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大亮,院子里有找巢的燕子飞过。

  而萧何与那徐贞惠互相留下电话后,才得以和冯志离去。

  出到慈善会的外面。

  冯志终于忍不住发话,道:“二哥,你这小子是不是天生自带桃花运来着?见谁谁上钩!”

  “也许吧。”萧何笑道。

  “唉,警花、护士、熟女……”冯志想着,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接着他就嘿嘿的笑了起来,“那个,二哥,我说既然你这么多美女找上门来,那么那个护士小桃能不能让给我?”

  “她喜欢你的话,可以。”萧何说道,“但是她若对我说你整天骚扰她的话,那么你的死期就到了。”

  “咳咳,怎么可能。”冯志笑道,“哥我纵横情场这么多年,从来不以骚扰的方式来夺得美人欢心。”

  “汗,怎么说好呢,你这人,唯一的特点就是花言巧语,所以和骚扰差不多。”萧何说道。

  “呵呵,不是,骚扰那是贬义词。”

  “都一样。”

  “呃,不一样。”

  “我说一样,就一样。”

  “好吧。”

  两人聊着聊着,很快就走到了峡安慈善会外面。

  “现在那钱也捐完了,接下来就是去还人家那笔钱了,哦对了,你们今天说的黑市在哪?”萧何问道。

  “北城那边!”

  “好,那打车走吧。”

  “好勒。”

  ……

  三十分钟后。

  峡安市北城的某一个店门口外。

  “就是这儿?”

  萧何看着眼前这家卖药的药店。

  “嗯,这里面就是,咱们当初就是来这接活儿的,一般人都不知道!”冯志很牛逼的说道。

  接着他就带头走了进去。

  很快,两人走到里面,冯志马上说道:“人参不是人,甲鱼不是龟,三两白糖,四两核桃,一毛三七分,分为灵散,分为酒气,四五六七八,左转药店,内转白店,其实是黑店。”

  “客官,请问你要啥?”那卖药的白须老人问道,语气很和蔼,完全看不出这儿是一家黑店。

  “活儿办完了,准备喝点药汤。”冯志笑了笑说道。

  “进吧。”老人淡淡说道。

  “嗯。”

  冯志笑了笑,带着萧何向药店里面走了进去。

  这里左边是药柜,柜台里面就是那老人。右边是人走的地方,有躺椅,座椅。而且这里还有买药的客人,说真,如果不是冯志说的话,萧何还看不出来这里会是一个别有洞天的地方。

  只见,两人一直往里面走。

  f+酷◎#匠网正~…版首发}

  很快就来到了黑不溜秋的地方儿,然后一直走一直走,来到一处楼梯口,接着冯志就带萧何往楼上走。

  上到二楼后,这里左右有两条通道。

  冯志说道:“刚才我在下面说的是暗号,现在这里是正室,左边是接活儿的地方,右边是交活儿的地方。”

  “嗯。”

  萧何点了点头。

  接着,两人往右边通道走了过去。

  很快就进到了一间房内。

  这里也是有一个大夫,两腮上有些胡渣,身穿一件白大褂,戴着眼镜,头发长到脖子处,身材不胖不瘦。

  看到冯志,大夫问道:“干啥来着?”

  “活儿办完了,准备喝点药汤。”冯志笑道。

  “坐吧。”大夫说道。

  接着冯志和萧何坐在了大夫桌前那张长椅上。

  只见大夫掏出一本本子,问道:“什么活儿啊?”

  “去一家游戏机室里头找老板要债,十万整,完事后可以抽水百分之三十。”冯志说道。

  “嗯,我看看。”

  大夫说着,翻起那本本子来。

  很快,他就找到了冯志说的活儿,于是便抬起头来问道:“活儿办成了?”

