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泽和四眼小妹感觉房间里有一道精神力波动,脸上同时一惊,正欲出手,却看到刘星的身影缓缓浮现。

  “在下刘星,多谢二位相救!”

  刘星一出现,当即对啊泽和四眼小妹一抱拳,道谢一声,也简单地介绍了自己。

  啊泽点点头,看刘星的眼神有些疑惑,刘星的伤势很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让他很惊讶。

  、+更》新//最《W快R上T酷K匠;网Q

  啊泽说道:“小兄弟,我叫啊泽,这是我师妹赵小妹,小兄弟的手段挺神秘啊,连我都没看出来!”

  刘星摆摆手,他知道啊泽指的是他忽然消失的事情,他说道:“雕虫小技而已,上不得台面。啊泽兄,小弟可是久仰你的大名啊,啊泽造型在华夏路人皆知,啊泽兄你更是各大明星,尤其是女明星心中唯一的造型师,实在令小弟羡慕啊!”

  刘星想慢慢把话题引向采阴补阳上,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把《颠鸾倒凤》里面的采阴补阳传给啊泽,以此拉进和啊泽之间的关系,通过啊泽说话的语气,他感觉啊泽不光没有架子,而且并非凶神恶煞之辈,值得一交。

  提到这茬,啊泽很是开心,笑得很灿烂,说道:“其实我和她们……”

  “哼!”

  啊泽还没说完,赵小妹就冷哼一声,打断他,然后说道:“不过就是以做造型为借口,找女人采阴补阳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

  “哦?”

  刘星故意装作吃惊的样子,说道:“啊泽兄,想不到你艳福不浅啊,提到采阴补阳,小弟这里刚好有关于采阴补阳的功法,不过小弟不适合修炼,不知道啊泽兄感不感兴趣?”

  啊泽一听到有采阴补阳的功法,立即两眼放光,抓住刘星的衣袖,很是激动地说道:“小兄弟,你那是什么功法,拿出来看看,我这里也有一些关于采阴补阳的资料,我们可以交流交流!”

  啊泽会采阴补阳之术,完全是在一本古老的典籍上东拼西凑学来的,虽然不太靠谱,但经过他不懈的尝试和改版,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他总感觉差些什么。

  现在刘星居然有采阴补阳的功法,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希望能从中吸取一些精华,让自己的采阴补阳之术更进一步。

  赵小妹对着刘星和啊泽翻了个白眼,眼里很是不屑,扭过头去,说道:“真是无语,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两个都不是好东西,一丘之貉!”

  见刘星脸上有些尴尬,啊泽笑着说道:“小兄弟,别管她,她就是羡慕嫉妒恨,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刘星无奈地笑笑,说道:“啊泽兄,我全记在心里了,我就把修炼的口诀和方法写出来给你看看吧!”

  刘星说完,神识一扫,手中多了一张白纸,和一支2B铅笔,刷刷刷刷地在纸上写着,虽然他的手真气不能流通,但他写字的速度依然很快。

  两分钟不到,刘星将一张正反面都写得密密麻麻的纸递到啊泽面前,说道:“啊泽兄,就这个,你先自己研究研究!”

  “好的好的,多谢小兄弟!”

  啊泽随意地接过去,看了一眼后,笑容僵住了,脸色大变,变得异常震惊,他发现刘星给他看的这采阴补阳之术,简直太强悍了,比他的采阴补阳之术强悍一万倍。

  他拿着刘星写给他的采阴补阳之术,如痴如醉地研究着,脸上全是痴迷的笑容,专心致志,不再理会身边的一切,想象和女人采阴补阳时的各种姿势,偶尔吞吞口水,连下身越来越鼓也不知道。

  见啊泽在专心研究采阴补阳之术,刘星便把目光看向赵小妹,寻思着该如何做,才能拉近他和赵小妹之间的距离。

  赵小妹感应很灵敏,刘星看向她,她立刻就知道了,转过头来,瞪了刘星一眼,没好气地说道:“看什么看?是不是皮痒了?”

  刘星赶紧说道:“没有没有,我这里有一份小小的心意,想要送给你,以报答你对我的救命之恩!”

