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萦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人,笑到:“好啊。”

  “请。”

  “墨承宇,可否问你个问题?”

  (酷n匠网永q久?_免.:费n看小0_说

  “请说。”墨承宇十分礼貌的回到。

  “问之前,先问问你想不想去轮回之森?”琼萦说完仔细的看着他的反应。

  只见墨承宇依旧微笑着,“不想。”

  “真不想假不想?”琼萦不相信的问道。

  “真不想。”

  “为何?”

  “不感兴趣。”

  “你知道那么多奇闻异事怎么可能对轮回之森不感兴趣呢?”

  “对于一个热爱生命的人来说,有些不该感兴趣的东西是不会感兴趣的。”墨承宇悠然的说着。

  “那若是我说我去过,现在要再去你跟不跟?”

  墨承宇抬眼看向她,隔了一会儿才说到:“我想,现在有一件事情你会更感兴趣。”

  “哦?何事?”琼萦很好奇。

  墨承宇悠然的泡了一次茶,拿起来饮了一口,说道:“你的那块玉佩可在?”

  “给了轩辕烨了,怎么?你找到线索了?”因为墨承宇是经营金银玉器这些的,所以,她曾给他看过,也没说出个什么来,若是这次有了线索,她也算是了却一桩心愿了。

  墨承宇听说她送了人,嘴角微不可察的抽了抽,暗暗深吸一口气,说道:“这个东西曾经在莒庸出现过。”

  “莒庸?那是什么地方?”

  “一个古老的部落,现在大概也没几个人了。”

  琼萦听了他的话,细细的思考,不是她多心,她怎么有种不爽的感觉,好像被人算计了一样。

  琼萦淡淡的看了一眼云浅,见云浅摇头,只得问向墨承宇:“书上记载,古格在大陆之南,与莒庸都是小国家,可这莒庸在何处却没有记载,你可知?”

  墨承宇悠然的抬眼说道:“当然。”

  琼萦挑挑眉,很是好奇的看着他,只听墨承宇慢慢道来。

  话说,莒庸虽是一个小国家,但与古格有本质上的区别。古格的历史没有莒庸长久,莒庸有千年的历史,而古格只是近百年发展而来的。古格在南,莒庸在北,地处一片冰天雪地之中,活在莒庸的人比一般人长寿,所有的莒庸人都喜欢白色。而且此地的神秘仅次于鹊山,灵山都比不上莒庸的神秘。

  大约100多年前,不知何故,莒庸首领失踪,族人也逐渐消失,只剩下首领的女儿一人逃了出来消失了踪迹。直到百年后的现在,都无人知道那里百年前发生了什么。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还有,我的玉佩与莒庸有何关系?”琼萦听了他说的莒庸历史,很是疑惑的问,她怎么也想不出来这两者有何关系。

  墨承宇微微一笑,缓缓开口说道:“要说这世上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那就是你了。”

  琼萦挑挑眉,很有兴趣的说道:“哦?是吗?”

  “是的。”墨承宇笑看着琼萦,很难看出这话的真假以及真正的意思。

  “呵呵,好了,言归正传,我的玉佩究竟与莒庸有何关系?”

  墨承宇默默的看了她一会儿,才开口说道:“那块玉佩,是莒庸族长的女儿所佩戴之物,是一块灵气十足,经过百年锻造的一块另玉,看着像是假的,其实只是玉佩返璞归真了而已。”

  “啊?”琼萦惊讶到,“你不会是想告诉我那块玉佩已经成精了吧。”

  “成精?”墨承宇微勾唇角,道:“据传,此玉乃祖神曾经坐过的一块石头,后来随着时间的变化,成为了一块灵玉,后被灵山的一位祖师爷看中锻造成了玉佩,辗转到了莒庸,成为了莒庸的镇族之宝。”

  “哦,原来如此。”琼萦听后恍然道,“那这么说来,那块玉佩是绝无仅有的,世上仅此一块,对不对?”

  看着墨承宇点点头,琼萦陷入了沉思,既然如此,那么,那个光头干什么要她找拥有同样玉佩的人呢?还有?这玉佩怎么在那个光头手里,还又转赠给她?难道那个光头是莒庸后代?

  “那你可知莒庸是否有其他族人活着?”

  “没有。”

  “那那位小姐可否有后代留在世上?”

  “有。”

  “你可认识?或者知道他在哪?”琼萦稍稍有点激动的问道。

  墨承宇眼色深沉的看了看曲琼萦,然后摇了摇头。

  “那遗憾了,线索又断了。”琼萦颓废的趴在桌子上,找不到人还说什么。

  “不过……”

  “不过什么?”

  “你想不想去莒庸看看?说不定会找到线索。”

  琼萦听他这么一说,眼睛咕噜噜转着仔细想了想,这个想法可以有。但是,她现在还不能走,还有事情没办完。而且,过几天她得去西陵城看曲老头儿。

  “现在还不能走,我得先去西陵城。”

  “好说,我陪你去,然后办完你的事,一起去莒庸,毕竟,没有我带路你找不到。”墨承宇自然的说道。

  琼萦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并未说话。墨承宇不知道是解释还是其他,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若是能知道莒庸在百年前发生了什么,可真是一件好事啊,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查的出来。”

  自墨玉轩出来,回到曲府,云浅被她打发走了。她一个人在漫无目的的走着,看着空茫茫的天空,她又迷茫了。

  “哥,我回来啦。”一个人无聊的很的琼萦来到曲凯风的书房,招呼都不打的推开门,看见一个意外的人。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哥,他是谁啊?”琼萦跑到曲凯风身边好奇的问道。

  “他是凤栖梧凤兄。”曲凯风与凤栖梧看着冒冒失失闯进来的人,听下谈话,笑着介绍到。

  “哦,我想起来了,在某城与蓁蓁比武的那个大侠。”曲琼萦恍然大悟的说道,当时她离得远看不清他的样貌,现在端坐在这里,近距离之下看,此人虽然长得不是特别俊逸,但是有一种特别的书香味儿,给她一种特别的感觉,就这么一位普普通通的男子,真看不出来是位文武双全的男子。

  凤栖梧优雅的笑着起身像曲琼萦弯腰一礼,开口道:“曲姑娘过奖了,在下只是一介草莽武夫,算不得什么大侠。”

  琼萦笑着回答到:“凤公子客气了,凤公子的气度岂是一介草莽所能比拟的,在第一次看到公子的时候就看得出来公子不凡,只是好奇为何会委身公主府呢?”

  “合欢,你太没礼貌了?”曲凯风开口训斥道。

  凤栖梧依旧优雅的笑到:“在下只是寻的一个落脚之处,而且长公主本人也没有约束我,我们之间只是一个互利关系,并不是小姐想的那样。”

  琼萦笑眯眯的看着他,她也只是随口一问,她总觉得这个凤栖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凤公子请勿见怪,舍妹不太懂事,若有何得罪之处还请见谅。”曲凯风起身抱歉的对着凤栖梧说道,然后回头瞪了一眼琼萦,看琼萦那装傻的样子也是颇感无语。

  “在下打扰了很久了,该告辞了,有时间希望能再与曲兄畅谈。”凤栖梧优雅的笑到。

  “好,凤兄慢走。”曲凯风将凤栖梧送出门外。

  回到客厅,看见琼萦懒散的坐在椅子上啃苹果,满头的黑线。

  还不等他开口,曲琼萦抢先说道:“哥,你是怎么认识凤栖梧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