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进入恒界,直接对着虚空喊道:“师父,你在哪,快出来,徒儿心里有很多疑惑,需要师父您老人家出来解答一下!”

  刘星在大喊大叫的时候,眼睛的余光一直关注着,在床上独自练习走路的叶小米。

  从上次他为小婴儿滋养身体,最后体内的阳气差点被小婴儿吸光,而破天神祖自打那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在经历后面的种种事情,他心中有一个疯狂而又有根有据的猜想!

  小婴儿复活后第一次出现,便对美女表现得无比的痴迷,总是爱占美女的小便宜,这根本就不符合小婴儿的状态。

  接下来,小婴儿的表现太过出色,比传说中的神童还出色,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所具备的。

  再接下来,短短几天时间,小婴儿居然连路都会走了,虽然还不太稳,但确实会走了,虽然说恒界里的时间流速是外界的十倍,但也没有那么夸张。

  再接下来,破天神祖的两次口误,已及小婴儿恐怖的杀伤力,还有身上的幽魂之火,再次暴露出小婴儿跟破天神祖绝对有莫大的关联。

  种种迹象连在一起,只有一个解释能解释得通,那就是:破天神祖已经夺舍重生,而现在的小婴儿叶小米,就是破天神祖。

  虽然刘星心里无比忐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变成叶小米的破天神祖,但他知道,他不管如何想,都必须面对这个事实。

  果然,刘星喊过之后,正在练习走路的叶小米脚步顿了一下,微微一笑,又很快恢复正常,但刘星的脑海中,随即出现破天神祖的传音。

  只听破天神祖传音道:“小子,你想问什么就问吧,为师为了救你,消耗了太多的魂力,现在需要好好静养,没事你最好不要打扰为师!”

  刘星心里已经有底了,再次试探着问道:“师父,你出来吧,徒儿好久没见过你了,想看看你!”

  破天神祖又传音道:“不行,为师现在正在休养,不能现身!”

  刘星嘴角一扬,也不再问什么,转身朝叶小米走去。

  破天神祖赶紧传音道:“小子,你走来走去的干嘛?要问什么赶紧问,不然为师休养身体去了,你想问都没人回答!”

  “是吗?”

  刘星冷笑一声,继续说道:“那你去休养吧,有叶小米陪着我,我就知足了!”

  刘星说完,已经来到叶小米身边,伸手朝叶小米抓去,一把捏住叶小米小喉咙,提了起来,任由叶小米脚踢手抓,慢慢加大力度。

  破天神祖焦急的声音在刘星脑海里想起:“小子,你疯了?你要干嘛?赶紧放下叶小米,老夫好不容易才救活她,你这是干嘛呢?快点放手!”

  “哼!”

  刘星冷哼一声,不但没放手,反而加大了力道,叶小米脸色已经发紫,手脚抓和踢的力道越来越小,随时可能会挂掉的样子。

  刘星盯着叶小米,说道:“师父,别装了,我知道叶小米就是你,枉我为叶小米付出那么多,到头来,却为你做了嫁衣,你居然还隐瞒我这么长的时间,呵呵,你这师父,当的可真是合格啊!”

  破天神祖没有继续传音,刘星已经把话挑明了,他知道,再隐瞒下去,已于事无补,没有任何意义,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刘星居然发现得这么快。

  见破天神祖依旧不言不语,刘星再次加大力道,叶小米的脑袋已经变成黑紫色,手脚已经不再动作,呼吸全无,但刘星毫不担心,他坚信叶小米就是破天神祖,绝对没那么容易挂掉。

  破天神祖还是不回应,刘星又加大一点力度,叶小米的脖子,随时可能被他捏断,他对着叶小米说道:“师父,还不承认吗?难道,你真想让我捏死你?你好不容易才夺舍重生,难道你不想继续活下去?那徒儿可就不客气了!”

  “慢!”

