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最☆新w:章节上酷匠#网‘

  ※“哔哩哔哩~~~~~”

  檩子坐在主控室之中自己的位置上,静静看着手上的小说,同时,眼睛每隔十几秒就会扫向大屏幕上的地图。

  如果什么地方出现乱流反应,她必须第一时间展开防御型旧神之印,以保证平民的生命安全。这便是值班人的职责。

  顺带一提,凉子则是一直在码字。

  “电话?”听到铃声的响动,凉子的眼睛转移到了檩子这边。

  “理事长的。”

  “理事长?孙理事长?”

  檩子默默地将手指伸向领章,按了下去,之后再将手指往空中一划,拉出了一个视频通话的窗口。

  “理事长?怎么了突然打电话过来。”

  “特别消息,最近我会动身从东京前往Planeptune,还有,注意一下这个人,我一会会把照片传给你,还有哦,替我向时灵之谱她们问声好!”

  电话屏幕上的,正是CMDT组织统括董事会的理事长——孙雫峯「feng」。

  一头浅紫色的头发不加梳理的铺在头顶,如同莽莽草原上随意生长的绿草,前额的一撮毛稍稍遮住了眼睛,旁边还拖着一条从后面绑结成的麻花辫。浅紫色的瞳色搭配上温柔的面庞,让理事长的那种严肃感觉一扫而光。

  这还不止,孙理事长身上穿的衣服更加让普通人印象中的理事长风范扫的连灰都不剩:紫色搭配上浅绿色花边的吊带式睡衣,宽松的有点不像样子,不止露出了双肩,只要再往下一点就要出事··她还抱着一个自制的抱枕··虽然看起来也很不像个样子,但是不难看出那是黑之契约者之中的‘银’。好吧,Q版银。

  “理事长··你什么时候能够正经点··”

  “诶?我有不正经吗?我可一直都很正经哟。”

  “这话完全没有可信度··”

  “诶,有吗有吗,我哪里不正经了,你指出来啊檩子。”

  “...理事长,您觉得您房间里面那一堆轻小说漫画单行本还有您面前的零食还不能告诉我您有多不正经吗。”

  “呜··忘记收拾了。总总总而言之,今天晚上我就到Planeptune!”

  感觉自尊已经跌落谷底的理事长赶紧挂断了通讯,檩子则是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

  “理事长说她晚上要过来,估计要待好久。”

  “那个不正经的理事长呢··紫曜之都「PS:Planeptune,紫曜之都,普岚涅顿,绀紫革新之地都是指Planeptune,CMDT的四方分部均是如此命名」估计要热闹好久呢。

  △“赤霞,你在遭遇乱流反应之前有感觉到什么吗?”

  珑音已经被洁诗拉去自己的房间强制睡觉「安眠药」,现在处在这个房间「世界树之根」的就只有洁诗还有赤霞,以及那位迷之少女三个人。

  “什么都没有。”

  “确定是她引发了乱流反应吗,不会是出现乱流反应的时候刚好这孩子在那里吧。”

  “不可能,我亲眼看到她引爆了次元力。”

  “那就奇怪了,我可没有听说过Mob按照自我意志引爆次元力还会昏迷的··”

  正如两人所说,从赤霞使用Transport到达优克特拉希尔「再次PS一遍虽然以前已经说过:这里的世界树指的是「Yggdrasil」,也经常被叫做‘优克特拉希尔’希望各位读者注意不要混乱」已经过去了两小时。期间迷之少女一直没有醒来过。甚至连一点动静也没有。

  顺带一提,赤霞实际上也是CMDT的成员,只不过她的领章被隐藏在外套的内口袋里面并没有套在脖子上。所以她也能够直接通过领章激活优克特拉希尔的转送装置到达世界树。

  “哗啦~~~~”

  房间的门突然被拉开,从外面丢进来一张纸片,之后就没了动静。

  不得不说,有人突然开门确实把里面的两人吓了一跳。

  “谁呀这么粗鲁···”

  “没事··只是普通舰员而已,在这里没事的。反正我也经常这么干。”洁诗说着便走到了门边,动手将那张纸片捡了起来,顺手把门也带上了。

  “是照片呢···嗯?”

  因为丢下来的时候是反面朝上,洁诗也没有直接翻到正面,但是反面却写着几行字。

  “怎么了?”

  “特别通知··已经确定是V级Mob,代号Wither,优克特拉希尔全舰舰员发现之后立刻展开控制···”

  上面写的东西意义不明,洁诗把照片翻到了正面,瞬间喊了出来:“哇!”

  “怎么了怎么了!”

  “你自己看···确定的这个Mob是V级,代号为Wither。就是她。”洁诗将照片递给了赤霞,另一只手指向了躺在沙发上的迷之少女。

  四周的光线似乎暗了下来,不,准确来说是有什么东西把光线吸走了。

  仅仅几秒的时间,四周变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早就已经无法形容现在的场景。

  黑暗之中,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出现了唯一的光源。

  四角星,透明,闪着蓝白色的光。

  如果真能像神话故事一样把星星从天上摘下来,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四贤者会在最黑暗的时刻来临,梅西尔德以她的战技塑造了她残暴的天性,兰伯特将他的财富散播给贫瘠的平原,汹涌的大海是辛贝尔一手精算的杰作,艾琳的长矛点燃了的山的最高峰。无尽的星夜之中,辛贝尔的女儿被放逐,黎明在酒中溶解,在月色下失去了光辉。”

  一段意义不明的祷词让两人的思维完全短路,虽然能听到有人念祷词的声音,但是又不知道说话的人在哪里。

  “残破不全的天使之心在一次次的失望中崩解破碎,代表救赎的天使堕落为带来湮灭的恶魔,毁灭之先驱为她的身体提供最强之盾,审判之星成为她的最强之剑。凝聚着造物主的全部灵感造出来的可爱身形早已凋零,面具下的虚伪化身才是造物主的真实意志,灰色的翅膀随时都可以折断,次元的旅行抹消了自白书的记录。”

  “到底在说什么?”

  “别说话,听下去。”

  “行临世间的天使以恶魔之躯执行着原本的使命,强大的信使会将所有一切的旨意都传达到目标。”

  祷文读完这里便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本以为还有后文的祷词,就此中断。

  此后又过了几秒钟,四周的光也恢复了,周围重新明亮如初。

  “自白书··在哪呢?”

  旁边突然传来了赤霞以外的声音,洁诗的视线转移到了沙发上。

  黑色的深邃眼瞳,正充满向往的,看着洁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