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接通电话后,对面传来一个老外的声音,只听对方用生硬的中文说道:“刘先生,叶小姐和她的保镖在我们这里做客,她们说不认得回家的路,麻烦您过来接一下她们,好吗?”

  刘星咬牙切齿,逼出来两个字:“地点!”

  对方说道:“燕京,凤凰大厦楼顶,刘先生,叶小姐说她只想看到你一人过来,如果有其他人跟来的话,她会不开心的!”

  刘星说道:“好!”

  挂了电话,刘星脸色阴沉,对方的陷阱已经设好,就等他过去跳入,但他明知道去了凶多吉少,却也必须要去。

  叶凌天问道:“刘星,是对方打来的?”

  刘星点点头,说道:“不错,他们让我独自去凤凰大厦楼顶!”

  叶凌天想了想,说道:“要不这样,你先去,我请林青侠的三个师兄晚点到,你尽量拖延一下时间,确认若诗和华梅安全后,给他们信号,他们去接应你!”

  刘星摇摇头,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很不简单,隐门的人都是直接杀到叶家抢夺养生果加工方法,而他们的高手也不少,但没看到露面,反而绑架了叶若诗和华梅,逼他前去救人。

  这说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估计已经肯定,养生果的加工方法就在刘星手上,或者可以这么说,他们已经肯定,养生果只跟刘星一人有关。

  想要短时间内分析出这么精准而有用的消息,至少说明一点:罗斯柴尔德家族收集资料的本领很强。

  说不定,现在的叶家别墅,已经在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监视之中,如果有人过去接应,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不可能不知道,所以还是先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刘星说道:“爷爷,我一个人去就好,你们放心,无论如何,我一定会把若诗和华梅姐安全地救回来。你们全部留在别墅里,千万不要出去,以防万一!”

  叶凌天无奈地点点头,说道:“那你小心点,如果你们谁出事了,爷爷就算倾家荡产,也要跟罗斯柴尔德家族死磕到底!”

  “我会的爷爷,我先走了!”

  刘星说完,直接出了别墅,开着红色的法拉利,前去凤凰大厦。

  ……

  杨梅走出叶若诗的别墅,委屈而又痛苦的眼泪,顺着她的脸庞淌下,她现在心里一团乱麻,就像一条漂泊在狂风猛吹、巨浪拍打中的小船,急需一个温暖的港湾停靠。

  她最先想起自己的男朋友帕克•希尔顿,从见到帕克•希尔顿的那一刹那起,她就感觉她遇到了真爱,帕克•希尔顿就是她的白马王子,在叶若云的牵线搭桥下,她主动出击、主动献身,主动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帕克•希尔顿。

  当帕克•希尔顿占有她的那一刻,她很痛,她忍不流下眼泪,但她脸上是笑着的,心里是幸福的,她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现在她脸被刘星抽得像猪头一样,牙都打断了四五颗,嘴里的血水还没止住,小肚子被刘星踢了一脚,非常疼痛,不动还好,稍微动一下都痛得要死,小便总是几滴几滴地流出,还带一点血色,根本不受控制。

  现在的她,就像一个在黑夜里受尽折磨的灰姑娘,她需要一个白马王子从天而降,赶走她的痛苦,给她无尽的温暖和光明。

  而帕克•希尔顿,就是她心目中唯一的白马王子!

  她一边摇摇晃晃地走着,一边掏出手机给帕克•希尔顿打电话,下体慢慢的有一些血流出,她完全没感觉。

  电话响了几声后,接通了,在听到帕克•希尔顿声音的那一刻,她像一个委屈的孩子终于找到妈妈一样,啊啊啊啊地,放声大哭起来,仿佛心碎了一般。

  帕克•希尔顿:“亲爱的,别哭,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要他好看!”

  杨梅大哭着,说道:“帕克,刘星打我!”

  帕克•希尔顿:“刘星打你?打得严重吗?”

  杨梅:“啊啊啊,牙都打掉了好几颗,脸都打变形了,小便都打失禁了,好痛,好痛苦,快来救我!”

  帕克•希尔顿:“亲爱的,你别急,你现在在哪?”

  杨梅:“我在我表妹别墅这边,快走到停车的地方了,我好痛苦,快来救我!”

