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中,刘星已经昏迷三天了。

  这三天时间里,刘星的伤势恢复得很快,被狗咬伤的地方已经全部结疤,脸也恢复了很多很多。

  让医生感觉奇怪的是,刘星的恢复能力实在太强了,同样的症状,别人需要一个月才能恢复,他三两天就恢复了。

  而且他们已经准备给刘星做面部整容,但刘星的面部器官居然慢慢的恢复了。

  刘星唯一不能恢复的,就属已经掉落的牙齿!

  刘星的上面两颗大门牙,和下面紧挨着的四颗牙掉了之后,成了一个洞,非常难看,看来只能人工补牙了!

  这三天时间里,曹梅哪都没去,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她一直守在刘星身边,没有别的意思,她只希望刘星早点醒过来。

  ……

  燕京,希尔顿酒店,豪华的会议室里,坐了七八个人,叶若诗、叶若云和华梅也在其中,显然,他们在商讨要事。

  居中而坐的一个帅气的老外说道:“叶小姐,想必你对我们罗斯柴尔德家族也略有所闻,我们家族所掌握的财力和资源,以及渠道,都是全世界顶尖的!”

  “如果美诗愿意跟我们合作,我们会帮助美诗以最快的速度上市,并且愿意拿出一千亿美元,购买美诗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入股美诗,同时,我们会利用所有渠道,将美诗推广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我们入股美诗后,美诗将养生果的加工方法共享给我们,由我们来负责加工和售卖,美诗不需要出任何一点人力物力,利润我们五五分帐!”

  “叶小姐,您还可以成为第二大股东,坐拥上千亿美金,一举让叶家成为华夏第一世家,不知叶小姐可否愿意?”

  威廉•罗斯柴尔德收到帕克•希尔顿的养生果样品后,品尝了一个,化验了一个,等结果出来后,他推掉所有的会议和考察,马不停蹄地飞往燕京,争取早日拿下养生果!

  如果能顺利入股美诗,拿到养生果的加工方法,罗斯柴尔德家族定会再次腾飞,步入前所未有的巅峰时期!

  听到对方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叶若诗心里震惊,心跳加速,能和世界顶尖的家族合作,自然是件天大的好事,但叶若诗强压住内心的激动,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理智。

  养生果,虽然是她在打理,但养生果是的加工方法,也只有刘星一人知道,连她都没告诉。

  刘星把养生果的加工方法看得如此重要,必定有他的理由,岂可轻易答应与他人分享?

  说到底,养生果最终的决定权,还是由刘星掌握着,她只是帮忙经营,出出主意而已。

  而且,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背景太过强大,黑白通吃,不管拒绝还是接受合作,都必须三思而后行,她不敢轻易做决定。

  叶若诗淡淡地说道:“罗斯柴尔德先生,这事我们还需要下去好好考虑,考虑清楚了,才能给你答复!”

  所有人都愣住了,连威廉•罗斯柴尔德如此身份的人物,也愣了一下,在听到对方来自罗斯柴尔德家族后,还能委婉拒绝,确实让在场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威廉•罗斯柴尔德耸耸肩,笑了笑,说道:“好的,那请叶小姐尽快给我答复,你知道的,时间比金钱还宝贵!”

  叶若诗依旧淡淡地说道:“好的!”

  等叶若诗等人离开后,威廉•罗斯柴尔德脸色一变,一招手,一个黑衣人走到他旁边,立即弯下腰来,听他调遣。

  “去,给你一天半的时间,立即用最快的速度,查清楚关于养生果的一切,就算一只猫一只狗都要给我查清楚,明天晚上,我要见到完整的报告出现在我的办公桌上!”

  “好的!”

  出了希尔顿酒店,叶若诗准备打电话给刘星,和刘星讨论一下罗斯柴尔德家族合作的事情,叶若云走到叶若诗面前,说道:“若诗,我有些事想和你单独聊聊!”

  “嗯,好!”

  叶若诗猜到叶若云可能想跟她说一些关于合作的问题,于是收起手机,对华梅点点头,转身和叶若云走向一个安静的角落。

  叶若云:“若诗,我感觉我们美诗应该毫不犹豫的和罗斯柴尔德家族合作,这次合作,我们叶家将不费吹灰之力,一举成为世家一流家族,再过些年头,成为顶尖家族也不是不可能,刚刚都可以直接签合同了,你为何犹豫呢?”

  叶若诗:“哥,看起来是这样,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和罗斯柴尔德家族合作,美诗上市后,他们直接要求绝对控股,他们绝对控股的话,以后美诗就是他们说了算,不管他们有什么决策,我们都没有一丝话语权,只要和他们的决策不相符,他们会采纳吗?”

  叶若云:“这不要紧吧,只要轻轻松松的分钱就好了,决策什么的交给他们就可以的啊,完全不用超心,多好啊!”

