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义堂总堂,大厅里,坐着十几个人。

  左右护法、青龙堂堂主以及座下四大战将、白虎堂堂主以及座下四大战将,都在其中,唯有主位上空空如也,不见任道远的身影,也不见朱雀堂任何一个人的身影。

  左护法慢慢喝着茶,忽然喝进去一小块茶叶的茶渣,来不及吐出,被他喝进肚子里。

  左护法脸色一变,忽然大怒,将茶杯砸到大厅里,破口大骂道:“这狗日的任道远,说有要事相商,大晚上的,让大家在总堂开会,老子给他面子来了,TM的他居然到现在还不见踪影,电话也打不通,他到底什么意思?”

  右护法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左护法,劝说道:“左护法,息怒,既然来了,那就再等等看,说不定用不了多久,任道远就要到了!”

  “操!”

  左护法骂了一句,一掌将身边的茶几拍得四分五裂,然后伸手往前一指,指着原来朱雀堂堂主坐的位置,大骂道:“你们看看,连朱雀那贱人都没来,听说她去接近刘星,今天回来了,老子都亲自打电话给她,让她过来汇报一下情况,TM的她居然也没来,胆子也太大了吧!”

  这回右护法没劝说左护法,他依旧微微皱着眉头,这两天西门夏辉就会带着门派的高手回到燕京,在这关键时刻,聚义堂居然像是一盘散沙一般,任道远说开会开会,现在还不见人影,朱雀也牛叉得不行,连他和左护法的话都不听,他心里隐隐有些担忧,这似乎是一种不祥的征兆啊!

  见没人理会,左护法又继续骂道:“TM的,我看任道远和朱雀那贱人都不想活了,等少主回来,我非得好好告他们一状,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还有那狗日的刘星,老子非宰了他喂狗不可,那狗……”

  “老杂种!想宰了老子,得看你有没有那本事!”

  一道霸气冲天的声音突兀地在大厅里响起,左右护法等人大吃一惊,正在四处观看,想找找这道声音从何处传出来的,大厅里忽然突兀地多出了一道红色的影子。

  他们眼睛全部盯向红色的影子,红色的影子一刹那间变为实体,一个白发披肩、轮廓分明、骨瘦如柴,身穿一套红色西服的年轻男子,手里握着一杆布满黑褐色血迹的青龙偃月刀,霸气外露地出现在他们眼前。

  “刘星!”

  左护法惊叫了一句,从刘星的声音传来,一直到现在,他都还没反应过来,不知道为何刘星会如同鬼魅一般,忽然出现在大厅里。

  看正…版gC章节*上=u酷匠网A%

  刘星出了天下会所,直接打电话给徐伯,交待好一切,然后找到曹梅发来的信息,从其中找出聚义堂总部的地址,直接前往聚义堂总部。

  而徐伯那边,在赶去聚义堂的路上,直接打电话通知任道远,请他想办法,帮忙把聚义堂的高层都聚在聚义堂总部,一网打尽。

  任道远听说刘星要灭掉聚义堂,心里十分欢喜,也十分激动,他为自己当初的决定感到骄傲。

  黑刃交给刘星后,果然威力大增,不同凡响,先是灭掉了双煞盟,现在又要灭掉聚义堂,如果黑刃在他手里,他是绝对做不到这样的程度,也不敢去做!

  所以任道远直接找了个借口,把聚义堂的高层全部聚集在聚义堂总部,等待刘星带人前去灭杀。

  刘星来到聚义堂附近,和徐伯等人相见后,他让徐伯带领黑刃的兄弟们从正门杀入,不留活口,他则是直接一个隐身术,来到大厅,准备独自斩杀聚义堂的所有高层。

  刘星将青龙偃月刀一指左护法,说道:“老杂种,你口口声声说要将我宰了喂狗,老子今天就宰了你喂狗!”

  左右护法等人全部站了起来,运转内力,将自身的修为全部展露出来,随时准备宰杀刘星。

  左护法一指刘星,喝到:“黄口小儿,狂妄自大,不管你是用什么方法进入这里,老子今天就叫你有来无回,兄弟们,上!”

  左护法一声令下,所有人都使出看家本领,一起向刘星杀去,青龙和白虎离刘星最近,率先使出推山掌,一前一后攻向刘星。

  刘星运转真气,披肩长发飞舞起来,青龙偃月刀举过头顶,对着前面攻来青龙劈去。

  刘星运转真气的时候,左右护法等人大惊失色,面若死灰,刘星的修为居然是玄阶中期,把他们当场镇住了,玄阶中期高手,杀他们,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啊!

  又其是首当其冲的青龙,他感觉忽地有一股威压朝他压来,压得他内力一滞,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青龙偃月刀如同切豆腐一般,从他的脑袋劈下,直达胯下,硬生生将他劈成两半,鲜血四溅。

  刘星后面的白虎也感觉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威压压住,一时间动弹不得,刘星一刀将青龙劈成两半,身体一侧,转手又是一刀往后横劈出去,白虎也只能睁着大眼睛,感觉自己的脑袋飞在空中,然后“啪”的一声砸在地板上,死不瞑目!

