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炎炎,翻腾的热浪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不过才是五月份,天南市已经持续一个多星期保持四十度以上的高温,这异常的天气,让人只能躲在空调房里,不敢轻易出门。

  “张宇,今儿个天气这么好,要不咱们出去骗钱?”狗剩浑身松散的蹲在一张凳子上面,用手扇着风,但依旧是汗如雨下,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颊一颗颗止不住的往下掉。

  本来还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张宇,听到这句话,顿时睁开了双眼,非常严肃看向狗剩,说道:“我跟你强调过多少次了,我们出去算命,是为了弘扬中国的道家精髓,怎么能说是骗钱呢?”

  “是是是,是弘扬道家精髓。”

  狗剩撇了撇嘴巴小声嘀咕着:“也不知道是谁上回数钱数到手抽筋了,要不是我送你去医院及时,你下半辈子都没得撸了。”

  “我还有左手!”

  狗剩嗤笑一声:“上次你两只手都抽筋了。”

  “——”

  张宇的嘴角抽了抽,把眼睛闭上假装睡觉,不想与狗剩争辩。

  狗剩看见张宇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提高了音调说道:“喂,再不出去摆摊算命,我们连饭都吃不起了!”

  上次张宇是赚了很多钱不假,但是两个大老爷们,花钱速度那可是杠杠的,才半个月不开工,钱就见底了。

  “要去你自己去,我是不屑于拿道家的精髓出来骗钱的。”张宇哼唧了一声,翻身继续假睡。

  “哇靠!大腿耶!”狗剩这时的目光已经从屋内跳跃到了窗外,他们住在一层,往窗外一瞥,就随处可见的白花花的嫩肉摆动,那是姑娘们的大腿。

  躺在一边的张宇耳朵动了动,说道:“你不要诱惑我,我给你讲,根据道家经法的第一百,一百——呃,总之道家精髓上面说了,不能贪图美色,这样不好,因为——”

  “哇靠!其比小短裙耶!”没等张宇唠叨完,狗剩又惊叫了起来。

  张宇‘唰’的一下从床上翻坐了起来,正襟危坐,不过眼睛却是不停地瞥向窗外,说道:“同样的招式对于道家传人来说是无效的,你不要再次诱惑我,根据道家经法的第一百——”

  “你去不去?”狗剩见此,哪能不知道张宇心里想的什么,立即打断张宇的话,问道。

  “——走!”

  ……

  天南市本就是国内排名靠前的城市,即使炎炎烈日,在外逛街的人依旧很多。张宇他们所谓的道家精髓,不过是花香大街旁边公园树荫下的一个小摊。

  “从你的手相判断,你应该是月-经不调。”张宇一本正经的拉着一位三十多岁的少妇手掌,仔细的瞅了瞅后,笃定道。

  “真厉害!你怎么知道我月-经不调的?!”少妇惊讶的看着张宇。

  张宇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少妇白嫩的大腿之间流出的丝丝淡红色液体,随口道:“这是道家的精髓,不方便透露,不方便透露滴。”

  “张神算,那,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少妇一副抱着救命稻草的神情。

  “这样吧,我给你开个药方,不过切记,这药方只能回去以后再看,不然就不灵了。”张宇抓起破旧的台桌上的毛笔,沾了沾墨之后,便在一张粗糙的纸上写了个狂草。

  不得不说,张宇的毛笔字写的十分的飘逸,且字字透着刚劲之气。写完后,张宇飞快的将草纸折叠,递给少妇。

  “谢谢,谢谢张神算!”少妇如获珍宝的将草纸捧在怀里,然后抬起头问道:“这药方多少钱?”

  张宇晒笑一声,说道:“谈钱就太俗了,我们道家的精髓——”

  “只要九九八,跟你打了个八点八折。”不等张宇说完,狗剩飞快的插话道。

  “——”张宇嘴角抽了抽,他很想知道在不打八点八折的情况下,应该收多少——少妇掏出个大号钱包,抽出十张大钞拍在了张宇那破旧的案台上,案台桌腿一颤,‘嘎吱’一声,随时有着崩塌的迹象。

  “真的谢谢你了,张神医。”少妇又对着张宇抛了一个媚眼,随后扭动着腰肢离去。

  目送少妇走远之后,狗剩一边将钱收好一边好奇的问张宇:“你刚才跟她开的药方写的什么?”

  “以后出门切记随身携带卫生巾。”张宇正色道。

  “——”

  狗剩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在收拾案台的时候,目光随意扫视了一下周围,目光忽然一亮,脑袋顿时转不动了,连忙挥舞着手臂,说道:“张宇,看你的一点钟方向,啧啧,我敢说,那绝对是个极品的妹子!”

  张宇一屁股坐在小木凳上,瘪了瘪嘴巴说道:“拉倒吧,上回你还说你看到一个极品妹子呢,害得我尾随了她半小时,结果等她一回头,我顿时感觉以后都不会再爱了——”

  “不不不,不是!”狗剩指向他所谓的极品美女的方向,嘴巴都有些不利索了:“这次的真不一样,要是你不看,你以后生小孩没屁-眼!”

