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定主意,刘星对王雨婷打出一道清神术,又将王雨婷放躺在木板上。

  刘星微微皱着眉头,办法是想到了,但他不知道该怎么跟王雨婷和叶若兰解释,总不能对她们说:“你们中了合欢丹毒了,不和男人坦诚相见就会爆体而亡,只有一个方法可以救你们,那就是和你们亲嘴,把你们体内的合欢丹毒吸完!”

  这样一说,两人正被合欢丹毒影响着,保证会答应,但若是两人清醒后想起来,那就不好办了。

  一不做二不休。

  刘星看到两人越来越迷离的眼神,迅速出手,将两人打晕过去。

  他从恒界扫出一张大床,将叶若兰和王雨婷抱到床上躺好,为了不伤到叶若兰的手脚,他借用神识帮助,废了点力气,终于将叶若兰的手脚复原。

  看到叶若兰和王雨婷越来越红润的肌肤,他先趴在王雨婷身上,压了下去,感觉到胸前疼痛得难受,他神识一扫,立即进入恒界之中,倒一点二锅头,开始运功疗伤。

  外界过了五分钟后,刘星胸口上的伤势已经恢复,他立即出了恒界,重新压在王雨婷身上,他差点控制不住了,感紧嘴唇对着王雨婷微张的小口亲了下去,运转内力,开始往外吸。

  叶小米说的这方法还是可以的,刚开始吸,他就感觉一股暖暖的、甜滋滋的暖流流进他的嘴里,那感觉真好,他直接吞进自己的喉咙里,一瞬间,就被自己的身体吸收掉。

  没用多少时间,大慨三分钟不到,刘星就将王雨婷身体里的合欢丹毒全部吸完,他感觉嘴里不再有暖暖的、甜滋滋的暖流了,便停下来。

  吸完王雨婷身体里的合欢丹毒,王雨婷面色已经恢复正常,身体也不再发热,刘星离开她的身体,转身压在叶若兰身上,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嘴对嘴,开始为叶若兰吸取合欢丹毒。

  刘星一边吸合欢丹毒,一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了一些变化,越来越热,原本有些软绵绵的地方,慢慢变成了一根细长细长的小木棍,居然在向钢铁方面发展。

  他加速运转内力,想用最短的时间把合欢丹毒吸完,不然,他还真怕自己会犯错误。

  终于,他成功将叶若兰身上的合欢丹毒全部吸完,起身之后,刘星一个御风术飞到地上站好,看到自己的那根小木棍,他赶紧对自己打出一道清神术,小木棍慢慢倒了下去。

  “K看@%正/版O#章节3“上酷匠网ot

  深呼吸一口气,他正准备对叶若诗和王雨婷打出清神术,让两人清醒过来时,他的小木棍又莫名其妙地立了起来,似乎有种坚决不低头的意思。

  而且,他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热,有点口干舌燥的感觉,看到床上躺着的王雨婷和叶若兰,他居然会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他甩甩脑袋,自言自语道:“我不会中了合欢丹毒了吧?”

  叶小米正在一旁前后翻跟斗,玩得可嗨了,他向叶小米传音道:“师父,我身体怎么回事,好像中了合欢丹毒了!”

  叶小米翻了个跟斗,双手撑地,身体倒立,在用双手练习走路,听到刘星的传音,她回道:“你把她们体内的合欢丹毒都吸掉了,那些合欢丹毒都经过你的嘴里,肯定有些许残留被你吸收了,有一点后遗症很正常!”

  刘星听完,顿时感觉不对劲,暗道:什么叫合欢丹毒经过嘴里,有些许残留,难道说,叶小米的意思是吸到嘴里后要吐掉?卧槽,不会这么坑爹吧?

  刘星向叶小米传音道:“师父,你的意思是不能将合欢丹毒吞进肚子里?”

  叶小米传音道:“当然了,合欢丹毒合欢丹毒,一听就知道有毒,谁会傻到把毒吞进肚子里?你别告诉为师,你在吸取合欢丹毒的时候,把合欢丹毒吞了?”

  卧槽!

  刘星差点暴怒了,他以为合欢丹毒只对女子有用,而且,刚刚叶小米并没有告诉他合欢丹毒不能吐,还说什么如琼浆玉液般的美味,这分明就是在诱导他去吞,现在出问题了,反倒怪他傻了!

  事已至此,刘星只能强忍住怒火,强行压下自己的欲念,向叶小米传音道:“师父,是我错了,我一时糊涂,把合欢丹毒全部吞了,你快告诉我如何化解吧,我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叶小米倒立着,用两只粉嫩的小手支撑着身体,走到刘星面前,倒着看向刘星,也懒得传音了,用稚嫩的声音说道:“你怎么那么傻?合欢丹毒只能在一个人身体里呆一次,吸出来后是绝对不能吞下的,否则就是二次中毒了,二次中毒,除了与女子坦诚相见,是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解毒的,不过对实力的提升,更加有帮助!”

  刘星眉头一挑,一指叶小米,低声怒吼道:“你说什么?你居然敢坑我?”

  刘星现在心里烦燥不安,蠢蠢欲动,听叶小米这么一说,他直接怒了,他已经可以肯定,他绝对是被叶小米给坑了,不然二次中毒这么严重的问题,叶小米不可能不提前提醒他!

  叶小米双臂一弯,身体向下一压,双手再往上用力一撑,小小的身体弹了起来,在空中翻了五六个空翻,掉到地下站稳,粉嫩的小手指一指刘星,冷冷地吼道:“小子,跟为师说话放态度好点,不然为师保证你会哭得很有节奏感!”

  “我……”

  刘星差点忍不住说出不该说的话来,不过感觉到身体越来越躁动,他还是忍了,问道:“师父,我什么都不说了,我就想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解毒!”

  叶小米认真地说道:“实话告诉你,除了与女子坦诚相见,别无他法!床上就有两个未开苞的花季少女,你自己看着办,是爆体而亡还是……”

  刘星眼神一眯,叶小米还没说完,他神识对着叶小米一扫,将叶小米收入恒界之中,这才开口骂。

  按叶小米的说法,是真的没有其他解毒方法了,刘星,只能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依旧躺在床上的王雨婷和叶若兰,他心里寻思着,该和谁坦诚相见好呢?

  王雨婷,是王老的孙女,他若是动了王雨婷,今后肯定和王家的关系再也分割不开了,他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他也必须得对王雨婷负责,那该怎么办?总不能娶了王雨婷吧?叶若诗又该怎么办?

  叶若兰,是叶若诗的妹妹,他的小姨子,肥水不流外人田,那就动叶若兰好了,反正叶若兰是叶若诗的妹妹,到时候万一被发现,两个一起娶了就是!

  而且,他的情况他知道,他是破不了叶若兰的醋的,而且叶若兰被他打晕了,也没醒来,只要做得神不知都不觉,那无论什么担心都是多余的。

  刘星把王雨婷抱到木板上躺好,大床上就只剩下叶若兰一人了,他已经下定决心和叶若兰坦诚相见,便什么也不管了,直接一个御风术使出,飘飞到床上,心里虽然忐忑不安,却依旧将双手慢慢向叶若兰的百褶裙里面。

  刘星,会成功占有叶若诗的妹妹叶若兰吗?这点刘星本人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离成功,只隔着一条小裤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平凡老蜗牛说: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