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刘星和曹梅来到一座拱形天桥桥头,桥下面有一条河,桥上面是高速公路,旁边有一条两米来宽的水泥小马路,往天桥下延伸而去,可直到天桥之下。

  一路往下,他们发现小马路旁边是臭水沟,因为没人管理,臭水沟堵住了,臭味扑鼻的粪水顺着小马路往下流,不仅有些恶心,走路还得小心翼翼,一不小心就会踩到脏东西。

  桥面下有一块很平坦、很宽广的水泥地面,地上长满了森然的“牙齿”,无数个水泥锥整齐地排列其上,每行约500个,每列约80个。

  水泥锥底座呈三角形,边长及锥体高度约10厘米,每个间距约10厘米。从远处望去,如同一排排让人不寒而栗的矛尖。

  之所以会有这些水泥锥,估计就是为了防止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或者孤儿在桥底下生活。

  旁边有一条散发着腥臭味的河,河面宽五米左右,河水很脏,浑浊不清,一阵一阵的腥臭味扑鼻而来。

  曹梅虽然是女的,但她曾经是孤儿,苦日子也没少过,觉得一切都很正常,刘星却是憋得很苦,三番两次恶心想吐。

  三床破旧的席子铺在只有约六十厘米宽的河坝上,破旧的被子叠得很整齐,狭窄的河坝下面是肮脏的河水,另外一侧则是密集的水泥锥,如果躺在席子上睡觉,让人根本不敢翻身。

  看q正K版章J节上酷~匠RL网~

  翻身的话,极有可能掉进肮脏的河水里,要么就会撞到尖尖的水泥锥,弄伤身体。

  在一处水泥锥上,铺着一张废旧的纸板,纸板上摊放着很多破旧的衣服裤子,但叠得很整齐,还放了一堆破旧的书和杂志,也堆得整整齐齐。

  另一处水泥锥上,也铺了一块纸板,上面堆放一些简单老旧的生活物品。

  往桥洞里面看去,水泥锥上,堆了一大堆捡回来的饮料瓶,还有很多废旧的塑料袋、铁片等等物品。

  这里,就是蔡小白所住的地方了,不过一个人都没看到,蔡小白和她的两个弟弟可能出去了。

  曹梅和刘星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已经忘记旁边还有河水的腥臭味儿不断扑鼻而来,他们沉默不语,喉咙有些僵硬,鼻子有些酸,心有些痛,眼里有些湿润。

  “草莓姐姐,你们怎么来了?”

  真当刘星和曹梅发呆入迷的时候,蔡小白的声音传了过来,于是他们脸上一喜,齐齐转身!

  蔡小白怀里提着一个袋子,里面装了一些新买的书和纸笔,她的身后跟着两个骨瘦如柴,十一二岁的男孩子,比蔡小白略矮一点,两人一般高矮,都是面黄肌瘦,穿着大号的衣裤,脚上都穿着大号的拖鞋。

  两人眼睛都很小,半睁半闭,脸上全是冷漠,怀里各抱着一箱开封过的水晶葡萄,一眼望去,就像是一对双胞胎兄弟。

  两人唯一的区别是,一人左手小指多长一指,一人右手小指多长了一指。

  蔡小白看到刘星和曹梅转过身来,看了刘星一眼,忍不住问道:“草莓姐姐,这位姐姐是?”

  待刘星和曹梅转过身来,蔡小白看到穿着红色西服套装,雪白长发披肩的刘星,一下子愣住了,她觉得刘星的西服有些熟悉,刘星的样子又有些熟悉,只是不知道在哪见过。

  “噗嗤!”

  曹梅指着刘星,忍不住笑了起来,心里所有的哀愁忧伤都烟消云散,蔡小白居然把刘星认作女人,这让她感觉很滑稽。

  时间急迫,刘星直接说道:“蔡小白,正式介绍一下,我叫刘星,比你大一点,我就是前些天买你花的老爷爷,我是武功高手,那天我受伤了,才会变老,现在我伤势痊愈,所以就恢复了!”

  蔡小白一听,惊讶地说道:“你说什么?不会吧?”

