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浩!”

  古总将目光落到我的身上,语气焦急的喊了一声,他知道,我拦的话,肯定能拦下冰子,可我能拦吗?

  车上,小天还缩在乐乐怀里,不敢抬头,而冰子背上血流不停。所以,答案是肯定。我与古总对视,果断摇头。

  “是我做的,不关军哥的事,你冲我来!”郝云一步跨到管军前面,挡住枪口。

  “郝云,走开。”管军抿着嘴,一把拉开郝云,“你跟我混的,出事了,我站在你身后?!”

  “军哥!”

  郝云喊道。

  “亢!!”

  突然,一声脆响,小冉身体一颤,吓得出声尖叫,管军脚前的泥土地面上出现一个拇指粗细的洞,冰子手里的枪口正在冒着青烟。

  “都他妈给我闭嘴,你俩都挺仁义呗!!!”

  冰子面色阴沉,盯着管军和郝云看了一大会,忽然收起枪转身上车。

  古总一看这情况,顿时松了一口气。但是我却是感到极其不妙,紧跟着冰子上车,而后在古总带领下驶向医院。

  车上,冰子坐副驾驶,我开车,后面只有乐乐和小天。前面古总带路,后面逃过一劫的管军和郝云跟着。

  “小天……怎么样了?”

  沉默许久,冰子脸色发白,转过身看向乐乐。

  乐乐咬着嘴唇,使劲攥着拳头,沉声回答,“没事,就是吓着了,缓缓就好了。”

  “好个屁!”冰子喊道,一拳砸在控制台,“放心,咱这罪不会白挨!”

  ……

  第二天,裹着纱布的冰子死活不在林周待,我们只好回北海,小天一直处于镇静剂维持的状态,回家的路上气氛沉闷。

  一到家,狼子就在高速路口等着,他身边跟了一个平头青年,皮肤偏黑,个头也不高,但却给人一股干练的感觉。

  下车后,对话极其简单。

  狼子说:“这是何平,办事稳当。”

  冰子抽出后腰插着的手枪,又从衣兜摸出银行卡,一起递给何平,“一百万,一条命!”

  “这么好的生意?!”何平出奇反问,扭头看了狼子一眼。

  狼子没有说话,冰子也没再开口。何平扭了扭脖子,骨节发出咔嚓的轻响,抬手一把接过手枪和银行卡。

  冰子说道:“目标叫郝云,林周市挺有名的,杀他,一定要让人清楚是谁要他的命!完事后,我给你银行卡密码!”

  “好!”

  何平点头,扭头上了身后的破面包,开车上高速,杀向林周。

  何平离开后,我们开狼子的车去了心理恢复中心,狼子则开着冰子的车去了4S店修车。

  ……

  晚上七点,天色刚刚黯淡,一辆北海牌照的面包车融入车流驶进林周市,在市中心的酒吧中待了一个多小时,何平驱车直接奔向郊区。

  还是那处别墅,郝云闷着头在楼上喝酒,他一直疑惑,为什么古总不敢动冰子,难道一个中年人的能量都无法触及一个毛头小子。他想的很简单也很暴力,也可以说他太过于自以为事,只以为自己一个‘拼命’就能混社会,就能解决一切问题。

  他太年轻,一直活在庇护之下。作为温室里的花朵,他没见过黑暗,没缺过营养。以至于,他的自大。

  “嘭、嘭……”

  敲门声传来,在服务生的指引下,何平走进了房间。

  房中只有郝云,他诧异的看向何平,直接问道:“你是谁?”

  “自我介绍一下。”何平呲牙一笑,“我叫何平,北海有人出价买你的命!”

  “啪!”

  郝云当即反应过来,一把攥起桌上的酒瓶站了起来。心情正是低落的他,像是找到了宣泄口,“呵,北海人牛逼呀,告诉你,进来了,你就别想出去!”

  说完,郝云向前一步,甩起酒瓶就向何平砸去,而何平却是笑呵呵的看着他,眼睛中带着讥讽,如同看演戏的小丑。

  直到酒瓶即将砸落,何平才开始行动。左手向上一架,闪电般握住郝云的手腕,手臂一扭,右手向上一扬,郝云手中的酒瓶变魔术般到了他的手里。

  在郝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扬起的右手一改方向,狠狠砸下!

  “嘭!!”

  酒瓶炸裂,碎玻璃渣四溅,郝云脑袋嗡嗡作响,头破血流,眼前一片漆黑。

  何平嘴角依然挂着笑,身子一转,推着郝云向门口走了两步,而后抬脚踢到郝云肚子上,一脚将后者踢出门外,从栏杆上一头插了下去,掉在一楼大厅中央。

  “啊!!”

  神魔乱舞的人群中登时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O看正)。版CT章%节《c上酷=C匠c网HA

  何平趴在栏杆上俯视下方,笑吟吟的样子一点也看不出焦躁与着急,即便是旁边已经涌来十数个青年,并且有四个人手里还拿着五连发!

  “啪!啪!”

  何平不急不慢的从腰后抽出六四,对着天花板开了两枪,顿时,涌来的青年停下脚步,下面嘶吼的人群安静下来,全部抱头蹲在地上。一个个防护求生意识很是强烈,就像是被警察抓过数百次,早都熟悉了抱头下蹲的动作。

  “嗯!”

  何平清了清嗓子,“各位,我只耽搁你们三十秒的时间,说两句,你们愿意听的听一听,不愿意听的呢,可以报警,可以玩手机,不过声音一定要比我的小。”

  “嗯……那个,我是北海的,下面趴在地上的郝云惹错人了,所以我就来了,我和诸位无怨无仇,而且我也不抢劫,所以只要你们不插手,你们就是安全的。”

  何平扭头看向两边涌来的青年,抬起枪口在头发上擦了擦,然后就大摇大摆的推开那些青年,沿着楼梯走了下去,到了大厅中心,他对着郝云的头开了一枪,而后缓慢离开。

  路上,他开着之前换了林周牌照的面包车淡定的与警车擦肩而过。

  悍匪强悍的心理素质在他身上完美体现,一个人,一杆枪,一辆车,大胆的杀完人,光明正大的从警察跟前离开。这要换作一般人,见了警车不是掉头就是减速,正是因为他表现的十分正常,和平常路人一样,这才没有引起警察的质疑,以至于拦截或者质问。

  而正是这个时候,我和狼子在心理恢复中心的大厅聊天,随意的了解了何平几句,狼子说,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别看他年龄小,遇过的和经过的说不定比那些大混子都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