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刘星和叶若诗的实力同时提升到练气四成中期,这样的提升速度,刘星还是比较满意的,比他喝酒修炼强多了,还能体会男女间的美妙感觉,自然是极好的。

  签证还没下来,刘星寻思着,叶若诗现在已经是练气四层了,该把《蝶飞凤舞》传给她了,不然她光有真气,而没有武功招式,就像一个拥有一挺机关枪,却没有手扣动扳机一样,根本没什么用。

  “若诗,现在你可以学习武功招式了,我脑海里有一部功法名叫《蝶飞凤舞》,我打算把它传给你,然后你好好练习,有机会就出去练练手,增加实战经验!”

  大厅里,就刘星和叶若诗两人,刘星直接搂着叶若诗的肩膀,把他自己的打算告诉了叶若诗。

  自从和刘星双修后,刘星越来越不老实了,有机会就往叶若诗身上靠,有时候还会动手动脚的,叶若诗也慢慢习惯了。

  叶若诗点点头,微笑着说道:“好啊,那你赶紧传给我吧!”

  刘星找来纸笔,从脑海里打开《蝶飞凤舞》的练习之法,全部抄在纸上。

  《蝶飞凤舞》是一套剑法和身份相结合的功法,一共有九层,每一层功法都只有一式,但实力上升一个等级,威力就随之上升一个等级,第一层对应练气期修炼,第一层的功法叫蝶影漫步。

  蝶影漫步,手握长剑修炼,练成之后,身法如蝶影一般轻盈,剑法如蝶影一般轻盈,虽然练气一层到练气九层学的都是蝶影漫步,但随着实力的提升,蝶影漫步的威力也随着提升,比较简单直接,也比较实用。

  刘星先将第一层蝶影漫步的修炼之法抄下来,递给叶若诗,然后根据自己的经验,慢慢为叶若诗讲解,叶若诗很快就掌握了其中的要领。

  与此同时,刘星顺便将《神识十八转》的前四转修炼口诀,以及《练气基本法术》都抄给了叶若诗,让叶若诗有空的时候也修炼神识和法术,神识的作用很大,法术的作用也不小,练成后绝对有利无弊。  

  刘星刚想从恒界扫出一把长剑来,又寻思着得给叶若诗找一个修炼的地方,他自己有恒界可以修炼,但叶若诗进不去。

  刘星想来想去,终于想到了一个地方,以前黑刃的训练基地,任道远的度假村地下室。

  以前黑刃的兄弟们在那训练,现在黑刃的兄弟们全部转移到了红柳山庄,那里已经空置下来了,够宽敞,又没人,最适合在那练习蝶舞漫步。

  刘星当即给任道远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后,带上叶若诗,直奔度假村。

  刚上车没多久,刘星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居然是蔡自然打来的。

  刘星昨天刚去过自然酒坊,把自然酒坊的酒全部收完了,并且还跟蔡自然说好了,让他以后不必送酒了,需要的话直接去自然酒坊提,蔡自然这时候打电话来,会有什么事?

  o☆酷N,匠6网唯一√正}¤版),l*其;L他K'都k是$5盗c版9

  蔡自然和刘星的关系还不错,蔡自然的酒,对刘星的帮助也不小,不管蔡自然打电话来什么事,刘星都毫不犹豫地滑动到接听键。

  接通电话后,对面传来的不是蔡自然的声音,而是蔡酒杯着急的声音。

  蔡酒杯:“刘少,不好了!”

  刘星:“什么事,慢慢说,别急!”

  蔡酒杯:“我们自然酒坊今天被人砸了,所有的酿酒设备都被砸坏了!”

  刘星:“谁砸的?”

  蔡酒杯:“不知道,对方来了十个人,身手都很好,我们去阻止,全部被丢到了一边,他们赤手空拳,把所有的东西都砸了!”

  话说到这里,刘星心里一惊,蔡酒杯他们都是一群五大三粗的大小伙,全部被对方丢到一边,对方还赤手空拳地砸坏了所有的酿酒设备,肯定是古武高手无疑,普通人根本做不到。

  刘星心里已经开始有点火了,自然酒坊一直是他的白酒供应商,现在被人砸了,等于打了他的脸,他必须为自然酒坊出头。

  如果真是隐门的人,那就全部干掉,自从刘星知道隐门的一些小门派来世俗是为了捞钱占地盘,等黑魔打来的时候跑到世俗避难时,他心里就生起一股无名之火,一想到到燕京捞钱占地盘的隐门小派,他就想全部干掉他们。

  刘星:“有没有人受伤?”

  蔡酒杯:“都是轻伤,就我爷爷被他们不小心把腿打折了,现在在医院,他不让我们告诉你,是我趁他做接骨手术的时候,偷偷拿他手机打给你的!”

  都把腿打折了还是不小心?刘星冷笑一声,把车速降了下来。

  刘星:“嗯,你做得好,你们在那个医院?等我过来再说,还有,把你的手机号发给我,到医院我打给你!”

  蔡酒杯:“好的,我们在燕京骨科医院!”

  挂了电话,刘星神识观察着前面的路况,转头看向叶若诗,说道:“若诗,自然酒坊被人砸了,连蔡老板腿都被打折了,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自然酒坊和刘星之间的合作关系,叶若诗是知道的,她点点头,说道:“好的!”

  刘星火速开车前往燕京骨科医院,来到燕京骨科医院后,还没等他打电话,便看到蔡酒杯和蔡酒壶在医院门口等他了。

  当看到蔡酒杯和蔡酒壶的那一刻,刘星心里更是冒火,蔡酒杯在电话里说只是受了点轻伤,现在一看,两人完全被揍得皮破脸肿,这还是脸上手上看得见的伤。

  刘星神识往他们身体里一扫,发现他们背上肚子上腿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如果不是年轻力壮皮糙肉厚,估计现在都躺医院了。

  蔡酒杯和蔡酒壶看到刘星和叶若诗,赶紧一瘸一拐地过来打招呼,两人随意瞟了一眼叶若诗的美貌,脸顿时红到了耳根子,他们第一次见到如此美丽的女人,表现得很害羞。

  刘星也没心情调侃他们,直接让他们带路,先去看看蔡自然再说。

  来到蔡自然的病房,刘星先看到一个扎着两条麻花辫的质朴美女,坐在病床边抹眼睛,看到刘星赶紧对刘星点点头,让到一边。

  质朴美女就是蔡酒妹,听到她爷爷的腿被打断了,她立即请假从学校出来,来医院看望她爷爷。

  第一眼见到刘星,蔡酒妹就猜到了刘星的身份,毕竟帮助她家的,就刘星一人,刘星身边还跟着美艳动人的叶若诗,那就更不会猜错了。

  刘星看到蔡自然躺在床上,双腿都打上石膏,身上的小伤也不少,神识扫向蔡自然的双腿,透过石膏和里面的纱布、棉花,发现他的双腿都被打折了。

  刘星心里的火又加了一把,在电话里,蔡酒杯只是说蔡自然的腿被人家不小心打折了,刘星还以为只打折一条腿,现在看到两条腿都被打上石膏了,他心里怎能不火?

  连叶若诗看到蔡自然的惨样,心里都很难受,一个和蔼可亲的老爷爷,被打成这样,她心里都觉得打人的人必须付出代价才行。

  等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找到罪魁祸首,刘星绝对会让他们死得很难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