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四五章 五种酷刑
本章由 啊泽AAAZe 在 2016-05-25 10:39:30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啊泽AAAZe解封者

  听到有人破门而入,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坐起身来,有些吃惊,她们不明白,为何有人敢闯进她们的房间。

  “你是玉家的人?夜闯女人的房间,你想干嘛?”

  酷$\匠S+网yE正x版首m@发…k

  拓跋红玉脸色不太好看,她已经认出,来的人就是今天在大厅的时候,那个一直盯着她们姐妹俩看的紫衣男子。

  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都精通医术,拓跋红玉盯着紫衣男子仔细地看了一下,他立即明白眼前的紫衣男子绝对不是好东西。

  紫衣男子耳门色黑,这是肾气大亏的标准;眼下泪堂有薄黑之色,泪堂也就是卧蚕,面相称作男女宫,这里主管生殖与后代,这是肾气亏虚的表现;眼白发黄,“肝开窍于目,目受血而视”,眼之白睛常带有滞黄色的人,这是肝气过度消耗的标志,色欲伤肝。

  单单从这三点,拓跋红玉就知道紫衣男子绝对是个色魔,或者说是色中饿鬼,这样的男人,夜里闯进两个如花似玉的女人房间,肯定不怀好意。

  “哈哈哈,两位大美人,实话告诉你们,我可是天日派的外门弟子,代号紫龙珠,坐镇玉家,如果你们跟了我,我保证你们以后吃香的喝辣的,还有花不完的钞票!”

  紫龙珠拍着胸堂,语气很嚣张,稍微有点身份的人,不管多牛逼,但只要听到天日派三个字,就会对他恭恭敬敬、端茶递水。

  “滚!老娘才懒得管你是天日派还是日天派,在老娘还没发怒之前,你赶紧消失,不然别怪老娘对你不客气!”

  拓跋红玉根本就看不起这种为所欲为、纵欲过度的男人,她直接吼了起来,像一头即将发怒的小狮子,不对,应该说是即将发怒的母狮子!

  “呦呵,还挺辣,我喜欢!两个大美人儿,我来啦!”

  紫龙珠搓着双手,两眼放光,朝着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扑去。

  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同时出脚,两脚同时蹬在紫龙珠的胸口上,紫龙珠倒飞出去,砸在对面的茶几上,茶几质量不错,并未被砸坏,但茶几上的茶杯四处翻飞,最后掉到地上,全部摔碎。

  “呦呵,两个娘们居然还有些本事啊,看来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你们不知道老蜗牛到底有没有屁眼!”

  紫龙珠从茶几上一翻身站到地上,就像拍灰尘一样,拍了拍胸口的衣服,还递到鼻子前闻了一下,嘴角坏坏地笑了笑,说道:“真香啊!”

  紫龙珠看着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又坏坏地笑了笑,然后运转内力,继续向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扑去。

  刚刚被踢了两脚,紫龙珠感觉这两个女人身手还不错,于是紫龙珠直接动用武力,打算先把这两个女人放倒,其它的事情慢慢来。

  紫龙珠来到燕京十几年,阅女无数,其中不乏身手不错的女人,每次有女人想反抗,他直接使用内力,将女方的手脚打断。

  手脚一断,这厉害的女人都只能乖乖配合,不然动到受伤的地方,只会更加疼痛,痛不欲生。

  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没有丝毫慌乱,拓跋篮玉手心伸开,七彩蝴蝶便立即出现在手心之上。

  七彩蝴蝶一出现,就立即向紫龙珠飞去。

  紫龙珠看到一只七彩蝴蝶飞来,并没有把七彩蝴蝶放在心上,继续往前冲,准备拿下床上的两个美女。

  紫龙珠走了两步,忽然感觉眼睛有点模糊,头有点晕。

  当紫龙珠抬头往前看时,他发现不知为何,他已经看不清楚眼前的两个大美人了,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人影。

  紫龙珠摇摇头,眼睛还是又点花,但他看到一条白白胖胖的虫子出现在他眼前,虫子忽然消失,他感觉眼睛一痛,两只眼睛前黑乎乎的一片,再也看不清楚眼前的一起。

  “嗷呜~”

  双眼忽然传来剧痛,紫龙珠捂着眼睛蹲到了地上,发出一阵阵哀嚎,表情很痛苦。

  “姐,这个臭男人想要轻薄我们,我的小蝶弄了一点点粉末,已经成功将他制住,现在他已经被我们拿下了,接下来怎么办?”

  拓跋篮玉收起七彩蝴蝶,然后指了指蹲在地上紫龙珠,开始和拓跋红玉讨论如何处理紫龙珠。

  “这种人渣直接弄死算了,省得他以后又去祸害别的女人。”

  拓跋红玉说完,又开口说道:“小白,他的叫声太难听了,把他的声音灭了!”

  天蚕忽然变小,细若蚕丝,然后消失,从紫龙珠的脖子处飞过,一瞬间又飞回到拓跋红玉的掌心。

  而蹲在地上的紫龙珠,痛苦的哀嚎声声音已经消失,但他似乎更加的痛苦。

  “篮玉,想不想玩个游戏?”

  拓跋红玉看着紫龙珠,忽然眼珠子一转,他忽然想到一个游戏,非常适合三个人来执行。

  “姐,你说说看,什么游戏?”

  拓跋篮玉也蛮好奇的,她们两姐妹无聊的时候,都是找个地方,找个游戏来玩玩,消磨时间。

  “我在族谱上偶然看到一种酷刑,叫五种酷刑,这种酷刑听起来好酷,我打算我们今天一起来玩玩。”

  不管在什么时候,拓跋红玉都比拓跋篮玉开朗一些,好多好多好玩的,基本都是拓跋红玉千方百计想出来的。

  “五种酷刑,姐,你说说看,是那五种?”

  “这一酷刑比较好理解,即对受刑者处以五种酷刑:即先割鼻,后断一手,再断断一脚,而后在阉割,最后腰斩。怎么样,好不好玩?”

  “可是姐,听起来是好玩,可是我们没有刀啊?”

  “有,人在江湖飘,哪能不带刀?我这次出来,专门带了一把刀。”

  紫龙珠虽然眼睛瞎了,喉咙说不了话,但他隐隐约约听到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打算对他用刑,他害怕了,他知道拓跋红玉和拓跋篮玉都是高手,他惹不起,于是站起来就跑。

  “小白,断他双脚!”

  拓跋红玉看到紫龙珠想逃跑,立即伸开手心,白白胖胖的天蚕立即飞出去,变成一条肉眼几乎看不到的细丝,从紫龙珠的左脚飞进去,又从右脚飞出来,给紫龙珠的双脚来了个对穿。

  紫龙珠再也跑不了了,他跪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头上汗水直冒,他终于撑不住了,脑袋一偏,晕死过去。

  拓跋红玉真从包里拿出一把菜刀来,递给拓跋篮玉,说道:“篮玉,你先来,割掉他的鼻子试试!”

  拓跋篮玉接过菜刀,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紫龙珠,摇摇头说道:“姐,我不敢,太血腥了!”

  “好吧,把刀给我,我割给你看看!”

  拓跋红玉作为姐姐,她要以身作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平凡老蜗牛 说:

谢谢书友,忘情号解封,谢谢啊泽打赏,高宏博送挖挖,谢谢各位支持,老蜗牛拜谢,谢谢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