  刘星刚准备用力捏断叶小米的脖子,脑袋里却传来破天神祖的声音:“罢了罢了,实话告诉你吧,叶小米就是为师,为师就是叶小米,你再不松开为师,为师会给你一点深刻的教训,让你小子长长记性,让你知道什么叫尊师重道!”

  刘星听罢,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松手,他还真怕破天神祖冷不防给他来一下,破天神祖的手段,他还是不敢轻易尝试。

  “唉!”

  刘星苦笑一下,叹息一声,虽然证实了叶小米就是破天神祖,但他也不能将叶小米怎么样,先不说能不能收拾得了叶小米,光凭叶小米现在是他师父,他也不能把叶小米怎么样。

  叶小米一屁股坐到床上,甩甩脑袋,原本已经黑紫的脑袋,立即恢复正常,她用大眼睛盯着刘星,看得刘星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

  叶小米还不会说话,她直接对刘星传音道:“小子,居然敢对为师动手,大逆不道啊,要不是看在你曾经对为师还算孝敬,对叶小米还算有些帮助,为师现在就废了你,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给为师道歉?”

  刘星心里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但也不好说什么,当即对着叶小米鞠了一躬,恭恭敬敬地说道:“师父,对不起,刚刚是徒儿冒犯了师父,徒儿知错了,还请师父原谅!”

  叶小米小手挥了挥,传音道:“罢了罢了,为师原谅你了,说吧,想问什么,回答完,为师还忙着练习走路呢,等今天把走路学会了,为师明天开始学习说话,忙着呢!”

  刘星感觉叶小米虽然不会说话,但传音挺厉害的,他对叶小米的传音很感兴趣,于是问叶小米道:“师父,感觉你的传音术很屌啊,能不能教我传音?”

  叶小米对刘星翻了翻白玉,传音道:“以后对为师说话别带“屌”,也不要带难听的字眼,为师现在是女的,和女的说话要礼貌。至于传音,没什么了不起的,这叫真气传音,你也可以将真气投入到神海,想着想说的话,然后用神识带动,直接将那一缕真气传到对方的神海里就可以了!”

  刘星听完,一脸懵B,问叶小米:“师父,如何幻化?”

  叶小米又白了刘星一眼,说道:“很简单,为师再为你详细解答一次,你将一缕真气投放到自己的神海里面(也就是脑海),想说什么话直接想,在想的同时,将神海里的一缕真气穿送到对方的神海里,便可以了!”

  刘星若有所思,他打算尝试一下,于是小心翼翼地将一缕真气投放到自己的神海里,然后想道:“师父,是这样吗?能听到我说话吗?”

  在想的同时,刘星将神海中的那缕真气,用神识带动,直接传输到叶小米的神海里。

  叶小米很快传音过来:“小子,学得蛮快的嘛,不错,就是这样!”

  刘星想不到第一次练习真气传音,居然可以,于是他继续给叶小米真气传音道:“师父,我想问一下,为何我们明明进入恒界好些天了,但出来后,时间居然才过去一个小时不到,这是怎么回事呢?”

  叶小米偏着小脑袋,想了想,传音道:“你们有句老话叫:天上一天,人间一年。结界和外界有时间差,就如同恒界和外界,时间流速是不一样的,结界和外界的时间流速也不相同,这样说,你可以理解吧?”

  刘星点点头,这样解释,倒说得过去,佛家有云:一秒就是永恒。

  `酷c!匠网正@版k首(+发a

  所以结界和外界的时间相差甚远,刘星能想明白,只是他心里还有一个疑问想不明白。

  那就是,当初那些尸体全部化成颜色各异的光芒,最后凝聚成色彩各异的小球,叶小米让他将那些小球全部收进恒界之中,那些颜色各异的小球,到底有何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平凡老蜗牛说:

谢谢铭铭解封,谢谢没忘记,寒江雪打赏,谢谢支持,老蜗牛拜谢,谢谢神手,花开半夏送挖挖,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