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时分,风吹凉了地,树飘落了叶。

  灯火珊阑的人行街道上。

  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给自己点上一根烟,一个人孤独的向前走着。

  “要不是小霞家只有一张床,三人的话,不可能一起睡,不然我还真想留下,毕竟有两个大美人陪着一起,那还真不错。”

  男子嘀咕了一句。

  这人正是萧何。

  漫无目的的走着,他很快就走到了车道上,等了一辆出租车,上车让司机师傅向韩雪家驶去,现在他能住的地方也就只有韩雪家最合适了。

  ————二十分钟后。

  萧何偷偷摸摸的钻进韩雪家里,接着就打开卧室门,脱开外套脱开鞋后,他躺到了床上,舒舒服服的抱着韩雪盖上了被子睡起觉来。

  要说睡哪好还是抱着韩雪睡最好。

  这妞身材极好,整个人软绵绵的,就好像是抱着一只肥嫩的大绵羊一样,真舒服,又暖又有感觉,很快就让萧何睡着了。

  呼呼北风吹……

  第二天,清晨。

  一声铃响,韩雪慢慢清醒过来。

  很快。

  她开始感觉到身体的怪异起来,胸前的两只小白兔就好像有人抓着一样,那种感觉,让她嘤咛了一声,接着她就炸猫了。

  "e酷匠网%{正`!版L首“V发d

  怎么会有人?

  想到这点,她马上惊讶的翻了个身。

  看见睡得死死,而且还一脸享受的微笑的萧何后,她马上松了一口气,接着她便用中指关节在萧何的脑袋上狠狠的敲了一敲道:“大坏蛋大坏蛋。”

  “老婆早上好。”

  萧何喃喃自语了一句。

  “你……没睡?”韩雪惊讶的问道。

  “嗯。我有一直再睡啊。”

  萧何说着,还是没有睁开双眼,看起来就好像是说梦话一样。

  “神经了神经了。”韩雪嘀咕了一句,扒了扒凌乱的秀发,打了个哈欠,起床,穿上拖鞋向厕所走去。

  ————十分钟后。

  韩雪嘴里塞着粉红色小猫形状的牙刷走出来打量了一眼大厅。

  果然。

  萧何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呢。

  “哈喽,老婆早上好。”

  “呃……”

  韩雪拔出嘴里的牙刷,向厕所走了回去。

  ————又十分钟过后。

  俩人一起出了门,走在楼梯上的时候,韩雪问道:“昨晚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萧何想了想,说:“忘记了。”

  “……好吧。”

  “嗯,走吧。”

  “哦。”

  ————路上。

  韩雪抱着萧何的手臂走着。

  “喂,你知道吗?”

  韩雪找了个话题,问道。

  “不知道。”

  萧何笑了笑,很诚实的回答了她。

  “柳姐那台用来监控的电脑坏成那儿样了居然还可以修好!”韩雪笑道。

  “嗯,真的?”萧何问道。

  “嗯嗯,正在维修店修着呢,不出意外,很快就能修好。”韩雪说着,笑了笑道:“柳姐说她感觉事情不对,还说什么自己被下药了。”

  “下药?”

  “嗯,能让人昏迷的那种药。”

  “……”

  她居然还记得当天的事情?

  听韩雪这么一说,萧何心里一惊一乍的,如果当天他弄昏女房东(柳姐)的事儿真被大家知道了,那他就真的是要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了。

  毕竟他那样让门自动打开的不科学事情还有将女房东弄失忆什么的,都可以堪称超能力了,指不定要被国家拉去做什么实体实验。

  不过他怕的不是这些,怕的是韩雪知道之后又和自己翻脸,然后闹啊闹,一发不可收拾的那种。

  真是晕了。

  他当时真不是故意的。

  只不过想保护好那不应该被世人知道的仙人秘密而已。

  “你怎么了?”

  韩雪见萧何不说话,于是便开口问道。

  “没事儿。”

  萧何笑了笑。

  “唔,你心跳跳得好快哦。”韩雪将手背放在了萧何的胸口处,“你在紧张什么呢?”

  “呵呵,我还想问你,你在疑神疑鬼什么呢。”萧何笑道。

  “没什么呀。”

  韩雪甜甜一笑,道:“我以为你做了什么亏心事儿了呢。”

  “怎么可能,我行得正,走得直。”萧何笑道。

  “好吧。”

  韩雪将脑袋贴在萧何的手臂上。

  ————早餐店。

  俩人如往常一样买了早餐向警局走去,边吃边走。

  “对了,凶手的事儿有什么进展了吗?”萧何想到这个事情,于是便马上问道。

  “没有。”

  韩雪摇了摇头。

  “他去哪了呢。”萧何嘀咕着。

  自从俩人上去在楼顶上见过一面之后,萧何就再也见不到凶手了。

  难道是跑路了?

  这样的人渣怎么能跑掉呢!

  想到这萧何就气。

  如果真抓不到凶手的话,那这事儿就永远会是他心里的一个梗了。

  “到了。”韩雪说道,打断走神的萧何。

  “哦。”

  萧何点了点头。

  “那我走了啊。”韩雪笑道。

  “嗯好。”

  萧何对她笑了笑。

  “晚上记得来接我。”韩雪提醒道。

  “一定。”

  “好,拜拜。”

  “拜拜。”

  说罢。

  韩雪俏皮的向警局走了过去。

  ————送走韩雪之后,萧何坐在那张熟悉的路椅上,给自己点上一根烟后,静静坐着。

  他在这儿等个人。

  如他所想,几分钟后,一个身材消瘦的人就出现了,他正是刘国栋,这么多天下来,他变化很大,脸色苍白,瘦了很多。

  “抽烟吗?”萧何问道。

  “谢了。”

  刘国栋没说什么,道了声谢,接着就接过了萧何递过来的一支烟。

  两人坐在一张椅子上。

  萧何吸了一口烟后,问道:“刘哥最近在干什么呢,见你消瘦了好几圈,都快要变男神了都。”

  “呵呵。”刘国栋苦笑了一声,说:“你和人韩雪处得不错啊。”

  “嗯,差不多,也就那样吧。”

  “看来我失败了呢。”刘国栋吐出一口烟气,苦笑道:“我也感觉到自己不适合韩雪了,你才适合。当初我就不应该死缠烂打的纠缠人家,搞得人家讨厌也就罢了,最后还竹篮打水一场空。唉,活了这么久,这才知道人家根本不喜欢我。”

  “刘哥啊,好女孩多的是,不必单恋一枝花。”萧何说道。

  “是啊,就好比你这样,不单恋一枝花,而是恋几支花。”刘国栋说着,叹了一口气,“你脚踩多少只船,我都历历在目,可惜了韩雪,她看错了人,我为她感到悲哀。”

  “呵呵,你知道了?”萧何笑问道。

  “一清二楚啊。”刘国栋说道,语气却是很无力的样子,似乎对此已经不感兴趣了。

  “看来你这些天都没闲着呢。”

  “我本来就是闲人一个,只是没事找事做罢了。”

  “嗯。”萧何笑了笑,“怎么?你准备向韩雪告发我的恶习?”

  “呵呵。”

  刘国栋再次笑了笑。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