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青侠是叶家的终极保镖,叶凌天觉得他有必要把叶家目前面临的危机向林青侠说明,免得到时候对手来了,让林青侠措手不及。

  叶凌天说道:“青侠老弟,实不相瞒,因为养生果的事情,叶家面临两大危机,可能会很棘手,迫不得已,才发了江湖令,还望青侠老弟理解!”

  林青侠摆摆手,说道:“江湖令已发,叶家的安慰,便是我的分内之事,叶兄请详细讲讲两大危机吧!”

  叶凌天点点头,将四大隐门和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事情,一一给林青侠分析了一遍。

  林青侠听完,脸色不变,淡淡地说道:“叶兄,此事确实有些棘手,不过你放心,这些日子,我会一直住在叶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直至叶家危机解除为止,我想,一个月肯定够了吧,门派的意思是守护世家一个月,如果不够,我会看情况给门派说一下!”

  叶凌天笑着,对林青侠一抱拳,说道:“那就拜托青侠老弟了!”

  林青侠点点头,偶然看到客厅里放了一个大白桶,不知道里面装的是酒还是水,或者说是其它东西。

  叶家作为燕京的世家之一,自然不可能将普通的东西置于客厅里面,于是林青侠指着大白桶,好奇地问道:“叶兄,冒昧问一句,这白桶里面装的是何物?”

  叶凌天看向大白桶,笑道:“老弟,这是我孙女婿留给我孙女喝的酒,我孙女之前喝了一些,回房间休息去了,她说过,这酒我们也可以喝一点!”

  林青侠脸上一喜,一看就知道他是嗜酒之人,只听他说道:“叶兄,这酒,味道如何?”

  叶凌天点点头,说道:“这酒还行吧,世间少有!”

  林青侠脸色大喜,叶凌天作为叶家之主,说话肯定不会故意夸大其词,既然叶凌天都说是世间少有的酒,那肯定是好酒无疑,林青侠有些心奋地说道:“叶兄,可否赏一碗给我解解渴?”

  叶凌天脸上带着笑意,没说话,转生去厨房拿了一个大碗和一个酒提子过来。

  林青侠看到叶凌天拿个大碗,赶紧摆摆手说道:“叶兄,你这是干嘛?给我来一杯就可以,这么大一碗,老弟我喝不完啊,何必大材小用呢?”

  叶凌天又笑笑,看了林青侠一眼,没说话,放下大碗,打开酒桶盖子,准备打酒出来。

  刚打开酒桶盖子,林青侠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香,光闻着就感觉心旷神怡,欲罢不能,他拼命地嗅着鼻子,脖子伸得很长,不停地吞着口水,不知不觉中,脑袋离酒桶越来越近。

  “啪!”

  就在林青侠鼻子快抵到酒桶里去的时候,只听到“啪”的一声响,吓了他一跳,他不由自主地把脑袋收回来。

  %酷。^匠9/网C正'{版首‘发{

  叶凌天把酒桶重新盖好,对林青侠说道:“老弟,不要闻了,酒已经打好了,赶紧尝尝吧!”

  林青侠这才反应过来,看到茶几上放着一大碗酒,他忍不住端起来,话都没说,就猛喝了一口。

  “好酒!”

  喝完一口,林青侠赞不绝口,又喝了一大口。

  “极品美酒!”

  林青侠又赞了一句,继续喝酒!

  “真乃绝世好酒,我林青侠能喝到如此好酒,真乃三生有幸!”

  三口酒过后,林青侠满脸通红,心奋异常,一大碗酒,已经被他喝去一半。

  林青侠小心翼翼将大碗端好,坐下来,小口小口地品着,他感觉,只要天天有如此美酒相伴,别说保护叶家一个月,他甚至愿意守护叶家一辈子,连自己的门派都不想回。

  林青侠,来自世俗之中唯一的一个门派——无极剑宗。

  无极剑宗,由敖无极所创,敖无极本名敖无意,两百年前,敖无意本是隐门内的一散修,后来在隐门内的一处古迹之中,得到一柄无极剑和一本无极剑谱。

  当时,敖无意修为低下,拿着无极剑,被隐门中的一个叫落日宗的门派偶然发现,于是遭到追杀,想要抢夺他的无极剑。

  敖无意逃到一处悬崖边,无路可逃,纵身一跃,跳下悬崖。

  五年后,敖无意忽然出现,一人一剑,屠灭整个落日宗,并从此改名敖无极。

  敖无极屠灭落日宗的做法,遭到当时隐门很多门派的联合攻击,敖无极孤军奋战,最后侥幸杀出重围,冲出隐门,身受重伤,被当时神秘调查局的大长老所救。

  敖无极伤势恢复后,发誓此生再不回隐门,并和当时的神秘调查局大长老商议好,在世俗创建一个门派,将无极剑道传下去,并许下承诺,在神秘调查局需要援手的时候,他会鼎力相助。

  无极剑宗建立的过程中,紧缺资金,于是敖无极打造出十几块江湖令,散发到当时的各大世家,并承诺在世家遭遇危机的时候,可以发出江湖令,无极剑宗便会派人前来解决危机。

  当然,条件就是各大世家必须赞助他创建无极剑宗,并在今后的日子里,每年进贡一部分财物给无极剑宗。

  这,就是所谓的终极保镖的由来。

  叶凌天看着林青侠喝得如此痛快,心里很高兴,他知道,刘星的这种酒应该很多,只要林青侠喜欢,那别说一个月,就算一个月到了,如果叶家危机还没解除的话,说不定林青侠会自己想办法留下来。

  很快,林青侠便将一大碗酒全部喝光,他双颊通红,稍微有些醉意,心奋异常,眼睛盯着装酒的大白桶,意犹未尽!

  叶凌天看得出来,林青侠还想喝,于是他说道:“青侠老弟,如果还不过瘾,我再给你来一碗!”

  林青侠摇摇头说道:“不了老哥,这酒虽说极品,但不能喝太多,听你一说,现在是关键时期,大意不得,必须随时保持清醒,不然容易坏事儿!”

  叶凌天点点头,说道:“也是,你看刚刚就有人来找麻烦,还好解决了,所以还是小心点好!”

  林青侠本来就是开朗之人,现在喝了一大碗酒,更是心奋,和叶凌天天南海北地聊着,时不时地往装酒的大白桶看一眼,吞吞口水。

  另一边,白龙使已经回到玉家,焦急地在大厅里转来转去,等着黑龙使等人回来,只是已经等到晚上七点了,还是不见黑龙使等人的身影。

  白龙使知道,黑龙使他们已经回不来了。

  白龙使当即给门派派来燕京的高手打电话,告知这边发生的一切,也得到一个消息,门派的高手明天一早就会来到燕京。

  白龙使打完电话,回房间休息去了,只等门派的高手到来后,再一起商量对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平凡老蜗牛说:

第一更,谢谢帮主,啊泽解封,谢谢Tim,用和,淡定从容,高手的寂寞打赏,老蜗牛在此拜谢,谢谢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