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泽最显眼的地方,除了他帅气无比的外表以外,就是他腰间的红色皮带,若是仔细分辨,便会发现那是一柄红色的软剑。

  啊泽进来后,看向躺在沙发上的刘星,轻轻一挥手,一道无形风刃飞出,将刘星衣服的钮扣全部破开,将衣服吹到一边,让刘星的双肩裸露出来。

  啊泽微微皱着眉头,又是轻轻一挥手,两道无形的风刃飞出,刘星的裤子从大腿处以下全部破碎,碎屑飞到一边,将他碎掉的膝盖裸露出来。

  此刻的刘星,双肩已经乌黑,高高的肿胀起来,双手因为血液循环不畅,已经乌青乌青的,没有任何血色,双膝更是一片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啊泽看向四眼小妹,说道:“小妹,你说他就是帮忙收拾小日本的年轻人?”

  四眼小妹点点头,说道:“嗯,可惜实力太低了,被那个棒子给弄惨了!”

  啊泽用有些责怪的语气说道:“小妹,他既然之前帮了忙,就算是我们的恩人,在棒子对他动手的时候,你应该早点出手才对啊,咋让他被棒子弄成这副惨样?”

  四眼小妹满不在乎,用老气横秋的语气说道:“年轻人,吃苦当吃补,让他吃点苦头,对他今后的成长有帮助,对了,他现在昏迷不醒,已经失去意识,你赶紧先想办法让他醒来吧!”

  “这还不简单?”

  啊泽潇洒地笑着,一手伸向刘星的乌黑肿胀的肩膀,轻轻按了一下。

  “嗷呜~~~”

  无比剧烈的疼痛,让昏迷不醒的刘星惨叫一声,腰弯得像煮熟的大虾,双眼一睁,还以为他要醒来了,却见他一翻白眼,倒在沙发上,又晕死过去!

  四眼小妹瞪了啊泽一眼,说道:“啊泽,我说你办事能不能靠谱点,人没弄醒,反而又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晕死过去,你是不是故意的?”

  “嘿嘿,不好意思,按轻了,我再来一次!”

  啊泽笑得很真诚,又将手伸到刘星乌黑肿胀的肩膀上,稍微用力慢慢按了下去,刘星乌黑肿胀的肩膀就像松软的馒头一样,被啊泽的手一按,慢慢陷了下去。

  “嗷呜~~~喔~喔~喔~~~嗷呜~~~操~”

  刘星惨叫连连,弯腰坐起,连痛晕过去的机会都没有,最后骂了一个“操”字,终于醒了过来。

  啊泽看着刘星,笑容很灿烂,有些欣喜地说道:“小兄弟,你醒了?”

  “我……”

  刘星看到眼前英俊潇洒的帅哥,欲哭无泪,哑口无言,人家让他醒来,虽说手段过分了些,但他总不能恶语相向吧?

  刘星一闭眼,不停地深呼吸,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急需恢复,也没时间询问什么,直接对啊泽和四眼小妹说道:“多谢相救,容我消失一会儿,先把伤势恢复,再来拜谢二位!”

  刘星说完,来不及去管是否暴露了自己的底牌,留下一丝神识,关注着四眼小妹和啊泽,然后立即用神识包裹住自己的身体,往恒界一带,终于如愿以偿地进入恒界之中。

  进入恒界之中,刘星便看到叶小米像个神经病一样,在恒界里跑来跑去的,嘴里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刘星懒得理她,对于在危急时刻进不去恒界的事情,刘星相信叶小米肯定知道,也肯定能解决。

  但叶小米为何当时会不管他,他也懒得问了,也没心情去质问叶小米,该说的,叶小米会自己对他说,他立即开始恢复自己的伤势。

  刘星忽然就消失了,无影无踪,啊泽和四眼小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没反应过来。

  良久之后,啊泽才开口说道:“小妹,我刚刚感觉这小家伙的精神力波动了一下,然后就活生生地消失了,这什么情况?他有这么厉害的本事,直接消失就可以了,为何会让棒子打成那样呢?”

  四眼小妹若有所思,说道:“这小家伙确实不一般,我们的精神力,只是提升了我们的反应能力和感应能力,别人出招可以及时应对,危险来临能提前预知,但他的精神力,似乎和我们不一样,还多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功能!”

  四眼小妹顿了顿,继续说道:“韩国的天阶棒子在和他动手的过程中,他的精神力刚有波动,棒子的精神力就立即将他的身体覆盖,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导致他无法用自己的精神力来完成某些事情,比如像现在这样忽然消失,以此逃脱!”

  啊泽一摸四眼小妹的脑袋,说道:“小妹真聪明,晚上……”

  “啊泽你个混蛋,你给姑奶奶死远点,滚!”

  酷匠网首@B发◎S

  四眼小妹立即炸毛,怒吼一声,一把拍开啊泽的手,继续说道:“拿开你的臭手,再摸姑奶奶的头,姑奶奶卵都给你打爆,看你还有没有本事研究采阴补阳!”

