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大家都很尽兴。菜是几乎没有动过。啤酒饮料倒是被喝掉了很多。大多数都是被陈关他们几个喝掉的。看着他们站着把酒瓶举过头顶呼噜噜的喝着。为什么看他们那么“豪爽”的样子感觉有点逗逼呢。

  吃过之后大家都要离开了。全是意犹未尽的样子。哪怕平时在学校里再怎么的熟悉和交流。尽管只是换了个场景而已。

  看着喝了最多酒的张林晃晃悠悠的上了出租车以后我和林雨也回家了。百无聊赖的等待着时间的流逝期望这个假期赶紧过去。

  ……

  终于是等到了周一。对于休学旅行充满新鲜感的我们自然都期盼的不得了。听爸妈交代好以后我们就去了学校。

  来到学校以后我听到张林他们在讨论着前天的事情。也觉得有点忐忑。害怕被老师知道了。不过还好之后老师们都没有说到这件事情。应该是没知道。这让大家松了口气。

  很快班主任又说了一遍需要注意的事项。然后又是慢吞吞的回了办公室做了点事情然后这才出发。

  虽说是其他市也不是很远。乘车大概三个小时就到了。先是打电话和林雨一起给家里报了个平安。这是我们的习惯。到了以后正好是饭点。两个班级就一起去边上的饭店吃饭。因为是人多。不能全在一起。平时我们在学校的食堂也是差不多。因为我们前天在一起吃过饭了。还有一些没去的人虽说有点后悔没有去,不过今天没有表现什么。大家都是安安静静的吃饭。和那边拼命挤在一起哄闹的一班成了很鲜明的对比。

  可能是受不了他们的喧闹。柳熏跑了过来和我们一起吃饭。等我们吃完饭了,那边的一班的人还在那里大喊大叫着。鄙视的看看他们我们班的人默默的走开了。

  因为还有人在吃饭,也没急着集合。我回想了一下之前在一班的队伍里好像没有看到齐海那些人。转过头问了问和杨云并排走着的柳熏。得到的答案确实是他们没有来。这让我们松了口气,毕竟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虽说不怕他们但确怕被他们搅兴。

  之后我们到了旅馆。因为都是学生再加上人多住的旅馆不大。比较便宜。都是两人一间。也好在够干净。我和许涛一个房间。还有意思勋和陈关一个房间。这让林雨多看了一眼。上次被她误会的事情也是被解开了。也没有其他表现。

  之后我们全都在一起跟着临时充当导游的老师一起去游玩景区了。景区是一座很高的山。山腰以下种着很多蓝花楹。一开放山脚下就是一片紫色所以这里也叫紫山(不要对号入座)。据说在花季的时候在山顶往下看周围都是被紫色包围的,很美。不过现在早已过了蓝花楹开放的季节。只能是去看别的了。不过很倒霉的,没多久,原来蛮晴朗的天气突然黑了下来。不一会就下起了雨。这让我们郁闷的不行。之前还是那么晴朗的天气这么突然这样了呢。只能愤愤的谩骂天气预报瞎扯淡回到了旅馆。无奈的第一天来便是这样。给我们浇了一盆冷水。只能先在旅馆玩玩了。

  其实我们在旅馆玩也没有什么关系的。都是很开心。大家都是寻一个一起相处的氛围,这是在学校感受不到的。

  说是玩其实也就是这些。玩牌,玩牌,玩牌,还是玩牌。各式各样的玩法。还有就是真心话大冒险这些的。不过就算是这几样也够我们玩了。我们这几个男生都是聚在一起玩斗地主。原来大家是想玩别的。不过我只会玩斗地主,大家为了照顾我只好玩这个。虽说都是一副玩斗地主很不情愿的样子,可是到了抽到了好牌,或者扔个炸蛋什么的叫的比谁都大声。因为我们只有一副牌所以只能三个人玩。要轮流,不过这样边上看得人多了倒也越有气氛。

  我刚开始玩的几把牌都还行。不过玩到第三把的时候却是让人无语。我手上一堆好牌没拿地主。就在一个顺子之后我只剩了一张三,而作为地主的意思勋也只剩一张牌了。就在我想打出三赢掉的时候上家和我同为农民还有一堆牌没打出的许涛可能是为了翻倍直接扔了个炸弹。看到他这出的我脸都绿了,周围看到我牌的人见我剩下的牌都笑抽掉了。不过都没有说出来。许涛看我后面的人笑了起来不由得很疑惑,然后在觉得赢定了的心态下扔出了个三。狠狠地瞪了一眼许涛。就在意思勋觉得输定了的时候听到了我那有点不甘的过,不由得很疑惑。看到周围的人笑的那么厉害以后也懂了。赶忙扔出了自己所剩的一张k。在几个人疑惑的目光下我扔出了手中的三,顿时房间里面所有人都笑了起来。意思勋还拍着许涛的肩膀说合作愉快。

  S酷)匠(p网`R正#-版v首2:发.

  再次狠狠地瞪了一眼许涛,然后在他歉意的目光下我们再次洗牌发牌,结果是一手烂牌。又打了几局都是烂牌。连输了三把以后我抱着再来一把输了就不玩了的破釜沉舟的心态想来的牌好一点。结果看到了手上哪一副33455667789910JJKA以后气的都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管许涛那幽怨的眼神一直喊过。然后在意思勋张狂的笑声下输掉了。

  “我去,我这牌品太懒了。我不玩了。”

  实在是受不了这牌我站起了身说道。总觉得这牌和我有仇。看着换上去的梁佳我信步走到了窗边看了看窗外的景色。这会外面的雨已经很小了。毛毛雨飘着。就是那书中所说的江南烟雨。随着一阵风吹过,夹杂着雨滴犹如雾气一般飘飞。倒是颇有一番美景。不自觉的扭了扭头看了看周围,却发现在隔壁的窗户上伸出了一个脑袋。那不是林雨吗。她也一样看着窗外那飘飞的烟雨。头发上夹杂着一些晶莹湿润的水滴。可能是有一些双胞胎之间的感应吧,她也和我一样喜欢看雨。察觉到了我的目光看了看我这边,然后又在转过头看着窗外。

  看她把头伸出窗外我不由得眉头一拧,旋即打开窗户对着她大喊道“:别淋雨感冒了。把窗户关上!”

  听到了我的话,她看了我一眼。把头了回去关上窗户估计也是靠在窗边看雨。我也没在说话静静地看着窗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林说:

都有种想删书重写的冲动。第一人称的写法又臭又长,没多少意思 。还不如第二人称,第三人称的。考虑一下要不要从头重新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