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渐渐黯淡,车缓慢的行驶在黑暗且破旧危险的盘山公路上,我是在一个小时前接替的冰子。

  后座上,小天趴在乐乐的腿上早都睡着。我们三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谈话内容大多是围绕着北海的生意,一小部分是在说小天上学的事。

  冰子靠在座椅上,回过头看了小天一眼,“乐乐,我还是觉得你应该给小天找个好点的私立学校,去什么公立学校啊,那些破学校都不好!”

  “没什么好不好的,我只是想让小天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这就足够了。”乐乐摇着头,“普通学校就行了,好的学校我怕他学坏了。”

  我没有插话,认真的开着车,前方灯光忽的一闪而过,冰子噗呤一下坐直身子,“有车!”

  “啊,有车,怎么了?”我皱着眉瞥了一眼冰子,“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呢?吓得我差点手打滑!”

  “乐乐,你说过,这条路本来走的人就不多,对不对?”冰子没搭理我,转过头格外认真的看向乐乐。

  “是呀。”乐乐点了点头,“可是,也不一定没人走呀,遇到人也很正常。”

  冰子没有说话,手却不由自主的伸进手扶箱中,摸索一会,掏出一把六四!

  “哎,你干什么呀?!”我看着冰子的反应不由的怔了一下。冰子多疑,我是知道的,但他这么敏感就让我有些难以理解。

  “没事!”冰子沉着声回道:“等会儿拐过弯,就会遇到那辆车,你开慢些,小心一点,我总觉得他妈的管军的事没完!”

  让冰子这么一说,我心里顿时也产生出质疑,要说一个市的风云人物就这么简单的屈服,这听起来确实匪夷所思,人家再不济,好歹在整个市里混的风生水起,手里握着的人脉不会弱于自己等人,更何况这里是林周市!

  我踩着油门的脚慢慢松开,轻轻打过方向盘,拐弯后登时与对面车辆相对而行,按在惯例,我先用大灯晃了一下,然后开近灯缓慢行驶,对面的车没有什么异常,在窄小的山路我们擦肩而过。

  $酷j匠网sm正版y。首(7发L

  “呼……”

  直着身子乐乐当即松了一口气,因为弟弟小天的存在,让他不得不万分紧张。

  可就在这时,冰子猛的吼了一句,“不对劲,大浩,踩油门,快走!”

  顺势往后视镜扫了一眼,只见后边刚刚擦肩而过的那辆车已经停下,一个黑漆漆的人影从窗口探出上半身,手里握着一把足有一米长的老式猎枪,瞄准着我们的车,顿时搂火!

  “亢!!”

  火光一闪即逝,钢珠如同流星雨一样散落在后车窗,当即车窗碎的七零八落,睡梦中的小天惊醒,乐乐趴下身子护在小天身上。

  “踩油门!踩油门!”

  冰子一边吼着一边降下车窗探出身体,握着手枪向后面冒懵开了三枪,而后边车上开枪的人早已经坐回车内,向枪管中捅咕着火药和钢珠。

  “大浩,慢点,慢点,前面是一个悬崖,小心点!!”乐乐趴在后车座,借着灯光看见外面熟悉的道路,赶忙喊着。

  本来遇到这种事,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狠踩油门赶紧逃离,而我也是这么做的,可一听乐乐的话,我当即就惊出一身冷汗,怪不得那辆车里的人在两辆车擦肩而过后才动手,这是想要我们自己往悬崖下干呢!

  “嗡……”

  后边车辆轰油门的声音一度盖过枪声,那辆车径直倒退回来,看样子是见我们没有主动窜进悬崖,和预计的不一样,继而改变计划,想给我们撞下去!

  “妈的,大浩,打方向盘,贴着山壁!”冰子的身体还在窗外,对方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

  “嘭!”

  我不管不顾,狠狠撸了一把方向盘,车顿时撞到旁边山壁上,车门凹陷,摩擦着山壁火花四射。

  同时,对方的车咚的一声撞上了我们,而多亏我们的车是紧贴着山壁的,他们只是擦着车右屁股灯撞了过去。

  但显然对方司机技术极好,在后边不足十米就是悬崖的情况下,他油门不松反紧,方向盘向里一转,车屁股嘭的撞上山壁,同时别住了我们的车!

  “吭、吭……”

  车被拦住,火硬生生被憋灭,透过前车窗,我们和那辆车里的人相对而视,愣了三秒,冰子猛的反应过来,举起手枪对着前面连续射击。

  “下车!”

  对方三人中一个消瘦的青年喊了一声,坐在正驾驶位的他,一把拉起车座上的双管猎枪,跑下车。后座上拿老式猎枪的青年也跑了下去。

  可位于副驾驶位的青年就没那么幸运,手里还高举着锯短了的五连发,可一下都没射击,身体就吃了三颗子弹,一颗正中心脏,当时就没了气息。

  “妈的,三哥,小五死了!”

  持老式猎枪的青年下车后躲在后边,亲眼看见副驾驶位的青年死去,当时就喊了一嗓子。

  消瘦青年,也就是给郝云办事的吸毒青年贺三。他紧紧握着枪,一动不动的趴在草丛中,心里早把郝云的十八代祖宗骂了个遍。

  按照郝云的交待,自己要干的对象只是家里有权有势的纨绔子弟,可现在看来,这群人他们和亡命徒都不差什么,连六四手枪都随身携带,还能毫不犹豫的开枪杀人!

  贺三趴在地上,脑子飞快的运转,随即像是下定决心,咬着牙轻声喊道:“蛮子,后备箱里有一把挂着号的五连发,你拿着从右边绕过去,我从左边走,别管其他的,先干死他们再说!”

  “知道了!”

  蛮子应了一声,扔掉老式猎枪,绕到车后,摸出贺三口中那一把挂着号的五连发。挂着号,意思就是这把枪以前出过事,在公安系统中有记录,同时也就是说,这两人急了!

  事情发生在电光闪石之间,对方的车没灭火,发动机嗡嗡作响,以至于他俩人的谈话,还在车里的我们根本没有听见。小天吓得不轻,被乐乐紧紧抱着,我这边车身紧贴山壁,根本出不去。

  冰子的身体从窗口直直的站起,举着枪巡视四周,仿佛不怕对伙从黑暗中冒出一枪将他致伤或致死,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另一边,对方的蛮子从右边藏在车身下缓缓摸了上来,滑膛上弹,随时准备驳火。左侧,贺三趴在悬崖边的草丛里也在向我们靠拢,握着双管猎枪的手掌因为用力过度而关节泛白。

  “啪!”

  冰子打开车门跳了出去,冷风一吹,四周杂草晃动,他警惕着周边。

  而我正准备下车,忽的看见后边山壁上晃动的黑色影子,虽然很模糊,但我心中当即就反应了过来!

  那里有人!!

  “冰子!”

  我当即趴在车座上,而后叫了冰子一声,抬手向前面指了指,冰子一看影子也反应过来,顿时三步并两步向前跨去,忽的跃上车头,手里还剩一发子弹的手枪瞬间响起。

  “亢!!”

  就在同时,草丛中贺三站起,手里的双管猎枪旋即开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