  啊泽也不在嬉皮笑脸了,抬头挺胸,一本正经地说道:“小师妹,不是二师兄说你,你都四十好几了,连男人碰一下都受不了,以后怎么嫁人啊,难道你准备孤独终老?”

  四眼小妹白了啊泽一眼,小脑袋偏向一边,说道:“孤独终老也比你四处采花强,啊泽,奉劝你一句,小心点,别哪天死在女人肚皮上,不光丢我们云霄宗的脸,连我们云霄三杰的名声都会被你败光!”

  啊泽面不改色,正气凛然地说道:“你懂个屁,没有师兄我,多少美丽娇艳的女人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女人真正的幸福是什么!”

  四眼小妹又对啊泽翻了个白眼,并不说话,啊泽继续说道:“再说了,你自己看看,十几年前出山的时候,我们三人都是地阶后期大圆满,现在我都天阶中期了,大师兄的修为肯定比我高,就你才是天阶初期巅峰,丢人的是你吧?”

  “丢你大爷!”

  四眼小妹脸色一变,骂了一句,立即站起身来一摸腰间,一柄细长的软剑出现在她手中,软剑通体散发出幽幽蓝光,整柄剑都是蓝色的,犹如蓝宝石打造而成,看起来光彩夺目。

  “去死!”

  四眼小妹毫不客气,她最讨厌别人说她实力低,就算是她师兄,她也毫不客气,对着啊泽一剑刺出。

  啊泽大惊,身影化为一道残影飞身冲出窗外,一道半米长宽的蓝光紧追在残影背后,但残影的速度太快,蓝光根本追不上,残影灵巧的飞出窗外,蓝光却撞到窗户上,“砰”的一声,将整个窗户的门框和玻璃全部轰成粉末,飘散开来。

  粉末飘散后,啊泽的身影又出现在窗口,啊泽苦笑一下,说道:“小妹,既然你连天阶神兵蓝云剑都出动了,那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较量一下,你破坏的是我的产业,我还得花钱修呢,敢不敢去啊?”

  “懒得理你,你要是再说姑奶奶我实力低,我将你这啊泽造型全部变成粉末!”

  四眼小妹将蓝云剑重新收回腰间,蓝云剑像一条蓝色的皮带一样,根本很蓝分辨出它就是一柄剑。

  啊泽摇摇头,重新回到房间里,对自己这个小师妹,他有些头疼,打也打不得,说她她也不听,看起来萌萌哒,脾气却很暴躁,发起火来像一条小暴龙似的,四处搞破坏。

  刘星在恒界里疗伤,对外界的一切一清二楚,他知道英俊帅气的男人就是啊泽,而那萌萌哒的四眼小妹是啊泽的师妹,他们还有一个神秘大师兄。

  啊泽天阶中期修为,四眼小妹天阶初期巅峰,这两人的实力,着实把刘星吓了一跳。

  神秘调查局的两个胖老头才天阶初期,而这两人的实力居然比那两个胖老头还高,又是隐门的人,隐藏在世俗之中,实在令他心里十分担忧。

  他和隐门的四大门派已经结下不解之仇,不知道算不算和隐门所有的门派为敌,如果算的话,那得离啊泽和四眼小妹远点,万一他们发觉他的身份,一个手指就能碾死他。

  四眼小妹随意刺出的那一剑,刘星自认如果自己去面对的话,肯定会被轰成粉末,他可没有啊泽那么快的身法。

  如果隐门之间并非同气连枝、一致对外的话,那倒是可以试着拉拢一下啊泽和四眼小妹,听他们的对话,啊泽在研究采阴补阳之术,刚好他也有采阴补阳的功法,还是来自神界的神级功法,肯定流弊得不要不要的。

  若是投其所好,将采阴补阳的功法传给啊泽,就算啊泽不能站在他这一边,也决计不会和他成为敌人。

  至于萌萌哒的四眼小妹,多给她送些恒界里拿出的水果,应该可以博得她的欢喜,女人嘛,还没见过几个不对极品美味的、赏心悦目的东西不感兴趣。

  外界一个小时后,刘星的伤势全部恢复,唯一令他头疼的是,他双肩的经脉全部粉碎,双手虽然可以正常活动,但真气无法流通。

  如果没有办法恢复粉碎的经脉,那他的双手算是彻底废了,无边拳影、剑刺龙眼、一剑游龙、各种法术等都不可以用了。

  如何恢复经脉的事情,刘星暂且放到一边,啊泽和四眼小妹还在外面等着,他必须出去探探情况才行。

  刘星重新扫一套红色的西服换上,神识一裹,出现在啊泽和四眼小妹所在的房间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平凡老蜗牛说:

特别加更,谢谢九堡陈冠希精油打赏,老蜗牛在此拜谢,同时感谢今天解封的用和,一生有你,张总,谢谢支持,谢谢啊泽,用和打赏,谢谢支持,老蜗牛拜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