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即将被对方一剑破开脑袋,刘星一咬牙,加速运转体内的真气,强行举剑去挡。

  “当!”

  一声响亮的碰撞声传来,刘星勉强挡住了对方强劲的一剑,感受到剑柄强大的力道传来,刘星双臂一麻,那股力道传到脚下,脚下的水泥地面直接被踩出两个半尺来深的脚印。

  刘星暗道:好强!

  刘星退出好几步,才将对方的力道卸掉,再看手中的长剑,剑身有一个明显的缺口。

  宋允贤看到这一幕,捏着粉嫩的拳头,冷哼一声,脸上全是得意之色,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明叔则是深深地皱着眉头,他昨天和刘星交过手,刘星的实力只不过是玄阶中期巅峰,一天不见,刘星的实力已经变成地阶初期,让他难以想明白。

  他以为,刘星昨天和他动手的时候,有意隐藏了自身实力。

  可是,自身实力一般是隐藏不住的,古武者只要运转内力,实力就会暴露无遗,难道说,刘星是自己突破的?

  一夜之间,从玄阶中期巅峰突破到地阶,这根本不可能,明叔更加疑惑不解了。

  中年人依旧立剑在胸前,踏出两步,再次出现在刘星前面,又是一剑劈下。

  对方剑势凶猛,刘星不再去想如何避开,又将手中的长剑往上一挡。

  “当!”

  “哐啷~”

  一声响亮的碰撞声传来,刘星手中的长剑被对方从中劈断,剑尖的一截掉到地上,他接连后退了五六步,这才将对方的力道卸掉。

  刘星双臂微微颤抖,额头冒汗,对方这一剑,比第一剑更是厉害,也许,对方还未尽全力,他将手中的断剑扔到地上,神识一扫,手中再次出现一柄长剑。

  宋允贤等人见刘星如同变戏法一般,手中便多了一柄长剑,都是一头雾水,疑惑不解。

  _N酷bo匠y网¤首R发

  刚开始刘星手中莫名其妙地多了一柄长剑,他们就觉得有些奇怪,但并未放在心上,毕竟刘星是古武高手,身上藏一柄剑没什么好奇怪的。

  现在刘星手中又多了一柄长剑,他们完全感觉到不可思议、匪夷所思。

  刘星心里苦啊,还没出招,就被对方劈了两剑,连手中的长剑都断了,可见,对方肯定还没尽全力。

  中年人踏出两三步,再次出现在刘星面前,刘星眼神一凝,一招剑刺龙眼直接刺向中年人的心脏,心想,不能再让对方压着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剑刺龙眼!”

  刘星低吼一句,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

  “当”的一声,刘星发长剑被中年人用剑身挡住,再不能前进一点,而刘星的后劲还在,他刺出的长剑立即弯曲,变成一个圆弧,又是“当”的一声,他手中的长剑直接断掉,掉在地上。

  刘星大惊,连续后退数步,以免遭到中年人的突然袭击。

  他心想,卧槽,他娘亲的,这长剑质量也太差了吧?还出自隐门,简直就是垃圾,我呸,看来,得赶紧去寻找打造飞剑的材料。

  不用想都知道,飞剑的质量,绝对比普通的长剑要好。

  这时候,宋允贤站了起来,用地道的韩语对正在和刘星战斗的中年人说道:“奎叔,别跟他玩了,断了他的手脚,看他给不给我下跪求饶!”

  叫奎叔的中年人点点头,轻轻握紧立在胸前的长剑,快步向刘星移去。

  宋允贤站起来说了几句,刘星虽说不知道她说什么,但他知道宋允贤肯定没安好心,见中年人快步朝他走过来,他神识一扫,一柄长剑出现在手中,中年人还没到他跟前,他的长剑已经刺出。

  “一剑游龙!”

  中年人见刘星的长剑由远及近,他漫不经心地笑笑,长剑未动,身影却移动了一下,按他看到的刘星出剑的轨迹,这一剑是刺向他的喉咙的,他的剑已经就位,只等刘星的长剑刺到他的剑身上,他在侍机出手,一剑将刘星拿下。

  眼看刘星的长剑即将刺到他的长剑身,刘星的长剑却是往下一移,一剑刺向他的肚子,中年人脸色一变,暗道不好,来不及去挡,赶紧躲。

  他没想到,原本因为刘星的长剑去势将尽,却还能变招,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怪异的剑法。

  “想躲?没那么容易!”

  刘星在追击中,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加速无边腿影,朝中年人的肚子刺去。

  中年人见刘星忽然加速,又是一惊,眼看就要被刘星刺中,他也懒得去想怎么化解了,一边后退,一边朝刘星的脑袋劈出一剑。

  刘星的长剑方向未变,身体却是往右一偏倒,中年人的长剑劈了个空,而刘星的长剑已经刺进中年人的肚子里一寸来深,他身影在往左一移,一剑将中年人的肚子横向破开。

  “刘师弟!”

  一声无比紧张的韩语传来,刘星还没回头,就刚觉背上有两道劲风打来,他知道,定是另外两个中年人出手了。

  刘星长剑一收,也不回头,一道御风术打出,身体迅速往前一飘,躲开身后劈来的两道长剑,对准被他刺伤的中年人胸口,连踢十几脚,在空中一个颠倒,转过身来,稳稳地站在地上。

  “六师弟!你没事吧?”

  后面的两个中年人没有继续追击刘星,而是扶起被刘星踢倒在地的,他们的六师弟。

  “奎叔,你没事吧?”

  宋允贤大惊失色,她想不到一直被压着打的刘星,居然能伤到她的奎叔,她紧张地跑了过来。

  奎叔被扶了起来,喷出一大口鲜血,肚子被刘星的长剑横向划出一个长长的大口子,血流不止,肠子都往外流出来了,吊在他肚子上,看起来很是血腥、很是恐怖。

  “奎叔~”

  宋允贤无比心痛,悲痛地叫了一声,眼泪忍不住哗啦啦地流了出来,奎叔是为了她,才被刘星刺伤的,她看向刘星,心里对刘星的怨恨更加深了!

  “三十六,先扶你六师兄去沙发上疗伤止血,我们来对付他!”

  一个中年人对明叔交待了一句,明叔点点头,立即和宋允贤一起,扶着受伤的明叔走向沙发那边。

  留下来的两个中年人,冷冷地看着刘星,慢慢抽出手里的长剑。

  他们本以为,好好教训刘星一下,让刘星给宋允贤认错道歉,让宋允贤出一下气,大家便相安无事,谁知刘星修为只不过是地阶初期,竟然能将他们的六师弟打成重伤,还差点伤了性命。

  刘星年纪轻轻,修为如此可怕,出手如此狠辣,才地阶初期,使出的剑技却能和地阶中期剑技,甚至地阶后期的剑技相媲美,身法也是极其灵活,留下来,绝对是个祸患,既然大家已经撕破脸皮,他们决定全力出手,击杀刘星。

  “去死!”

  两个中年人的长剑拔出,像之前的奎叔一样,立剑在胸前,快速踏出几步,已经来到刘星身前,双剑齐齐劈下,对准刘星的两边肩膀,他们想先将刘星的双臂劈掉再说。

  “不要脸!”

  见两个地阶后期巅峰的高手联手对付自己,刘星喝骂了一句后,正准备使用御风术后退,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被两人的内力锁定了,无论怎么躲避,两人的双剑都会劈到他的双肩上。

  刘星脸色一变,心跳加速,心里大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