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想到了一个比较难猜点的,并且提醒自己一定要注意,不要给这两个女人任何一点提示。

  刘星一拍大腿,说道:“哈哈哈哈,有了,你们听好了啊,非洲女人的胸部,猜一个国家!”

  非洲女人的胸部?

  曹梅和包爽爽瞪着刘星,她们都有些鄙视刘星了,出的谜语都不靠谱,而且越来越不靠谱。

  其实刘星已经尽量文雅了,他还有更不靠谱的谜语。

  比如:一软来一个硬,一个掰着一个弄,打一动作。

  再比如:男的有女的没有,老人不够大,孩子的太小,女孩子开始有点怕,后来越来越喜欢,是什么东西?

  谜面一个比一个污!

  曹梅和包爽爽又聚在一起小声地讨论着,什么匈奴啊,印度啊,韩国啊,日本啊,泰国啊等等,猜了很多国家的名字,但因为和刘星的谜面对不上,都被她们一一否决。

  曹梅和包爽爽一直在努力地想,不敢掉以轻心,恨不得拿一张世界地图来,挨着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地对。

  这万一猜要是错了,就要亲刘星一口,男女授受不亲啊,曹梅和包爽爽不得不慎重考虑!

  过了七八分钟,两人还是没猜到谜底,抬头一看,才发现刘星手里拿着一瓶酒独自在那灌着,面不改色,一丝醉意也看不出来。

  包爽爽看着刘星,忽然瞪大眼睛,指着刘星惊叫道:“刘星,你把酒全部喝完了?”

  包爽爽刚开始还没太在意,不经意的往酒水车上看了一眼,所有的酒都被打开喝光了,吓了她一跳。

  五十几瓶酒,还全是好酒,很多都是国外进口的,就这样被刘星像喝水一样喝光了,怎能让她不惊讶?

  包爽爽刚开始以为刘星酒量好,但她万万没想到刘星酒量这么好。她见过酒量好的,但没见过酒量这么好的!

  一激动,包爽爽都忘记叫“刘先生”了,直呼刘星的大名。

  刘星把空酒瓶放好,重新躺好,说道:“很奇怪吗?这点酒还不够我塞牙缝呢,再去给我拉几车来,你们飞机上的酒还不错!”

  包爽爽差点吐血,虽说头等舱酒水和饭菜是免费的,但每个人再能喝也最多喝一瓶,刘星一个人喝了五十几瓶,飞机票都倒赚回去了不说,还多赚了很多。

  “你不要脸……没有了,做梦吧你!”包爽爽气急败坏地说道,不过没办法,她只怪自己当初想要捉弄刘星,现在偷鸡不成,倒失把米。

  五十几瓶酒还是小事,如果再猜不出谜语,还要亲刘星一口,那就亏大了,不过她没理由怪刘星,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吞。

  看到包爽爽脸色不太好看,曹梅赶紧劝说道:“爽爽,别理他,我们继续猜,如果你因为酒的事情被责罚,就让刘星把酒全部赔回来就是了,你放心,他有的是钱!”

  曹梅直接叫“爽爽”,感觉挺自然。

  曹梅和包爽爽两人商量来商量去的,谜语没猜出来,关系自然而然的拉进很多,反倒成了朋友。

  刘星有些奇怪,心想,曹梅怎么会知道我有钱?难道是猜的?

  “没关系,几瓶酒而已,不用放在心上,我们继续猜!”

  包爽爽脸色恢复正常,她只是被刘星的酒量惊住了,五十几瓶酒她完全没放在心上,继续和曹梅讨论着。

  酒没了,刘星感觉无聊,拿起旁边的报子随意翻着,没有什么大新闻,倒是有一则新闻吸引了刘星:南极冰川流血了!