  蔡小白很惊讶, 除了红色的西服套装以外,她无法将那天她遇到的老爷爷和刘星联系起来,因为这简直真的太令人难以置信。

  倒是蔡小白身后的两个男孩,听到“武功高手”这四个字,原本半睁半闭的眼睛忽然精光一闪,目不转睛地盯着刘星,眼里全是渴望和崇拜。

  刘星知道他和蔡小白解释起来很麻烦,于是看向曹梅,说道:“草莓姐,你向她解释一下吧,同样是女的,你说的话,她应该比较容易解释!”

  曹梅点点头,走向蔡小白,将蔡小白拉到一边,慢慢为蔡小白解释。

  蔡小白的两个弟弟看着刘星,面无表情,眼睛一眨也不眨,看得刘星心里直发毛。

  刘星很好奇,不明白这两人为何盯着他看,于是说道:“两位弟弟,你们看我干嘛?”

  其中一人说道:“你……会功夫?”

  刘星点点头。

  另一人说道:“可以教我们吗?”

  刘星刚要回答,看到曹梅和蔡小白走了过来,显然,曹梅已经给蔡小白解释清楚了。

  刘星对蔡小白说道:“蔡小白,谢谢你曾经帮助过我,我是来接你和你两个弟弟一起去燕京的,不介意的话,你可以把我当成哥哥一样,以后,你们不用过这种苦日子了,我会给你们提供一个好的生活环境的!”

  见蔡小白没有回答,刘星知道她在犹豫,蔡小白是一个善良的女孩,也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女孩,先不说她对自己信不信任,单单叫她带着两个弟弟一起去燕京,就算生活会改善很多,她都不会去。

  刘星又说道:“是这样的,你不要误会啊,我回去后会修建家孤儿院,专门用来照顾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们,但缺少管理人员以及照顾孩子们的大姐姐,我觉得你最合适,所以请你一起去燕京,你放心,工资绝对不会少你的!”

  蔡小白抬起头来,有些动容,说道:“你真的愿意修建家孤儿院,收留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吗?”

  刘星点点头,说道:“嗯,你放心,我回去就会修建孤儿院!”

  蔡小白又低下头,没有回答刘星,不知道在考虑什么。

  这时候,曹梅轻轻拍拍蔡小白的肩膀,说道:“你放心好了,刘星不会骗你的,你也不想你的两个弟弟一直生活在这桥底下吧?去了燕京,你要是不喜欢跟着刘星,那我就先带着你和你的两个弟弟,等刘星的孤儿院建好了,你再过去!”

  蔡小白比较信任曹梅,她感觉曹梅就如同她的亲姐姐一般,很温暖,蔡小白点点头,说道:“好吧,我们可以和你们一起去!”

  “不,小白姐,我和小青不去!”

  蔡小白刚答应,她的其中一个左手六指的弟弟却不同意。

  蔡小白问道:“小波,你们为何不去啊?”

  两个男孩,左手六指的男孩名叫蔡小波,右手六指的男孩名叫蔡小青。

  蔡小波看看刘星,说道:“小白姐,他说他会武功,如果他答应教我们武功,我们就去!”

  刘星还以为什么大事呢,就怕这两个男孩不想学,去到燕京,直接扔进黑刃,让徐伯照看一下,就搞定了,刘星说道:“可以,只要你们想学,去到燕京我会找人教你们!好了,机票我已经订好了,你们的东西就不要了,去燕京什么再买,走吧!”

  蔡小青却说道:“慢,我要先看你施展一下武功,你要是骗我们,那我们不去了!”

  刘星也不想墨迹,说道:“好吧,那我满足你的愿望,看好了啊!”

  刘星左右看了一下,这地方不够宽敞,不好施展,看到身边有一条河,刘星有了打算。

  刘星运转真气,使出御风术,右手一道手印打出,身体立即飘飞起来,在空中踏出几步,就到了河对岸,他脚尖轻轻一点河坝,一个潇洒的转身,飞了回来。

  这一招,把曹梅以及蔡小白三人都看傻了,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了,曹梅还好一点,虽然她第一次见到轻功,但刘星修为很高,有轻功也可以理解。

  蔡小白三人就不同了,眼神里全是小星星,对刘星很是崇拜。

  “走吧,你们有什么要问的话,我们可以边走边说!”

  刘星带着曹梅等人来到高速公路旁,打了两辆出租车,直奔飞机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