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这个,蒸米粉……”

  “知道了,蒸米粉不要芽菜不要葱放多点米粉和肉对吧。”,老板娘娴熟的在自己面前的机械装置里操作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来,望了望音雅,“那么,这位……”

  “啊、我的话,一个蛋肠和一碗粥吧。”,音雅用着略显微妙的表情挠了挠脸,稍稍露出来苦笑,“这个,多少钱——”

  “不用了哦。”,我拉出一丝笑容,摆了摆手,“我在这家店里买了一个包月的套餐啦,大丈夫。”

  老板娘嘴角也勾起一丝微笑,点了点头。

  “是吗……”,音雅歪了歪头,用她那纤细的手指点了点下巴,“那……这里吃?”

  “嗯。”,我点了点头,拉着她的另外一只手,缓缓走到了这家小肠粉店的靠墙一侧,坐了下来,揉了揉眼睛。

  呜、怎么感觉浑身都好累啊……

  我不由得打了个哈欠。

  “这个,雫雪酱……”,音雅坐在了我的对面,揉了揉她的裙角,“为什么……会那么熟练?”

  “啊……因为经常来……这……里……吃……”,我一边随口回应道,一边缓缓的趴在了桌子上,眼皮也开始沉重起来……

  然后我感觉到桌子猛地震动了一下。

  “呜哇——”,被这个震动弄得浑身一颤的我猛地抬起头,结果右膝盖也下意识的一抬,便猛地撞击到餐桌上,开始隐隐作痛,“怎、怎么了——”

  “雫雪酱?”,面前的音雅露出了可怕的笑容,“为什么突然就趴在了桌子上呢……?”

  我不由得咽了口唾沫,“这个、因为、呃,趴着很舒服?”

  “那你要不要趴着吃东西啊……”,音雅的声音瞬间冷了下来,“来,雫雪酱,等会米粉上来的时候你要不趴·着·吃……”

  “唔咕、对、对不起,我、我再也不会趴着了!”,被她这一下吓得魂飞烟散的我赶紧把自己的腰挺得直直的,随后,我微微露出了献媚的笑容,祈求面前的女恶魔能够稍稍的放过我,“这、这样可以吧……?”

  她微微的瞥了我的胸部一眼。

  然后是一阵死寂。

  ……等会,为什么这个家伙的眼神会集中在我的胸部上啊?!

  “雫雪酱。”,她忽然出声,露出了那种像是小恶魔一样的笑容,“营养……全长脑子和嗓子里去了哦。”

  秒懂她意思的我忽然感觉自己的血液涌上了头部。

  “刘音雅!”,我愤怒的站起来,狠狠地用双手拍了一下桌面,让桌子上的筷子都不由得震动了一下,“你说什么?!”

  “我说……”,她微微一笑,拿起旁边的豆浆悠哉悠哉的喝了起来,“你的胸部的营养已经廖剩无几了。”

  呜、呜啊啊啊啊啊!!!!!

  没错,我现在的脑海里回荡着我愤怒的呐喊,我胜利的战歌!

  我愤怒的将我的双手往她那边抓过去,想要用我的武力来让她屈服!

  没错!

  肯定会——

  “呜呼呼、雫雪酱的拳头好软啊~”,音雅抓住了我的手臂,用她的头在上面蹭来蹭去,“呜……这么软……雫雪酱要不过来当我的抱枕?”

  “谁、谁要当你的抱枕啊?!”,我感觉我的脑袋的温度已经高到了可以煮鸡蛋的层次,“你、你放开啦——”

  “好啦好啦……”,她带着一脸满足的笑容放开了我的双手,随后,我便赶紧抽回了自己被揉的有点红的纤细手臂,缩回了自己的座位,用着警惕的目光望向了她。

  哼、谁、谁知道这货会不会突然袭击……

  “呐,雫雪酱?”,她换上一副好奇的表情,身体微微前倾过来,“为什么你的早餐……不要菜?”

  ……等会!

  我忽然感觉我背后一冷……

  “啊、啊哈哈哈哈、这个,一天也就、早晨不吃对吧……?”,我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大、大丈夫的啦!”

  “嘛,希望如此……”,她收回了如同锋芒一般的视线,又开始喝起了豆浆,“啊,来了……”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看见一位少女把早餐端了上来。随后,她一边将早餐一个个放在了桌子上,一边拉出来一个大大的笑容,“这个,我能坐这边吗……?”

  “哎哆、请问你是谁呢……?”,我歪了歪头,好奇的问道。

  “啊、这家店老板娘的女儿啦……”,她挠了挠脸颊,露出了尴尬的笑容,“如果不能——”

  “大丈夫大丈夫大丈夫~”,然后音雅一脸热情的在我默默的视线攻击之下将她请到了她那个位置那边,“你要知道,你面前的这位是一只死傲娇,而且还非常自闭,不敢交朋友的大傻瓜——”

  “等会、什么意思啦!”,我狠狠的盯了她一眼,“才不是傲娇!”