  叶若诗:“哥,你想的太简单了,他们绝对控股,一切都掌握在他们手里,销售多少,全都是他们说的算,他们有无数种方法,可以让我们只能拿到少部分分成,他们还可以弄一些小手段,让养生果改名换姓,或者说,拿到养生果的加工方法后,他们可以对叶家下手,可以对更养生果有关的人下手,最后他们独吞所有的利润!”

  叶若云:“若诗,你是不是想多了,罗斯柴尔德家族这么多年来屹立不倒,怎么可能用如此卑劣的手段?”

  叶若诗:“哥,你难道不知道吗?罗斯切尔德家族是欧洲唯一的强权,也是全球最大最神秘的社团,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他想把罗斯切尔德家族给办了,可是他低估了这个家族的实力,最后的结果,他死在了车上!”

  叶若云:“罗斯柴尔德家族是最神秘的社团吗?这我不是很清楚。肯尼迪总统是被枪手打死在车上,但那不一定是罗斯切尔德家族干的吧?又没有真凭实据,当不得真!”

  叶若诗:“哥,你对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了解太少,连我对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了解都只是冰山一角,大家都知道美元是美联储印的,但又有几个人知道美联储的幕后老板是罗斯柴尔德家族?拿破仑,世界公认的军事天才,如果没有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资金帮助,拿破仑根本就不可能被打败。和这样的巨无霸合作,连国家都要掂量掂量,我们不得不小心翼翼,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跌入万丈深渊!”

  叶若云:“若诗,看来是我想得太简单了!现在养生果已经牵扯到罗斯柴尔德家族,看来无论是否与罗斯柴尔德家族合作,美诗都会面临天大的危机,叶家都会面临天大的危机!”

  叶若诗:“现在还不用想那么多,刘星前几天出去的时候,已经和国家合作,把养生果全部寄存到国家那里,美诗每天卖多少,都是国家派人送来的,罗斯柴尔德家族暂时还不敢轻举妄动!”

  叶若云:“若诗,养生果怎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会让刘星插手进来呢?他就是一个纨绔子弟、不学无术,你把他领回叶家,已经对得起天地良心了,没必要太在意他吧?”

  叶若诗:“哥,你刚从国外回来,很多事情都不知道,我原谅你对刘星的误解,但请你记住,刘星是我的未婚夫,也是我未来的丈夫,无论人前还是人后,都请你尊重他一些!”

  叶若云:“若诗,你性格太固执,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在意那些所谓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啊?如果你是为刘星好,就不要把刘星扯进养生果的漩涡,给他一笔钱,打发他离开叶家算了!”

  叶若诗:“哥,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先不说其他的,养生果就是刘星琢磨出来的,我们叶家都是沾了他的光!而且你知不知道,前几天我被绑架,置于烂尾楼,绑匪炸毁烂尾楼,刘星冒死将我救出,自己却被压在废墟里,差点死了,我和他的感情,你永远无法想象!”

  叶若云:“养生果是刘星琢磨出来的?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他把加工养生果的方法告诉你了吗?”

  8u酷F匠网正)A版首发

  叶若诗:“没有,他有他自己的想法吧,该说的时候,他自然会说!”

  叶若云:“若诗,我倒有一个办法化解眼前的危机!”

  叶若诗:“哦?什么办法,你说说看?”

  叶若云:“趁现在别人还不知道只有刘星知道养生果的加工方法,不如这样,你让刘星把加工方法告诉你,然后给刘星一大笔钱,和他断绝关系,让他以后衣食无忧,你拿上养生果的加工方法,和罗斯柴尔德家族合作!”

  叶若诗:“先不说我和刘星之间的事情,这样就能解决危机吗?”

  叶若云:“若诗,你觉得帕克•希尔顿怎么样?”

  叶若诗:“提他干嘛?如果给个客观的评价的话,四个字:一表人才!”

  叶若云:“对,帕克•希尔顿无论才貌、家世,都是一流的,和叶家也算是门当户对。最重要的是,帕克•希尔顿的二姐嫁给了威廉•罗斯柴尔德,如果你嫁给帕克•希尔顿,叶家和希尔顿家族联姻,如此一来,叶家和罗斯柴尔德家族也就搭上线了,罗斯柴尔德家族肯定不会动叶家了,反而好处多多!”

  叶若诗:“哥,好几年不见,你变了!都是一家人,我就不多说你什么了,明天开始,你和帕克•希尔顿都不用去美诗了,美诗的事情,养生果的事情,再不用你操心了,我会自己会解决!”

  叶若诗脸色很不好,转身快步离开,她忍住没流泪,叶若云的话,伤了她的心。

  “若诗,你听我说……”

  叶若诗头也没回,和华梅一起,迅速驱车离去。

  叶若云咬咬牙,叶若诗这里说不通,他打算去和他爷爷叶凌天商量,从小,叶若诗最听叶凌天的话,如果换做叶凌天去劝说叶若诗,叶若诗肯定会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