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梅面带微笑,看着刘星,说道:“小弟弟,姐姐叫曹梅,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叫我‘草莓姐姐’,怎么样,好不好听啊?”

  曹梅对刘星微笑,倒不是喜欢刘星,她只是觉得刘星傻傻的样子很萌。

  刘星看到美女就盯着看,和那些偷偷摸摸瞟一眼的人相比,曹梅觉得刘星还是比较率性的,至少,刘星不虚伪!

  刘星点点头说道:“好听好听,那以后就叫你草莓姐姐好了!”

  三人慢慢地熟络起来,话也渐渐多了起来!

  聊着聊着,刘星又想到为破天神祖寻找鬼魂的事,于是问苏雪道:“苏雪,你博览群书,博古通今,你知不知道华夏哪些地方比较恐怖、鬼比较多?”

  苏雪喝了一口红酒,用餐巾擦擦嘴角,正儿八经地说道:“嗯,这就太多了,那我随便举个例子吧!”

  苏雪偏着头想了想,开口说道:“南京中山陵有条很长的路,叫龙脖子路,很久以前是个古战场。路很长很长,两边是树和草,要不就是石壁,老长的路居然没有安装一个路灯,路旁有很多大树!”

  “悄悄告诉你哦,好多人都说,到了晚上,树枝把天遮的严严实实,不漏一丝月光,阴风阵阵,没人敢走。不说晚上,就白天走在那条路上,都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地方够恐怖吧?厉鬼应该很多的!”

  刘星听完,感觉这好像不太靠谱,于是问道:“那条路经常发生灵异事件吗?”

  苏雪摇摇头,说道:“这个不知道,我也没去过!”

  果然不靠谱!

  刘星继续说道:“那你说说其它地方吧!”

  苏雪又想了想,继续说道:“扬州有个无灯巷,和螺丝结顶!”

  “关于无灯巷,很多扬州人其实都不知道这条小巷,只有地地道道的老扬州人才知道。走过广陵路,往左拐,有一个几十米的小巷,一到晚上便伸手不见五指!”

  “穿过几十米伸手不见无指的小巷,就来到了传说中的‘螺丝结顶’!”

  “螺丝结顶,是扬州的一条古巷,巷子蜿蜒曲折,长约数百米,最窄处一米多宽,最宽的地方不过2米,地上铺着板砖石块。”

  “这条巷子名非常特别,只有老扬州才知道,‘螺丝结顶’其实是‘垒尸及顶’的意思。”

  “扬州十日期间,这里是扬州最大屠杀场,死人一层铺着一层往上垒,最后尸体都垒到屋顶那么高,所以被称作螺丝结顶。”

  “螺丝结顶和羊肉巷等几条巷子错综复杂地交织着,附近居民说,这里根本不能装路灯,只要一装,第二天就熄掉,不是被人砸掉的,就是莫名其妙地熄掉的。”

  “灯炮拿下来好好的,但里面的钨丝已经断了,后来再也没有人敢去装新灯泡。”

  “走在巷子里面打手电筒也会莫名其妙地熄掉。任何电动的东西晚上到了巷子里都用不起 来,摩托车也只能推着走。附近的人家晚上一般都不敢出来。”

  刘星听完,感觉这地方估计也不靠谱,虽然感觉好恐怖,好像怨鬼很多的样子,但这地方太诡异了,刘星继续问道:“电动的东西不能用?那手机能用吗?”

  苏雪摇摇头,说实话,这些都是她无意间看到的,她没有亲自体验过,具体的情况她也不是很清楚!

  “手机也不能用!”

  一直微笑着沉默的曹梅,忽然开口说道:“几年前我去过一次,刚走进无灯巷,就感觉一阵阵冷风吹来,直入心窝,让我心惊胆战,所以就退了出来!”

  酷匠#网e永.(久z☆免Z》费L看小+)说m

  “哦?有点意思!”

  刘星点点头,反正不知道该去哪,不如去扬州看看。

  曹梅好奇地问道:“刘星,你问这些恐怖的地方干嘛?难道你要去?”

  刘星微微一笑,说道:“不错,我喜欢恐怖的东西,想亲自去体验体验!”

  “上次一个人,因为害怕,没好好体验,要不这样,我们一起去玩玩可好?”

  曹梅确实想再去看看,补回上次的遗憾!

  刘星感觉曹梅有点奇怪!

  女人一般很害怕恐怖的东西,有些女人怕蛇、怕老鼠、怕蟑螂,甚至有些连小虫子都怕,曹梅胆子这么大,一定有所依仗!

  想到这里,刘星神识往曹梅的丹田一扫,发现曹梅丹田里居然有真气存在。

  刘星暗道:原来曹梅是个古武高手,从她丹田的真气多寡来看,修为应该是黄阶初期,怪不得胆子挺大。

  不管曹梅什么目的,都威胁不到刘星,刘星嘴角一扬,笑着说道:“好吧,反正我一个人也无聊,那就一起去好了,有个美女同伴,我求之不得呢!”

  曹梅立即用手机上网查询机票信息,过了一会儿,曹梅从苏雪那里拿过单肩包,然后和刘星互相保存了对方的手机号,说道:“那就这么定了,我回去准备准备,顺便订两张机票,明天早上八点,我们机场见!”

  三人散去,已经七点过了,刘星直接回别墅,让刘星意想不到的是,从车库出来后,他居然看到一个鬼鬼祟祟人,在悄悄靠近别墅!

  刘星仔细一看,发现这个人在前不久,还和他有过一面之缘。

  这人不是别人,真是当初在香格里拉见过的四眼仔,蝎子王手下,那个倒地装死的小四眼——成小龙。

  刘星悄无声息的靠近成小龙,伸手拍拍成小龙的肩膀,成小龙吓了一跳,转个身来,看清是刘星后,对着刘星迅速跪下!

  刘星扶起成小龙,笑着说道:“兄弟,男儿膝下有黄金啊,跪天跪地跪父母,可不能随意下跪啊!”

  成小龙眼睛湿润,哽咽着说道:“恩人,蝎子王八蛋一把火烧死我的父母,你宰了那狗日的,以后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不,以后你就是我老爸!”

  刘星摸摸光头,这家伙说话咋听着有点刺耳呢,有何企图?但刘星看到成小龙泪眼婆娑,不像是故意演戏,也没有追问他父母是因何被烧死的。

  刘星说道:“男儿有泪不轻弹!蝎子王自作孽不可活,人人得而诛之,你不必谢我!”

  “如果不是你,我不知道啥时才能为父母报仇!谢谢恩人!”

  成小龙再次谢谢刘星,被刘星扶着,他怎么也跪不下去,只好对刘星恭敬地鞠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平凡老蜗牛说:

特别加更,谢谢啊泽一直支持老蜗牛,谢谢,老蜗牛在此拜谢,同时谢谢孤狼解封,谢谢,老蜗牛在此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