这些垃圾的制造者,有百分之八十是出自两旁高楼大厦的居民之手,他们没事就喜欢玩一玩高空坠物。

  张宇和狗剩有时候没事干,就经常打赌,猜一小时到底能掉几袋下来。

  “你家就住在这里?”云轻用手捏着鼻子问道,她知道这么做可能不太礼貌,但是她实在受不了这股味道。

  “呵呵,便宜嘛,一个月的租金才不到300块钱,这条胡同的房子都归我们哥俩。”张宇倒是不介意,女孩一般都比较喜欢干净,这是天性。

  “但是你知不知道住在这里对身体很不好的,而且这几间平房有些都裂开了,很不安全的。”云轻看了看胡同里的几间小平房,是很早年代的泥土房了,甚至连砖瓦都没有,而且甚至有一间房子身上已经“伤痕累累”,随时有着倒塌的迹象。

  “呵呵,便宜,便宜。”张宇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只好敷衍般的说道。

  两人费力的将狗剩抬进张宇他们居住的房子内,云轻这才有机会打量起房子周围。

  不得不说,这间房子从外面看上去,似乎很脏很破旧,但是等你走进去之后,你会发现房子的里面是那么的干净,那么的整洁。

  虽然因为对比的关系占据了很大的视线影响,但云轻不得不承认,两个大男人住的地方是那么的整洁。所有东西似乎都被放在了它应该使用的位置。

  家里值钱的东西没有多少,或许最为值钱的电器就是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电饭煲了。

  不知道为什么,云轻心里忽然开始有些心疼眼前这个长的还算帅气,只是打扮很老土的男孩了。

  住在这种地方,而且从上午被砸摊的角度看来,似乎还整天被人欺负。

  到底是什么样的信念,能够让他整日将笑容挂在嘴角?

  张宇笑起来,跟人一种很朴实,让人如沐春风般的温暖。张宇也经常笑,遇到开心的事情,他会笑,遇上尴尬的事情,他也会讪讪笑笑,即使遇上被人欺负的事情,他还是会忍让的笑笑。

  “把你的电话给我。”云轻当时脑子一热就说出了这句话,等说完之后她也后悔不已。

  为什么会找这么一个男孩要电话?要了电话干嘛?

  “啊?我——我——”张宇支吾着。

  “怎么了?”云轻疑惑道。

  “我没有电话——”张宇两只手不断的在搓揉,显得有些尴尬。

  “不会吧!”云轻惊讶道,随后脸蛋红了红,急忙摆手解释:“我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只是——只是你们两个大男人,不会连手机都没有吧?你们平时不联系吗?”

  “我们一直就没分开过啊。”张宇洒脱的笑了,笑的很暧昧,仿佛他跟狗剩多有基情似的。

  “那好吧,这是我的电话。”云轻从挎包里面掏出一张纸一支笔,在纸上写了一串数字,递给张宇。

  “以后可以约我出来玩哦——”云轻脸蛋有些泛红,但还是笑着摆了摆手,然后转身离开了张宇的小破屋。

  走出小破屋,云轻还是弄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做,约她的男人多了去了,她从来没有赴过约,只是因为家里人不同意,自己似乎也不喜欢。但是这次她却主动把电话给了张宇,还让张宇有空可以约她。

  这是云轻活了二十一年来做的最胆大的一件事情了,胆大到以至于她走出了张宇的屋子,心里还砰砰跳个不停。

  不过云轻能够感觉到,跟这个笑容柔和的男孩站在一起,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压力一般,不必像面对牢牢教诲的家长,也不必像面对勾心斗角的同事,更加不必担心他对自己做出什么越轨的事情,他的笑容很和煦,很温暖,很让人舒心。

  云轻实在过烦了那种生活,她很多次做梦都梦见自己无忧无虑的身处在一片墨绿的大自然中。

  或许这就是自己主动让张宇约的原因吧,他是个让人放心,值得一交的好朋友。

  云轻在心里肯定的想着。

  等到云轻走后,张宇还在发愣。

  他都不敢相信,这么一个完美的女神,亲口让他主动约她?

  啧啧,尼玛,想想就兴奋啊!

  即使就算什么都做不了,看着她心里都舒服啊!

  这点看来,张宇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屌丝。

  “哎,女神就是女神,连字写的都这么好看——嗯,还这么香。”张宇有些变态的将云轻给他的纸条放在鼻尖闻了闻,然后小心翼翼的折叠起来,刚准备塞进裤兜里的时候,狗剩一个翻身,从床上跳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冲向窗边,然后把头伸出去。

  “哇——”大半夜的,就听见一个男人撕心裂肺的干呕声,还好附近没有其他居民,不然张宇一定会被投诉的,谁叫他是这个房子的房主呢。

  “叫你别喝这么多,现在知道痛苦了吧。”张宇虽然嘴上说着,但还是跑到狗剩旁边帮他拍了拍后背。

  狗剩呕了半天,差点连肠子都给吐出来了,这才感觉好多了,顺着墙边滑坐在地上,神智也清醒了不少。

  “唉,以后打死不喝那么多了,真他妈难受——”狗剩皱着眉头,刚说完,又感觉肚子一阵抽痛。

  “你来亲戚了?”张宇看着狗剩一副痛苦的样子,捂着肚子。

  “来你妹,你才来亲戚了呢,我去蹲坑,家里还有纸吗?”狗剩抬起头四处张望。

  “没了。”张宇想起来,今天家里的纸被用完了,刚才由于扶狗剩,也忘记了顺手买一卷纸回来。

  “我草!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想拉屎的时候没有纸啊——”狗剩绝望的惨叫着。

  张宇看着狗剩,伸出一根手指非常淡定的说道:“用手指!”

  “张宇,张爷!你真不亏是我多年的好兄弟,好!就用你的手指了!”狗剩一把抓着张宇,就准备去厕所。

  “别啊!我还打算一星期不洗手呢。”张宇的确计划好了,一星期不洗手,因为上面残留了女神胸——部的味道……

  “咦?这是什么?”狗剩抓着张宇的手,忽然摸到一张东西。

  “呃,没什么!”张宇急忙将云轻给他的电话号码的那张纸藏在了身后。

  “我草!是纸!我能够感觉的到!这——人类都无法拒绝纸的,你给我吧。”狗剩就差没跪下来苦苦哀求了。

  “真不能给你——”张宇也差点没跪下来了,你用我的手指都不能用这张纸啊——“咦,云轻?”狗剩伸手一指窗外。

  狗剩其实并不知道云轻还真的来过他们的屋子,因为那时他已经醉的不醒人事了。

  但张宇知道云轻刚才来过,这时候被狗剩这么一说,真以为云轻又回来了,于是把头转向窗外。

  窗外除了偶尔过路的几个人之外,并没有云轻的存在,张宇知道自己被骗了。

  “好兄弟,这份恩情我会铭记一辈子的啊!”狗剩把张宇的手指扳开,抢走了云轻留下的那张纸,朝着厕所夺命狂奔而去。

  大半夜的,就听见一个男人撕心裂肺的嘶喊声。

  “狗剩你大爷!老子要把你塞马桶里面去——吃屎!!”张宇绝望的看着已经被关上门的厕所,第一次的爆了粗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