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诗音尖叫一声是有缘故的。毕竟里面的东西让人看了之后尖叫出声确实不为过。因为里面赫然摆放着一口黑漆漆的棺材,棺材盖并没有盖回去,棺材里面的东西一目了然,而里面平躺着的正是一具男子尸体,身穿黑色的婚袍,头上戴着一顶黑色圆帽。

  看起来就好像古代结婚之人那样。古人以红色来图个吉利,于是结婚的服装多半都带红。但是让现代人看起来有点诡异,毛骨悚然。

  “吱吱——”

  萧何慢慢关上了房门。

  酷Gx匠_网$:永久Y免费看小说

  “那个,你好了吗?”萧何问道,他想问一下李诗音冷静了没,别等他放开手之后,她又乱叫什么的,那样可就麻烦了。

  李诗音连连点头。

  见状,萧何放开捂着她嘴巴的手。

  “呼呼。”李诗音喘了一口气,浑身颤抖不已,好一会儿后她才冷静过来,小声问道:“刚才,刚才那是一具尸体吗?”

  “嗯。”

  “那他为什么穿结婚的衣服?”

  “你可以去问他。”

  听萧何这么一说,李诗音马上打了一个冷颤,呸了一声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呵呵,这么紧张干嘛呢?”萧何苦笑道,“一具尸体而已,它又不能站起来咬人,就算能站起来咬人不还有我在吗?”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李诗音还在念叨着。

  “唉,小声点,别念了。”萧何说道。

  “……”

  李诗音不说话了。

  “走吧,这事有点不对劲,我们得去调查清楚。”萧何说着,拉着李诗音的手往楼梯下走,现在不拉她一把,指不定她还得傻愣在那儿多久。

  接着。

  两人慢慢往楼梯下走。

  而萧何也用左耳听着四周的动静。

  很快两人就走到了一楼下面。这里是个大厅,左转一个弯就是大厅内部,那里面就有人。而若是一直往前走就是这栋屋子的出口,外面有一群人,还有舞狮的那些人。

  “我们得进去看看,你装自然点,别露出了马脚。”萧何对李诗音说道,拉着便拉着她往左边转了一个弯,向大厅内部走了进去。

  李诗音不说话,强装镇定起来。

  很快,两人走到了一扇门外面,从外头就可以听见里面的讨论声。

  ————这扇门里头是一男一女。女的三四十岁左右,长得一脸刁蛮相。男的则五大三粗,下巴一些胡渣,是个健壮的中年人。

  女的问道:“李家那娃娃回来了?”

  男的点了点头,说道:“嗯,是回来了,不过她不愿意啊,这咋办。”

  “嘶,是咱家出的钱不够,还是咋地?之前两家人不是谈好了吗?这咋一转眼就不愿意了呢?”

  “听说那娃娃出去会他老情人去了,可能是舍不得她老情人吧。”

  “老情人?”

  “嗯,那娃娃在城里认识了个小伙,小伙来村里找她来了。”

  “那现在那小伙呢?”

  “听说走了。”

  “那不就好了?”

  “呃,可是那娃娃还是不愿意,这咋整?”

  “哼!既然不愿意,那咱们只能来狠的了!把他爹的手指剁几根再说!”

  “呃,这……”

  “走!软的不行,给她来硬的!”

  “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话到此结束,门里头的一男一女站起身,往门外走了出来。

  “吱吱——”

  门推开。

  接着,咚的一下,那大汉马上被一拳砸中脑袋,而后便不知不觉的晕倒了。女的则被萧何捂住嘴推进了房里头,李诗音跟着后面,进去后马上关了门。

  “来来来,今天咱们好好的唠唠。”萧何说着,笑着从西装里头拔出来一把青色的刀,架在那女的脖子上。正是他的青铜刀。

  “呜呜呜——”

  女的挣扎起来,想叫却叫不出声。

  “嘘。”萧何笑了笑,“刀剑不长眼,你要是再他妈乱动,你就准备流点血吧。”

  “唔。”

  那女的马上如同打了镇定剂一样站直了身子,一动不动。

  “好。”萧何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便放开了捂着她嘴巴的手,说道:“现在你可别乱叫,否则出了什么杀人事件的话,我可不负责。”

  “嗯,好,嗯……”

  那女的连忙点头。

  她也不敢乱叫,很懂事理。

  “接下来我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懂不?”萧何一脸审问态度的样子说道。

  “懂,懂。”女的点了点头说道,接着,她一脸紧张的问道:“能不能先,先把刀收起来?”

  “好啊。”

  萧何收起了刀。

  “你,你们是干嘛来的?”女的见状,忙松了一口气。

  “我们是警察局来的。”萧何笑了笑说道,“当然,我们是峡安市的警察,而不是你这镇上的小警察。所以,你现在无权保持沉默,你说的每一句话,甚至是每一个字都将成为呈堂证供。说的好了,说不定你可以无罪释放,说错了,你就准备好坐牢吧。”

  “啊?”女的惊了一下,接着便连连点头,脸上的表情都快要哭了,一脸诚恳的点着头,说道:“你问你问,我知道的一定说……”

  “你们这儿是准备结婚吗?”萧何问道。

  “是,是的……”

  “结死人婚?”

  “……”

  女的沉默了。

  “你无权沉默,请马上回答,否则下场你自己清楚,别怪我不给情面。”萧何冷冷道。

  “好,是,是结阴婚……”

  “那女方是不是李小霞?”

  “李小霞?”女的想了想,接着点了点头,“是她,但,但她是自愿的,不是我们逼的……”

  “小声点。”萧何打断了她,接着便冷冷的问道:“现在你已经撒谎了一次。若是撒谎到第三次,那我也保不了你了。”

  “啊?我,我没撒谎……”

  “好,你现在已经撒谎第二次了。事不过三,我建议你下一句话要先酝酿一下再说出来,否则你就没机会了。”萧何警告道。

  “啊?”

  女的惊了一下,全身都有点颤抖了。这便说明,她刚才确实是撒谎了。

  好一会儿后,她冷静下来说道:“她父亲之前在赌庄输了很多钱,欠了人家一屁股赌债,现在债主找上门来,他没钱还给人家,于是对方只好在他身上找点值钱的东西贩卖出去,赚回钱来。可他身上却没什么东西值钱的,后来债主听说他有个漂亮女儿,于是就想打他女儿的主意。正好听到刘家村里有人要结阴婚,于是便找到了他,并威胁他女儿来跟人家结阴婚,否则就要在她父亲身上拆些零件去卖了还债。总之威胁了很久,最后他女儿回来了,说愿意结阴婚,还她父亲的赌债……”

  话完。

  四周死一般的寂静下来。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