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云死了,上了本地的报纸,标题是黑社会寻仇,影响不好,林周市的一把亲自过问,下令公安局局长七十二小时破案,但是事情过去三天,他们连个人影都没捉到,至于何平,早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而在郝云死的当天,古总就打电话过来,他联系的是我,只是问了一句后,就无奈的挂断电话,他很清楚,事情是我们做的。

  事情貌似就这么平息了,冰子留下了一背的弹孔,因为不好看,去纹身店弄了个闭眼关公,遮住弹孔。小天在心理医生的帮助下,用了一个月走出阴影,但就是一听见稍微大一点的响声还是会害怕。

  一切平静,生活恢复正轨,交易依然在黑暗中进行,方明震找我谈过,是郝云的事情,我如实告知,并不是出卖冰子,而是知道,抓不住何平警方永远没有理由去抓冰子,更关键的是,我知道方明震绝不会动冰子,这是我们的交易。

  这一天,我们正在健身房神侃,高筱丽捧着一叠材料,走过来说道:“各位大股东,我想请你们看看账单,开业半年来,没有一个月不亏损,你们怎么还有心情聊天?!”

  “呦呵,高主管呐,坐。”冰子笑嘻嘻的站起来把自己的凳子递给高筱丽,回头给华宁说道:“华子,去,开瓶汽水给高主管。”

  “行了吧你们。”高筱丽白了冰子一眼,回头看着我说道:“我看了两眼账单,帐没错,就是支出的有点夸张,你看看,光洗衣这一项,一个月你们竟然就要支出三万,真不知道你们每天都洗什么衣服?!”

  狼子伸了伸懒腰,瘪嘴道:“高美女,你快得了吧,有话直说,哥几个都懂你。”

  “行,懂就好。”高筱丽嫣然一笑,“我想进入洗衣行业,只做企业不对外营业!”

  “只做企业?什么意思?”我有点不解,反问了一句。

  高筱丽伸出指头将额头前的头发拨到脑后,“其实很简单,不开门店,做会员卡,和那些大企业签合同,帮他们的员工洗衣服。毕竟有你们几个,和企业签合同会简单一点!”

  “我去,好事啊!”狼子感慨一声,“高美女,我他妈真想抛开你的脑袋看看,这一天天都是神一般的想法!!”

  “怎么样?做吗?”高筱丽问道。

  “做呀,怎么不做?!”冰子说道:“不过,我们不做,你弄就行了,谈企业我们出面就OK。”

  “对,我们不做,小钱没意思。”狼子附和,但眼睛却时不时的瞟向我。

  我颇为无奈,目光移向正对面的宁晋涛,“这样吧,高主管,你要做的话,可以和涛哥合着来,毕竟你一个人也不行。”

  “什么呀,我是让你们做,我哪里能投资起呀。”高筱丽道。

  “你投资不起,我这不给你介绍涛哥嘛,你俩人肯定行。”我看着宁晋涛说道:“涛哥,你也别闷着了,说句话呀!”

  宁晋涛看了高筱丽一眼,“只要高主管要我,我肯定愿意!”

  “这不就完事了!”冰子拍了拍手,扔下一句话,转身上了跑步机。

  ……

  洗衣这件事最终是由宁晋涛和高筱丽弄的,我、冰子、华宁和狼子几个人只是偶尔出面替他们和那些个企业高层谈谈合作的事。

  而更多的精力,我们是放在黑色交易上面的。随着一天天对交易的熟悉和张哥对陆律杰的打压,两个码头的交易基本上完全由我们掌控,武哥等人被调去外地负责其他生意,而且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所谓的其他生意究竟是做什么。

  方明震曾经要我调查,而查来查去都是没查到什么实质性的信息,只知道每个月,西口码头都会有船发往满南,至于里面的东西,一概不知,武哥他们几个看的太严,导致我一直没机会一探究竟。

  生活方面一直如此,倒是情感方面出现了一些问题,貌似是陷入了一种难受的三角恋甚至于四角恋的境地。我,许宝盈,高筱丽,还有宁晋涛……

  坐在健身房和高筱丽说笑了两句,这一个巧合,许宝盈突然出现,目睹一切,虽然笑容不变,可我依然能从她眼睛里看出来不爽,可恰恰就这个时候,刚教完散打的宁晋涛从训练室出来。四个人,八只眼,各怀心事。

  我挤出笑容陪着许宝盈吃完饭,送她去上班,然后坐在楼下吸烟室里抽一根安静又无奈的香烟,可手机却突然震动起来,打破意境。

  是张哥打来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感觉到他不喜欢甚至于讨厌我,但每次一有事,他都会找我而不去找冰子。可能比起冰子,我对他还保留着一份畏惧。

  “大浩。”张哥叫了一声。

  “嗯,是我。”我应道:“张哥,有什么事吗?”

  “有两个小孩从国外回来,是商股东和同股东的小孩,你看着安排一下,最好是和狼子商量商量。”

  “噢。”我吸了一口烟,“那个,今晚吗?”

  √酷:9匠…T网KX正版◎首{发*

  “对,我把他们电话给你,你去商贸街的古玉庭酒店接人。”张哥道。

  “好,我知道了。”我点了点头,挂断电话,在张哥把短信发过来后,开车去古玉庭接人。路上,和狼子稍微商量了一下,决定把人安排在酒吧街。

  ……

  一个小时后,我在古玉庭楼下等了大概二十分钟,两个青年走过来,左边染着蓝头发的非主流问道:“你叫姜大浩?张国强的人?”

  “嗯,啊!”我点了点头,伸出手,“你好,你是……?”

  “噢,我叫同小飞。”蓝头发拍了拍我的肩膀,毫不客气的拉开正驾驶位坐了进去,“不错嘛混的,顶配揽胜!”

  我有些错愕的看着同小飞,再扭头看看另外一个身体发胖的青年,没想到他已经绕过车头坐进了副驾驶位。

  在我看他的时候,他也看着我,皱眉说道:“看什么呢,上车呀!北海是我家,路肯定比你熟,你直说去哪就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