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早上的轻风徐徐。

  三人在警局外面商谈了一会儿,接着就打车向平安高中驶去……

  ————

  二十多分钟后。

  平安高中外的一处穿了个大窟窿的卷帘门前。

  “我靠!还真他妈给老子砸了!”一白看着眼前的卷帘门,一脸心疼的说道。

  “呵呵,这样倒是挺好,这样的话,我们就不用去亡羊补牢了。”萧何笑道,笑得一脸阴险狡诈,仿佛这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补个屁牢,我们一起去揍扁他们!”龙辰愤怒的说道。

  “有理!”

  一白赞同了龙辰的想法。

  “呵呵,没人说没理。这么着,我们先去打听一下对方的底细。”萧何说道,虽然嘴上一直说着要过去揍人家,不过三人却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这叫什么?

  这叫知彼知己,方能百战百胜。

  “行,那咱们去问郭京诚和乌龟那俩人,他们俩应该知道。”一白提议道,至于郭京诚和吴富贵的事情,他也都知道了。

  “嗯。”萧何点了点头。

  ————

  而后。

  三人一起找到了郭京诚的店铺,可是却还没开门,也没见郭京诚人。

  ————

  于是。

  三人只好去找吴富贵。

  不同的是,吴富贵早早便来到了店铺,开了店门。

  现在他正在整理着店里的杂货,该摆出来的摆出来,该怎么弄的怎么弄,这就是店铺每一天要做的事情,前面忙后面闲。

  后面只要坐着收钱。

  毕竟店铺是售货东西的,老板只要坐在收银台便是。

  ————

  看见三人来到自家店前,吴富贵马上一脸笑意的迎上去,笑着问道:“哟,三位哥,这么早过来,不知是所为何事啊?”

  “乌龟,你眼睛不瞎吧?”一白问道。

  “呵呵,哪里的话,我的眼睛好得很呢。”吴富贵笑道。

  “嗯,那不就得了?”一白冷冷一笑,“老子不信你来的路上没有看见我们的店铺门被砸了。”

  “哦,这事儿啊。”

  吴富贵表情哀伤下来的说道:“我为你们店铺的损失感到深深的同情,不过我也没办法啊,谁叫你们惹了不该惹的人呢?”

  “什么叫不该惹?”龙辰质问道。

  “呃,他们确实不该惹。”吴富贵老实的说道。

  “本帅……”

  龙辰正要说话,萧何一把拉住他,示意他别说话,然后便看向吴富贵说道:“吴老板的意思是,你知道砸我的店的那些人?”

  “没有的事!”

  吴富贵马上反驳道:“我只是说你们之前惹了不该惹的人,但是你们的店铺门是谁砸的,我可不敢断定!也不敢诬赖别人!”

  “呵呵。”萧何笑了笑,“吴老板,你太激动了,我只是问一下而已,并没有说你真的知道。”

  “好吧。”

  吴富贵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们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事儿?如果是这样,那么请回吧,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去问郭京诚好了。”

  “你这个态度就算是和我合作过的合作伙伴?”萧何笑着问道。

  “唉,不是伙伴不伙伴的问题,我上有老下有小,真的不敢掺和你那些事儿,万一我被对方盯上了,我的小店就玩完了。”

  吴富贵一脸身不由己的说道。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想帮忙对吧?”萧何问道。

  “你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总之我是真的无能为力。”吴富贵回道。

  “看来郭老板当初说的话并没有错,我和你交易的话,我会后悔的,现在我就已经后悔了,真的真的很失望。”萧何说道。

  “……”

  吴富贵没话说。

  他确实是无能为力,他为自己着想,可没精力为他人着想。

  “行,那我祝吴老板你生意兴隆,红红火火。”萧何笑着说道,接着就带着一白和龙辰走了,这种人,他也懒得去求了。

  ————

  路上。

  一白一脸愤怒的啐了一口,说道:“乌龟那王八蛋,真他妈是个黑商,昨天刚和咱们合作,今天就他妈的翻脸不认人了!”

  “要不我们回去揍他一顿!”龙辰提议道。

  “要回你回。”萧何正色说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既然他帮不了我们这个小忙,那么我们以后不和他交易就行了。”

  “……”

  这句话说得一白和龙辰都无话可说。

  是啊。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虽然不知道他家有什么经,不过人家有自己的头脑,有自己的想法,想做什么,是人家的选择。

  ————

  而后。

  三人来到郭京诚的店铺门口等待起来。

  因为郭京诚的店铺门口没有开门,所以他们只有等待了。

  论熟人,也就剩郭京诚这人了,昨天见过面,他给萧何的第一感觉不错,就不知道他是什么为人了,如果是个好人就不错了。

  ————

  二十分钟后。

  三人蹲在店铺门外,一白和萧何嘴里都叼着一根烟,一脸的闷状,烟雾徐徐上升,在脸上坏绕,那感觉,就好像两个烟瘾犯似的。

  “这么久还不见人,不会是接到消息不敢来了吧?”一白问道。

  “不应该啊。”萧何嘀咕道。

  “靠,果然行商的都是黑商!”龙辰愤愤道。

  “赞同。”一白点赞道。

  “呵呵,我也正在行商,你是说我也是黑商吗?”萧何笑着问道。

  “这个……”

  一白和龙辰都无语了。

  “可能是人家有什么事儿耽搁了,我们别把人想得这么坏。”萧何用教育学生的语气说道。

  “好吧。”

  一白和龙辰点头应是。

  于是。

  漫长的等待继续……

  ————

  九点多的时候。

  一辆电动车匆匆驶来,车上坐的正是郭京诚。

  “你看,这不来了吗?”萧何笑道。

  “嗯。”

  一白受教的点了点头。

  龙辰则一脸不屑的说道:“说不定他和乌龟一个德行。”

  “龙哥,别把人想得这么坏。”萧何说道。

  }酷匠网Yp正版…首np发H

  “呃……”

  龙辰砸了咂嘴,不再说什么。

  这时。

  一白凑过龙辰身边说道:“龙哥啊,要不咱们打个赌如何?”

  “打赌?”

  龙辰一愣,马上想起了上次强吻楮姬的事情。

  “怎么,你怕了?”一白贱笑道。

  本帅怕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