  那八个聚义堂的战将,直接被吓得双腿颤抖、小便失禁、目光呆滞,刘星毫不客气,青龙偃月刀不断横劈出去,只见一颗颗脑袋飞起,砸到地上,八大战将脖子上鲜血喷涌而出,肉体最后全都“啪啪啪啪”地砸到地板上,死不瞑目。

  左右护法在刘星将青龙一刀劈成两半的时候,对视一眼,拔腿就跑。

  但刘星杀人的速度太快,他们才跑了几步,还没跑出大厅,刘星直接使出御风术,呼的一下飘飞到他们前面,青龙偃月刀一横,挡住左右护法的去路。

  左右护法看到眼前忽然多了一道红色人影,还多了一柄大刀,不用想他们都知道,刘星杀过来了,他们脚下一顿,“啪”的一声,双双跪到地上,一边用力磕着头,嘴里一边喊道:“刘少,饶命,饶命啊!”

  左右护法知道自己若是胆敢和刘星动手,肯定是被秒杀的份,所以他们不得已,对刘星跪下磕头,希望刘星能绕他们一命。

  刘星淡淡地说道:“你们说什么,大声点,我耳朵不太好,听不清楚!”

  左右护法磕头磕得更响了,头破血流,可他们全然不顾,一边磕头一边大喊道:“刘少,饶命啊!”

  刘星又说道:“刘什么?我还是没听清楚!”

  左护法大叫道:“刘少,哦不,刘爷爷,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就算要我们为你做牛做马,我们也心甘情愿!”

  刘星说道:“看你那么有诚意,起来吧!”

  左护法大喜,站了起来,连忙对刘星抱拳,说道:“多谢刘少饶命!”

  右护法也趁机站了起来,对刘星一抱拳,说道:“多谢刘少!”

  刘星抬起没拿刀的手,对右护法压了压,说道:“哎哎,我没说你啊,我刚刚就听到了他的声音,没听到你的声音,麻烦你继续跪下磕头,再喊一遍!”

  右护法心里无比的愤怒,但为了活命,他忍了,重新跪到地上,一边对刘星磕头,一边大喊道:“刘爷爷,我错了,请你高抬贵手,饶我一命吧!”

  刘星摇摇头,淡淡地说道:“不好意思,没听清楚!”

  右护法又继续磕着头,撕心裂肺地喊道:“刘爷爷,我错了,请您高抬贵手,饶我一命吧!”

  刘星没回答,只是指指右护法,对左护法眨眨眼睛,左护法点点头,心领神会,一咬牙,忽然运转内力,对准正在大喊大叫的右护法的脑袋,一掌拍了下去,只听“砰”一声,右护法的脑袋像西瓜一样,被左护法一掌拍碎,喊叫声嘎然而止。

  右护法到死都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死在自己人手里!

  左护法拍死右护法,在衣服上擦擦手,对刘星点头哈腰地说道:“刘少,右护法不知好歹,我已经帮刘少解决他了,刘少还满意吧?”

  刘星嘴角一扬,戏谑地笑道:“哎呀,你果然是个人才,猪狗不如啊,连自己人都动手!”

  左护法脸色一僵,随即又点头哈腰地说道:“只要刘少不嫌弃,以后我就是刘少的一条狗,刘少让我咬谁,我就咬谁!”

  刘星满意地点点头,笑道:“嗯,不错,你这条狗我收了,你刚刚拍死右护法,溅了一点血在我鞋上,既然你是我的一条狗,那麻烦你先帮我舔干净吧!”

  左护法脸色又是一僵,心里火冒三丈,差点忍不住动手,不过他知道自己动手肯定是找死,于是又对刘星点头哈腰的趴下去,准备给刘星舔鞋。

  刘星低头看着趴在地上的左护法,嘴角扬起一道阴险的笑容,忽然运转真气,无边腿影使出,一脚踩向左护法的脑袋。

  左护法虽然在刘星面前表现得像一条狗一样,但他不傻,随时防备着刘星,以免刘星忽然动手,杀他个措手不及。

  感觉刘星忽然运转内力,左护法暗道不好,想立即一个后滚翻躲开,但他本来就趴在地上,身体不够灵活,速度又根本没有刘星快,又岂能躲得开?

  只听“砰”的一声响起,左护法直接被刘星踩爆脑袋!

  作为一个连自己人都杀的人,就算是一条最忠心的狗,刘星也不会收!

  左右护法以及聚义堂的高层全部被刘星杀死,此刻,徐伯也带领黑刃的兄弟们,毫无压力的杀进聚义堂总部,几个来回,聚义堂的人全部被杀个精光。

  此刻,聚义堂其它分堂以及据点,同样在展开屠杀之战,七星亲自带队,杀入各个据点,在没有高手与七星抗衡的情况下,聚义堂的各分堂和各据点的人全部被屠杀殆尽。

  十几年前到现在,一直在燕京黑道上耀武扬威的聚义堂,就此,灰飞烟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平凡老蜗牛说:

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