  “啊、啊哈哈哈……是吗……”,少女挠了挠脸颊,露出无奈的笑容。

  我冷哼一声,也没怎么纠结她那句话,开始打量起面前的少女起来。

  黑色的长发配合着略微有点复杂的发型,搭配在东方人圆润的脸上却显得可爱了起来;穿着白色的整齐衬衫,黑紫色交接的格子裙,以及头上浅绿色的小小发卡,看起来就是一位很有活力的少女。

  “对了唉、话说,这家店这么冷清吗?”,音雅望了望店的周围,“就我们几个唉?”

  “啊,并不是的……”,少女扯了扯嘴角,“只不过现在是周末,你们来的有点过早啦。”

  “对啊对啊……”,我一脸无奈的回应着,一边拿起桌子上的酱油,一边用筷子将碟子里的米粉都染成黄色,“唉,我以前都是叫老板娘送过来的……”

  听罢,音雅歪了歪头,将盘子里的肠粉断开来一部分,送进了嘴里,“呜、这个,请问你的名字是什么呢……?”

  “啊、我的名字是尹絮叶……”,她笑了笑,“我的姓氏是不是有点过于罕见了?”

  “唔,这个姓氏还真的是第一次听见……”,音雅苦笑了一声。

  “有哦。”,我将口里的米粉和肉吞下肚中,默默的望向了她们,“其实,尹家将在历史上也有记载呢。”

  “唔……”,谁知,絮叶却是微微皱起眉,露出不安的表情,“请问……这个,你们的名字……”

  “啊、啊,我叫刘音雅……”,她爽朗的笑了起来,“这位是希雫雪哦。”

  “雫雪……没错了!”,谁知,絮叶却是激动的盯向了我,“请问你是不是无罡市那个出名的歌姬雫雪呢?!”

  ……雾、等会,发生了什么?!

  我一脸震撼的放下了筷子,吞下了口中的米粉,连忙摇头,“不是不是不是——”

  “没错了!”,她露出了极为兴奋的笑容,“绝对是雫雪!那个音绝对是!”

  “噗、雫雪酱被发现了,当场……”,音雅噗哧一下笑了出来,“其实我告诉你,雫雪酱如果真实唱歌的话也就坚持三十秒——”

  “……音雅你奏凯!”,我气鼓鼓的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长叹了一口气,“好吧好吧,的确是……”

  “唔哦、我说嘛、一听到你的声音就知道是雫雪了哦!”,絮叶激动的摁住我的肩膀,露出来一副痴汉的表情,“雫雪果然很可爱呢~而且还真的是傲娇……”

  “等会、我、我哪里是傲娇了?!”,我要喷出来了啊喂,“我真的不是傲娇你们为什么都不信啊?!”

  “天生萌骨的你是不知道为什么你是傲娇的!”,音雅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奏凯!”,在狠狠地回敬她一句话之后,我深吸一口气,紧皱着眉头,将米粉送进了口中。

  “啊诺、这个,话说回来为什么今天雫雪酱会忽然出来呢?”,谁知,絮叶却是好奇的开始提问了,“我记得就算是星期六日你也是让无人机送过来早餐的吧?”

  “是啊……”,我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米粉,斜着眼望了望面前的音雅,一边嚼着肉,一边嘲讽道,“因为我面前这个学霸要拉我去搞什么线下聚会……”

  “唉唉唉?!那雫雪酱不是会被发现的吗……?”,谁知,絮叶却是开始为我担忧了,“这样子的话……”

  “大丈夫大丈夫~”,音雅在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以后,笑着说道,“我已经准备好把雫雪酱身份爆出来了——在聚会上。”

  “这个、我觉得……”,但是絮叶毕竟是个好孩子,开始继续担忧着,“学校方面——”

  “啊,我的‘学校’不是中国的,是外国的。”,我淡淡的摇了摇头,“至于学的内容……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所以说啊雫雪酱是个超级大学霸,而且还嘲讽我们说她是学·渣。”,音雅却用着得意的笑容望了望我,“嗯,就是这么个性格恶劣的家伙。”

  “……你走,你可以走远一点。”,我淡淡的撇了撇嘴,“不要乱说话。”

  “啊、啊哈哈哈,是吗……”,絮叶挠了挠脸。

  “唔,吃完了……”,我吞下最后一口米粉以后,伸了个懒腰,“好了回家回家~唉,今天还要招待客人……”

  “很想去雫雪家做客呢,但有紧要事……”,絮叶笑着向我点了点头,“以后来你家,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像你这样能够如此温柔的人……”,我望了望面前猛地握紧筷子的音雅,“嗯,我不介意。”

  酷匠网7首发

  “雫雪……?”

  ……糟糕!

  “总、总而言之我先走了!”,在察觉到不对之后我飞快的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赶紧跑出了门外。

  “当我到家的时候你就有好戏看了——”

  ……真、真的发火了吗?!

  可怕可怕可怕、呜呜呜赶紧走,绝对不能被恶魔抓到!

  忽然,我感觉身体一重,便停下了脚步,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

  啊、这种病什么的,好烦好烦……

  于是,当我终于慢悠悠的走回家以后,打开门口,发现音雅一脸得意的抓着一套衣服的时候,我忽然顿悟了。

  人,有时候,是要逃的远远的才好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空学园说:

  特别说明一下··依秋的身体不是很好,所以番外很有可能是不定期更新「毕竟人家都去了医院了」··所以,番外的更新很可能不稳定,当然,主线仍然保持周更频率,因为距离中考很近了所以一周只更新一两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