  “嗯,这里是七万,三万我们拿了,你数数。”冯志从衣服里面掏出来一捆钱放在桌上。

  “不用数了。”大夫说道,“反正这钱又不是我的,若是少了,放活的人自然会去找你。”

  “嗯行。”冯志点了点头,“那我来数数吧,免得少了。”

  为了以防万一,冯志拿起那捆钱数了起来。

  十分钟之后,冯志确定无误了才将钱放下,说道:“钱一分没少,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

  “先在这本子上签个字。”大夫说道,将桌上的本子推到了冯志桌前,一旁还有一支笔。

  “行。”

  应了一声,冯志拿起旁边那支笔在本子那标注是什么活的一行字旁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OK。”

  签完,冯志笑了笑,将本子推了回去。

  “嗯,走吧。”大夫看了一眼之后,让冯志和萧何走人了。

  “好勒。”

  冯志站起身,和萧何离开了这里。

  说来也怪,这里的气氛挺安静的,安静到有点怪异,感觉就像是在交易什么非法玩意似的。

  萧何来这里也不用干什么,就是护法来了。

  出到药店外后,冯志松了一口气,道:“刚才那感觉,真他妈难受。”

  “呵呵。”萧何笑了笑。

  “走吧,去买些吃的,终于解放了!”冯志说道。

  “行。”

  ……

  接着,两人来到一家饭店里头,两人先是吃饱之后才打包了十几份,毕竟两人待会不同路的。

  于是,吃完之后,两人就拜拜了。

  “二哥,有空还一起玩啊!”冯志笑着叫了一声。

  “没问题。”萧何笑道。

  “那走了!”冯志回了一句,拎着一大堆吃的走到车道上拦了一辆出租车,接着就扬长而去了。

  “呼。”

  萧何松了一口气,不知怎地,他感觉自己轻松了许多。

  而现在也是下午了。

  看了一眼这四周,萧何打了辆车往林家园赶回。

  ……

  回到林家后。

  萧何一脸无奈的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头。

  “小洋洋,冰淇淋,敏敏大人,我回来了。”看着里面的三女,萧何马上打了一个招呼。

  “哼哼,算你识相。”林洋洋说道。

  上一次萧何打招呼的时候,就是把林洋洋的名字放到了最后面,这一次萧何记着了,把她放最前面。

  “嗯,我一直这么识相。”萧何笑道,“有奖励吗?”

  “奖励你个大头鬼。”

  林洋洋对着萧何吐了吐舌头。

  “好啊,大头鬼也行,你有吗?”萧何笑着问道,也关门走了进去。

  “你要啊?”

  “嗯。”

  “小敏姐姐就是大头鬼,你拿去吧。”林洋洋说道。

  “噗嗤。”

  林诗淇忍不住笑了。

  周敏闻声,马上气呼呼的跟林洋洋火拼起来,“可恶!小洋洋你才是大头鬼!你个大头鬼!”

  “哈哈,小敏姐姐才是大头鬼!”

  “我不是,你才是!”

  “是你是你就是你!”

  “……”

  周敏还真说不过她了。

  林诗淇也不理会她俩,而是看向萧何问道:“坏人抓到了吗?”

  “没抓到。”萧何叹了一口气,“我被他坑了。”

  “嗯?被坑了?”

  “是啊,我失算了。”

  “那你说来让我们听一下呗。”林诗淇说道,很感兴趣的样子,大眼睛眨啊眨,还是这么美。

  “来,我肩膀酸。”萧何笑道。

  “妹妹,上!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林诗淇马上看向林洋洋道。

  “什么任务?”

  “给他按摩。”

  “不要。”

  “不如你亲自上场吧。”萧何笑道。

  “我?”林诗淇想了想,看向周敏,可爱的笑了笑,“小敏,你去吧,一定要狠狠的按,狠狠的摩!”

  “呃……我没空。”

  周敏说着,马上和林洋洋打闹起来,以示真的自己没空。

  “不愿意的话,我去睡觉咯。”萧何笑着说道,就要向卧室走去。

  “愿意!为什么不愿意?不就是按摩么?本小姐可是超级专业的!”林诗淇哼了一声说道。

  “那就试试。”

  萧何笑着,向大厅的沙发走了过去。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稀粥说:

  下个月开始,恢复一天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