  帕克•希尔顿:“亲爱的,我在开会呢,你先自己去处理一下伤势,我开完会马上就到!”

  酷z&匠网B唯V一正版A,N其%d他b都.*是c盗y%版

  杨梅:“帕克,我快死了,快来救救我吧,我很无助,我需要你!”

  帕克•希尔顿:“哦,好的,我会来的,挂了啊,拜拜!”

  杨梅正想说些什么,帕克•希尔顿已经挂掉电话,她再拨过去,对方提示已关机,打不通了。

  杨梅来到自己车上,开车离开叶若诗的车库,到路边停了下来,不停地给帕克•希尔顿打电话,她相信帕克•希尔顿只是手机没电了,不会不理她。

  打了数十个电话,还是打不通。

  刚开始是关机,后来开机了,刚打过去,响了几声就会被帕克•希尔顿挂掉,再接着打,帕克•希尔顿还是不接,再继续打,每次都听到这几句话:您好,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请稍候再拨……

  她感觉全身上下都有点冷,连拿手机的手都冷得微微颤抖,她没发现,她的下体已经开始流血,血越流越多。

  她心里有些失望,打不通,她就像疯了一样,不停地给帕克•希尔顿发短信,每一条的内容都是:帕克,我爱你,我需要你……

  她发了无数条信息,都没得到回应,终于,手机没电了,她手一抖,手机掉在了座位底下。

  她没去捡手机,她只是不明白,她为何会有这么多泪水,一直不停地从眼里流出来,顺着脸颊淌下。

  良久之后,她感觉小肚子越来越痛,本来刚开始不动不痛的,现在不动都会痛,痛得她脸色发青,嘴唇发紫。

  她感觉下身黏黏糊糊的,伸手一摸,一看,全是血,吓了她一跳。

  她知道自己快不行了,精神已经有点恍惚,她随意用衣袖擦了擦脸,发动车子,在车子没油的时候,终于找到一家普普通通的医院,她刚走到医院门口,便晕倒在地……

  刘星不知道杨梅居然这么惨,就算他知道,他也不会愧疚,当他决定出手抽杨梅的那一刻,他就没想过后悔内疚。

  此刻,刘星已经来到凤凰大厦大门口,他停了下来,神识往大厦楼顶一扫,将楼顶的情况尽收眼底。

  当刘星看到凤凰大厦楼顶的情况后,他脸色一冷,不由自主地握紧拳头。

  凤凰大厦一共三十层楼,楼顶很宽敞,停几辆直升飞机都没问题。

  楼顶边上都装有1.3米高的护栏,护栏上还有20厘米高的钢筋骨架,中间位置,摆了一张沙发和一张茶几,一个身材魁梧英俊潇洒的老外坐在那里,手里摇晃着一杯红酒,偶尔喝一口。

  坐着的老外左右两边,站了两个老外,一个高高瘦瘦,一个高大威猛。

  高大威猛的老外额头还纹了三支金色小箭,中间的一支金色小箭纹在眉心,最长,两边各有一支长度相同的金色小箭,三支金色小箭并排在一起,远远望去,就像一朵金色的小花一样。

  三个老外身前,站着两排黑衣人,他们全部西装革履大墨镜,一个个身材魁梧高大,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偶尔楼顶有风吹过,便会吹得他们裤子唰唰唰的响。

  两排黑衣人一边十人,一边五人,十人那边额头皆纹着一支金色小箭,五人这边额头皆纹着两支金色小箭。

  刘星看到这些人,头皮发麻,这么大的阵势,想要顺利救出叶若诗和华梅,难如登天。

  而叶若诗和华梅,像死狗一样,歪歪斜斜地躺在两排黑衣老外之间,衣着和头发都有些凌乱,生死不知!

  刘星咬咬牙,在心里低吼道:“若诗,等我,相信我,我一定把你和华梅姐救回来!”

  “罗斯柴尔德家族,我刘星对天发誓,若是若诗少一根汗毛,我刘星必屠你满门!”

  刘星踏进凤凰大厦,进入电梯,直接按了最顶层,出了电梯,刘星直接顺着上楼顶的梯子,走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平凡老蜗牛说: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