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自然上了点年纪了,又被打成重伤,双腿都打折了,他此刻正在床上半睡半醒着,并不知道刘星的到来。

  蔡酒杯走上去,轻轻摇摇蔡自然的胳膊,小声叫道:“爷爷,刘少来看你了!”

  蔡自然慢慢睁开眼睛,看到刘星,很是歉意地说道:“刘少,对不起,不知道那个兔崽子悄悄打电话通知你,浪费你的宝贵时间,我等会一定好好收拾他,刘少你事情比较多,你先去忙吧,我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

  zs酷Y?匠a网4o唯一…正Y1版,%其:他n都x是+*盗e版-、

  刘星强迫自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上前一步,握住蔡自然的手,说道:“蔡老板,何必那么客气,这么长时间的合作了,你受伤了,我来看看你理所当然,我会点医术,我先为你疗疗伤再说!”

  蔡自然赶紧说道:“刘少,不用麻烦你了,我这伤刚刚医生处理过,过几天就好了!”

  “没关系,很快就好!”

  刘星不由分说,手里悄悄打出一道定身术,定住蔡自然的身体,然后再次打出三道定身术,将病房里的蔡酒杯、蔡酒壶、蔡酒妹的身体全部定住。

  做完这些后,刘星从恒界里扫出一桶二锅头,拧掉盖子,一手对着蔡自然腿上的石膏一扫,利用神识恒界配合,将蔡自然双腿上的石膏、纱布、棉花等物全部收进恒界,再扫到床边堆着。

  然后直接伸手覆盖住蔡自然的腿折处,一边运转真气,一边倒酒,为蔡自然疗伤。

  刘星这一手,所有人都看傻了,叶若诗还好一点,她知道刘星有一个秘密空间,可以让东西消失或出现,但见刘星手一挥,蔡自然双腿上的东西全部飞到一边,她心里很好奇刘星到底是如何做到的,但她知道刘星在为蔡自然疗伤,她忍住没问。

  蔡酒杯、蔡酒壶、蔡酒妹就不一样了,他们只感觉身体莫名其妙地一僵,便动不了了,就像电视里被点穴一般。

  接下来,刘星的举动更是让他们大吃一惊,刘星直接将他们爷爷腿上的石膏等东西弄到一边,手掌直接朝腿折处覆盖上去,还倒酒淋,这得多痛啊!

  他们想阻止,当奈何身体不能动,连话都说不了,他们心里都快急死,却又没有任何办法。

  蔡自然同样震惊不已,不过当他的身体被定住之后,刘星为他疗伤,他感觉腿折处舒舒痒痒的,暖暖和和的,一点也感觉不到痛,他暗暗称奇,刘星的手段,实在太高明了。

  很快,蔡自然先恢复过来,不过他并没有阻止刘星,任由刘星为他疗伤,只是心里对刘星的感激又添了几分。

  蔡酒杯等人也恢复过来,他们立即扑向刘星,想要阻止刘星,手都快抓到刘星的衣服了,却听蔡自然喝道:“干什么?都退下,刘少在为我疗伤呢,一边儿呆着去!”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乖乖地退到一边。

  很快,刘星便将蔡自然的双腿自疗好了,实力提升到练气四层以后,他治疗伤势的速度快了很多。

  “蔡老板,可以了,下来走几步看看!”

  刘星收手,脸上终于露出轻松愉快的笑容,蔡自然被打折的两条腿治好了,他心情稍微有些好转。

  “刘少,以后再试也可以的,我现在还有点累,躺着也好休息一下!”

  蔡自然有些尴尬地笑笑,他虽然相信刘星已经治好他被打折的腿了,但不代表他敢下地走几步,毕竟就算刘星医术再高明,这腿折了,还是得需要休养一段时间的。

  蔡酒杯等人也觉得刘星说话有点大了,刚治好就能下地走路,刘星又不是神仙,哪有这么神奇的本领?

  “蔡老板,信不过我吗?”

  刘星直接出言相逼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出理,没时间磨磨蹭蹭的。

  蔡自然脸色一僵,蔡酒杯等人脸色也不太好看,这时候叶若诗开口说道:“蔡爷爷,您就试试吧,刘星既然为你疗伤,又怎么可能再让你受伤呢?”

  感觉叶若诗说的也有道理,蔡自然先是在床上抬抬脚,感觉不到任何一丝疼痛,或者不舒服,他心里一喜,又在床上将双腿来回伸缩,都没发现任何问题。

  蔡自然惊讶得合不拢嘴,说道:“还真可以啊,一点都不痛了,活动自如,我下床试试!”

  蔡酒杯和蔡酒妹立即上前,扶稳蔡自然,蔡自然慢慢把双脚放下床来,坐在床上,由蔡酒妹和蔡酒杯扶着,慢慢站稳。

  “还真没事啊,太神奇了,我走两步看看!”

  蔡自然走了两步,感觉没有任何问题,他又接着走了几步,还是没有任何问题,他一把推开蔡酒妹和蔡酒杯,自己在病房里走来走去的,欣喜若狂。

  蔡酒杯等人也跟着开心,看刘星的眼神变得越发崇敬。

  刘星将手中的大半瓶二锅头扔给蔡酒杯,说道:“这是专治跌打损伤的好酒,拿去,找个地方擦擦你们受伤的地方,很快就好了,我要和老爷子聊几句!”

  蔡酒杯点点头,拿着酒,和蔡酒壶一起走了,蔡酒妹看了刘星一眼,眼里全是崇拜,不过有叶若诗在一旁,她不敢表现得太明显,也退了出去。

  蔡自然走了一会儿,见蔡酒杯等人全离开了,他回到床上坐好,他知道刘星要问什么,只是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刘星是他们蔡家的贵人,通过买他们自然酒坊的酒,就大大改善了他们一家的生活状况,还为他把打折的腿治好,让他免去无数的痛苦,现在又准备为他出头,他心里觉得亏欠刘星的太多了。

  “蔡老板,麻烦你告诉我,去自然酒坊打人砸店的,是些什么人?是受谁的指使?”

  刘星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最关键的问题,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杀人了。

  “唉!这……刘少,还是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蔡自然不愿导出实情,刘星猜到他应该有什么难言之隐。

  “蔡老板,其实你不说,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既然你不想说,那就算了吧,我用我自己的人手去查,用我自己的方式去解决,先告辞了!”

  强扭的瓜不甜,刘星说完牵着叶若诗的手,转身离去。

  “刘少,请留步!”

  刘星和叶若诗刚走到门口,蔡自然便叫了起来,刘星转身和叶若诗又走了回来,蔡自然愿意说,他也省得慢慢叫人去查了。

  “是我大哥,蔡自信!”

  蔡自然淡淡地说了一句,慢慢道出了自然酒坊被砸,以及他们一家被打的实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