  刘星继续往下看,才发出现原来是一条巨大的瀑布从泰勒冰川的裂缝中喷涌而出,一路倾泄,直到进入南极的邦尼湖。

  白色的冰川与中间倾泄着红色之水的瀑布形成鲜明的对比,其令人震惊的颜色与血腥的外观虽然可怕,但这并不是真正的血,这些红色其实是来自与铁元素。

  血瀑布的水里富含着铁元素,当水中的铁接触到空气后,它们基本瞬间氧化生锈了,所以看起来像血水一样。

  刘星忽然想到玄冰铁的事情,心里在想,玄冰铁经常出现在极寒之地,会不会跟这个血瀑布有关?

  刘星为了一解心中的迷惑,向恒界投入一丝神识,单独把这张新闻报纸扫进恒界,然后问道:“师父,麻烦你看这血瀑布跟玄冰铁有没有关联?”

  过了半响,破天神祖回道:“如果老夫没猜错的话,血瀑布的源头,已经形成了一块玄冰铁,因为玄冰铁周围会产生无数的铁元素,这才会导致冰川如同流血一般,你有空可以去看看!”

  “好的师父!”

  刘星收回神识,决定找个机会去南极转一圈,如果能顺利找到玄冰铁,那就太好了。

  刘星正在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包爽爽对他柔声细语地说道:“刘星,给个提示,不然我让你把酒的费用全赔了,而且是加倍赔偿哦!”

  刘星把报子放到一边,抬头看着包爽爽,满不在乎地说:“抱歉,包大空姐,没有提示!还想威胁我?你说赔就赔啊?酒是国航的,又不是你家的!”

  “国航就是我家的,我让你赔你就得赔!快点说提示!”

  包爽爽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表情,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说道。

  “你说是你家的就是你家的?我还说我是比尔盖茨呢!吹牛谁不会?又不用上税!”

  刘星根本不相信包爽爽,心想,国航是你家的,你还是个小空姐?骗鬼去吧!

  这回刘星真看走眼了,国航确实可以说是包爽爽家的。倒是曹梅深深看了包爽爽一眼,她有一种预感:包爽爽说的是真的!

  !g最新/f章`o节*$上v酷\'匠网N

  刘星看了一眼包爽爽丰满的胸部,心里暗道:果然是胸大无脑,只会吹牛!

  听到刘星说自己在吹牛,包爽爽很气愤,指着刘星,顿时语塞:“你……”

  “爽爽,别说了,我知道谜底了!”

  刘星和包爽爽掐架,曹梅就一直盯着刘星看,她发现刘星的眼神时不时地扫向包爽爽的胸部,忽然脑海灵光一闪,她猜到谜底了!

  刘星好奇地看着曹梅,心里有些忐忑,如果这女人真猜中了,那就悲哀了,煮熟的鸭子又要飞走了。

  曹梅看看刘星,笑着说道:“多亏刘星,如果不是他提醒我,我也不会知道!”

  包爽爽激动地拉着曹梅的手,问道:“草莓姐姐,谜底是什么?”

  包爽爽感觉奇怪,刘星提醒的话,她应该知道啊?包爽爽问道:“他怎么提醒你了,我怎么不知道?”

  刘星也感觉奇怪,他自始自终没看过曹梅一眼,怎么就给她提示了?

  曹梅把包爽爽拉过去,在包爽爽的耳边低声说着什么,刘星神识扫过去,终于知道为何曹梅说自己给她提示了,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睛,这眼睛为何老是爱看美女呢?

  “你妹的波黑!去你大爷的!就你这木乃伊,还想我们亲你?真是哈巴狗吃月亮!切!”

  包爽爽对刘星吼了一句,推着酒水车走了,留下目瞪口呆的刘星!

  “哈哈哈!”曹梅捧腹大笑,说道,“刘星,哈巴狗吃月亮,好吃吗?哈哈哈!”

  “靠!”

  交友不慎啊!

  刘星骂了一句,也不知道骂谁,骂完往床上椅子上一躺,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平凡老蜗牛说:

谢谢坏男人,蛋蛋解封,同时谢谢心随你远行打赏,谢谢各位支持,老蜗牛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