  张宇:“——”

  我靠!他不得不再信狗剩一回了,不然小孩的屁-眼都让他给弄丢了——于是张宇就这么随意的一回头。

  “啪——”张宇瞬间从凳子上掉下去了。

  有那么一种美女,你说她美若天仙那是在污蔑她,因为她比天仙还美。

  有那么一种美女,你说她芳华艳世那是在贬低她,因为世人的眼光已经不足以评判她的美貌。

  有那么一种美女,你说她——总之她能让你看了一眼之后,就从凳子上掉下去。

  张宇的一点钟方向出现的那个美女,就是属于有一种美女的范围之列。

  “怎么样?没错吧?”狗剩洋洋得意的同时,那个女神已经路过他们,飘然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却带走了街上所有雄性生物的目光。

  张宇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再次看向一点钟方向的时候,女神已经消失不见,空留下一阵余香。

  张宇心里一阵惋惜,微微叹气着回头。

  一回头,张夜看见狗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追了出去,这时候正在不远处跟女神交涉着什么,总之最后女神被狗剩成功的带回了他们的摊位。

  “姑娘怎么称呼?”趁着张宇还在发愣的空档,狗剩已经猥笑着跟女神搭起讪来。

  “我姓云,单名一个轻字。”女神说话很好听,轻盈婉耳,让张宇感觉周边的气温似乎都凉爽了些许。

  酷)匠网E永O&久免费看5小Q说

  “嗯,姑娘好名字,我们废话就不多说了,如我刚才跟你所说的,你今天带有凶兆,现在由老衲……呃,小衲来帮你驱魔消灾吧。”狗剩将身上穿着的黄色道袍袖口往上卷了卷,说道。

  “咦?你刚才不是说他才是道家经法的传人么?”云轻指着张宇问道。

  “有吗?哦,我想你听错了,他是我的大弟子,也是我这么多徒弟之中天赋最好的一个。”狗剩嘴上夸着张宇,但是却在把自己的身份往上抬。

  张宇心里狠狠的鄙视了狗剩一下,不就是想泡个妞么,至于把自己贬低成他徒弟么,自己等下不动手,看他是如何帮女神驱魔的。

  “唔,我还有半个小时上班,给你二十分钟能搞定吗?”云轻抬起手腕看了一眼可爱的手表,微笑道。

  “行——”云轻这么一笑,差点没把狗剩的魂都勾走了,张宇由于一直在愤愤的盯着狗剩,于是没有被云轻的笑容给勾走。

  狗剩瞬间回过神来,又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块红色的丝巾,将其覆盖在左手上面,右手不停的在丝巾上面转圈,嘴里碎碎念叨着:“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

  云轻瞪大了眼睛,为了看的更仔细,往狗剩旁边凑了凑,狗剩闻着云轻的体香,看着她近在咫尺的一起一伏的胸脯,顿时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而张宇还在盯着狗剩。

  “看仔细了啊!”狗剩大喝一声,心里终于按捺不住了。

  “变!”狗剩右手拉开丝巾,左手以一个扭转乾坤的姿势猛然向云轻的胸脯袭去。

  “啪——”张宇眼疾手快,就在狗剩还差一点就能触摸到云轻胸脯的时候,一把将狗剩的手腕抓住。

  张宇早就猜到狗剩不怀好意了,一直盯着他,现在终于被张夜抓到了狐狸尾巴。自然要在美女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你看你,是多么的猥琐,你看看我,是多么的正义,鲜明的对比一下,美女自然会对自己刮目相看。

  这般想着,张宇在狗剩精彩的表情和诧异、愤怒、复杂的目光下开口呵斥道:“你怎么能这样呢!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道家的精髓在于要能有度众生的心怀,可是你却因为自己的私欲,居然做出了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让祖师爷气氛了!道家经法第一百,一百——呃,总之道家精髓上面说了,遇到这种情况者,一律逐出师门!你被解雇了!”

  张宇说的非常大义凛然,心里却在默念:女神,你快看我,快看我啊!我帅不帅?帅不帅?

  在张宇十二分诚意的默念下,云轻的目光居然真的停留在了张夜那张正义的侧脸上面。

  看到女神注视着自己,张宇顿时感觉打了鸡血一般,抓着狗剩的小辫子继续呵斥道:“我之前是怎么教你的?你的领悟力难道就这么差?我现在再给你做一次示范,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道家精髓。”

  张宇本来还打算气沉丹田,扎个马步的,可是没有料到脚下一滑,身体失去平衡,向着云轻那边歪了过去。

  时间仿佛被放慢了,张宇一头凌乱的发丝在风中摇曳,嘴巴长的大大的,身体朝着云轻倾斜,同时张宇的左手也在不由自主的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向前伸展。

  忽然!

  张宇眼前一亮,在他的前面不远处,貌似有一个高高-凸起的不明物体,只要抓上那个物体,就能够让他保持平衡般的屹立而不倒。

  “就是你了!”张宇暗道一声,伸手朝不明物体袭去。

  下一刻,张宇顺利的摸上了山峰。

  啊咧?自己抓住了什么?怎么会那么软?张夜用力的捏了捏,嗯,真的很软。

  “这——这就是你的道家精髓?”狗剩嘴巴长的大大的,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张宇。

  “对!这就是道家精髓第一式!”张宇以为狗剩指的是自己的马步,没有多想。但是看狗剩的目光不对劲,而且他的目光也没有看向自己的脚下,而是看着——自己的手。

  自己的手?

  张夜诧异的一回头,顿时吓的魂飞魄散。

  他的手,正抓在云轻的其中之一娇嫩上面,这时候还不由自主的捏了捏。

  “对不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失手,呵呵,失手——”张宇一下就松开了云轻的胸-部,讪讪的赔笑道。

  云轻的脸蛋‘腾’的一下就变得通红,咬了咬嘴唇,然后抬手用力的甩了张夜一巴掌。

  “啪!”

  “流氓!”云轻气的脸色发紫,但是又觉得自己不一定能打得过张夜,于是在骂了张宇一句流氓之后,愤愤离去。

  张宇傻在了原地,伸手摸了摸略微发痛的脸庞,看着云轻离去的背影,晃过神来之后对着云轻大喊道:“姑娘,这真的不是道家精髓的第一式,真的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