  赵小妹眼里全是不屑一顾的表情,淡淡地说道:“不需要,救你只是举手之劳,如果知道你身上有采阴补阳的功法,我当时是绝对不会出手的,以免救下了一个人渣!”

  卧槽!!!

  刘星心里很火,却又不敢发,心想,老子有采阴补阳的功法怎么了,老子又没去采补谁,咋就变成人渣了?再说了,就算老子去采补,那也是采补别人啊,管你吊事。

  不过这话刘星只能在心里想想,赵小妹的恐怖,他是知道的。

  刘星厚着老脸,笑着说道:“你误会了,你先看看我给你的礼物再说,保证你会喜欢的!”

  “哼!”

  赵小妹冷哼一声,小脑袋扭向一边,没说拒绝,说明她心里也是有一些期待的。

  刘星神识一扫,在恒界里挑了半天,终于把目标定在上百箱樱桃上,这里面的樱桃一颗颗晶莹剔透,鲜艳得似乎能滴出水来,一颗一颗红得发亮,美轮美奂。

  刘星一伸手,神识一扫,手中多了一箱樱桃,他打开包装后,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味飘出,赵小妹闻到清香后,欲罢不能,立即转过身来,盯着大眼睛看向刘星手里的一箱樱桃。

  赵小妹又深呼吸几口,然后一伸手,说道:“礼物我收下了,给我拿过来!”

  刘星脸上一喜,乖乖把一箱樱桃递到赵小妹面前,赵小妹随意拿出一颗,当即送入玉口之中,半响过后,她无比震惊和欢喜,开始自顾自地吃着,不再理会刘星。

  啊泽在研究采阴补阳的修炼之法,赵小妹在自顾自地吃着樱桃,没人理刘星,刘星只能无奈地坐在一边,看着两人,耐心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赵小妹忽然“呜呜哇哇呜呜哇哇”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往嘴里塞着樱桃,眼泪哗啦啦地流,把刘星吓了一跳。

  刘星看向赵小妹,发现赵小妹只是单纯的大哭,也许是喜极而泣,并不要紧,并没有理会。

  正在专心研究采阴补阳修炼之法的啊泽,忽然抬起头来,看到赵小妹在哭,他心里一疼,赶紧站起来,想要去问问怎么回事,安慰一下赵小妹。

  啊泽刚站起来,由于站起来的速度有点猛了,只听“咔嚓”一声,啊泽的裤裆被顶裂开了,大肉棒和花花绿绿的裤衩顶了出来。

  啊泽脸上一热,赶紧坐下,也不敢大声嚷嚷,怕引来赵小妹的关注,看到他的丑样,而赵小妹依旧在那哭着,留着眼泪,不停地往嘴里塞着樱桃,连核都不吐,嚼得“咔嚓咔嚓”地响。

  啊泽对刘星招招手,刘星忍住笑意,赶紧凑上去,啊泽小声在他耳边说道:“我师妹怎么了,为何吃着樱桃,还哭的如此伤心?”

  刘星小声回道:“啊泽兄,她没事,只是那樱桃太美味可口了,她是喜极而泣!”

  啊泽点点头,小声说道:“交给你一个任务,想办法把她的哭声止住,眼泪止住,快点!”

  刘星有些疑惑,不明白啊泽让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于是小声说道:“啊泽兄,是不是她的哭声打扰到你了?”

  啊泽摇摇头,小声说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女人的眼泪是她脑子里进的水,千万不要让她流眼泪,万一她眼泪流光了,那就难对付了,快去!”

  这什么意思?这那跟那啊?

  刘星一头雾水,不过他感觉啊泽说的有点道理,还是立即走过去,边走边扫出两箱樱桃抱着,走到赵小妹面前,说道:“你不哭,擦干眼泪,这两箱樱桃就是你的!”

  赵小妹抬起头来,立即止住哭声,擦干眼泪,一伸手,刘星怀里抱着的两箱樱桃已经被她拿走。

  赵小妹刚刚确实是喜极而泣,女人的心思和做法,有时候很古怪,想哭就哭想停就停,刘星完全不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平凡老蜗牛说:

谢谢九堡陈冠希解封,谢谢福杂打赏,谢谢支持,老蜗牛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