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过后,阳光更加明媚;眼泪过后,笑容更加灿烂。

  流过眼泪之后,叶若诗看到了未来,看到了希望,就像刘星说的那样:我们都还好好地活着,我们都要好好地活着!

  叶若诗洗了个澡,刘星从恒界为她挑出一套雪白的裙子,她穿上后,犹如白雪公主一般,她出了酒店,给家里报个平安。

  刘星扫了一辆小轿车停放在路边,然后把身体扫到车上,躺在后座上,进入恒界之中,叶若诗开车,直接去京都中药店。

  经过昨晚上的一夜疯狂,叶若诗的实力由练气四层直接上升到练气五层,她只等刘星的经脉和丹田恢复,立即和刘星双修,赶紧将刘星的实力提升到练气五层。

  经过昨天的事情,叶若诗已经意识到,实力,真的很重要,踏上这条路,真的是弱肉强食。

  不过见到越来越多的高手,她心里萌生了一种退隐的想法,昨天那两个天阶中年人,随时都可以秒杀刘星,但因为某些原因才没动手,她害怕哪天刘星真的被人杀了,这样的结局,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

  所以,她打算等刘星实力恢复了,再和刘星谈这个问题。

  燕京京都中药店,叶若诗按刘星说的药方,给刘星开了几百万的中药,还好燕京京都中药店是燕京最大的中药店,不然,还真开不出这么多中药来。

  一共两副中药,一副是修复丹田的,一副是修复经脉的。

  修复丹田的那副中药,是上次在小菜场,刘星被玄冥和尚用威压将丹田压碎裂后,破天神祖给他配的药方(也就是现在的叶小米);第二副,是前些天被韩国天阶中年人废掉双肩,叶小米帮他配的药方。

  拿到药材后,刘星直接将药材收入恒界,叶若诗开车回别墅,看起来车上只有一个人,但其实有两个人,刘星在车上,只不过肉体在恒界之中,没人看得到而已。

  回到别墅车库,刘星直接一个神识瞬移,躺在自己房间的大床上,神识再一扫,躺在恒界之中的大床上。

  叶小米在另外一张大床上翻跟斗,玩得不亦乐乎。

  刘星脑袋偏向叶小米,喊道:“师父,请帮我把那两副药材练成丹药,拜托你了!”

  叶小米用特稚嫩的声音说道:“好的好的,感觉你小子终于长大一点了,为师欣慰啊!”

  刘星知道叶小米指的是什么,说道:“师父,谢谢你,我要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我要靠自己的力量打败对手,我不想太过依赖你!”

  叶小米说道:“对了,这就对了,好好努力,为师看好你!”

  刘星躺在床上,不能修炼功法,他就继续修炼神识,等破天神祖把丹药炼好了再说。

  ……

  燕京,龙庭别墅群438号,宋允贤、两个天阶中年人、明叔都坐在大厅里。

  以前刘星去宋允贤的别墅,斩杀宋允贤三个叔叔的时候,宋允贤住在龙庭别墅群38号,没想到几天不见,她又将别墅换到了438号,有钱果然任性啊!

  宋允贤看微微皱着眉头,看向两个天阶中年人,说道:“刚叔,达叔,难道我们真的就这样回去了吗?”

  昨天从欧巴大保健回来后,宋允贤一直想不通,越想心里越是不平衡。

  她刚叔和明叔告诉她,说那个天阶中期高手说的,让他们赶紧回韩国,否则再次遇到,格杀勿论。

  那个天阶中期高手,就是啊泽,也就是宋允贤主动献身的男人,也算是宋允贤唯一的男人,但啊泽不帮宋允贤,宋允贤已经无话可说了,现在居然还要赶他们走,她感觉啊泽过分了。

  她原本的计划,就是废了刘星,让人侮辱了叶若诗之后,就回韩国。

  现在刘星虽然被废了,但叶若诗还完好无缺,她一下子心里就不平衡了,因为本来就要成功了,啊泽却忽然出现,前来破坏她的好事。

  本来她只恨刘星,对啊泽没什么恨意的,她现在连啊泽一块恨上了,越来越觉得啊泽亏欠于她。

  女人啊,一旦心里想偏了,就很难扭转了;一旦钻进牛角尖,就很难再出来了!

  刚叔说道:“允贤小姐,现在不回去也没办法啊,那个叫啊泽的实力太强,虽然实力和大师兄一样,都是天阶中期,但我估计大师兄都不是他的对手,若是不回去,万一遇到他,那就麻烦了!”

  达叔也说道:“是啊,允贤小姐,连那个有点萌的妹子都不好惹,战斗力很变态,也不知道华夏何时多了这么多的年轻高手,刘星就算了,居然还有比他更变态的!”

  “哼!”

  宋允贤冷哼一声,说道:“他们再厉害,能和我爷爷比吗?若是我爷爷来华夏一趟,看他们一个个不吓得屁滚尿流才怪,什么天阶中期,通通都是软蛋,一捏就碎!”

  刚叔和达叔对视一眼,说道:“允贤小姐,那你的意思是?”

  宋允贤想了想,说道:“算了,我把这边去情况给爷爷说一下,来不来,他老人家自己决定!”

  宋允贤缓了缓,她理了理头绪,准备好要说的话后,这才掏出手机,拨通了宋太重的电话号码。

  qa看,正版…章,d节上酷d)匠网

  宋太重:“允儿,是准备回来了吗?”

  宋允贤:“爷爷,我对你撒谎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前天晚上,我被刘星抓去,他把我给那个了!”

  宋太重:“哪个了?”

  宋允贤:“强奸了!”

  宋太重:“什么?允儿,你说的是真的吗,那瘪三敢强奸你?”

  宋允贤:“人家又没有实力,打不过他,不能反抗,呜呜呜……”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宋允贤说着说着,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哭的特别真实,她确实是伤心地哭了,把心里的委屈一股脑全部哭了出来,只是她很不地道,直接把大黑锅扣在了刘星身上。

  上她的是啊泽,但她是自愿的,现在发现啊泽根本没把她放在心上,她顿觉自己当初的决定愚蠢而又可笑,但人往往都习惯自欺欺人,她不肯直面自己当初的选择,不肯承认当初的自己傻B,不愿意去直面啊泽,于是她拉了个替罪羊。

  而刘星和她本来就水火不容,当时也是刘星把她绑去送给啊泽的,在经过死亡的威胁时,她已经绝望了,啊泽又从天而降,给了她希望,她一时情绪失控,才会喜欢上啊泽,献身啊泽。

  宋允贤认为,这事都是因为刘星,才阴差阳错地造成了现在的局面,把黑锅扣到刘星身上,再合适不过。

  刘星无辜躺枪,他若是知道此刻宋允贤所说的一切,不知道会不会后悔当初的抉择?

  当初刘星以为自己聪明,想了一个分化危机的方法,现在看来,他当初聪明反被聪明误。

  女人一旦失身后,情绪会有很大的波动,前后判若两人的情况很多,往往不按常理出牌,刘星千算万算,却算不到宋允贤心里是如何变化的。

  宋允贤,心机原本没这么歹毒的,失身过后,心理越来越变态了,凭她爷爷对她的宠爱,她把大黑锅往刘星头上一扣,刘星恐怕又将面临一次生死大危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平凡老蜗牛说:

第一更,谢谢啊泽,押尾桑,胡解封,谢谢支持老蜗牛拜谢。同时谢谢回忆打赏,谢谢支持,老蜗牛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