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不一会儿,一大帮百姓在一位老者的带领下,“气势汹汹”地朝着城门外走来。

  见状,不少降卒纷纷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眼光,看热闹般地看着打了胜仗的宛城军,似乎即将见到这群“怒发冲冠”,似乎已在暴走边缘的

  百姓,会与宛城军大干一场,这自己人窝里斗的好戏,今天可是让他们给赶上了。

  而刘表则是眉头一皱,对蓝山的好感也瞬间消失在了九霄云外:这个蓝山,不会是为了招降降卒,把百姓家的粮食都抢了吧?真是混账!

  看来自己之前可真是看走眼了啊!

  于是:

  当这些百姓走到宛城军的面前时,那位老者板着个脸,向他们询问蓝山的去处时,降兵们更是不屑了,更有甚者,打着口哨,公然调戏起

  这群百姓中年轻貌美的姑娘来:

  “小妞,来~陪大爷玩儿一个!”

  “好啊!好啊!”姑娘们一脸花痴地看着这些降卒,连声答应道。

  接着,降卒们便将手搭在姑娘们的身上,上下乱摸了起来。

  然而,宛城军没有制止,似乎理所当然一般。

  于是,降卒们更加放肆了,不一会儿便跟姑娘们闹在了一起。

  这在刘表看来,简直是伤风败俗。嫌恶地看着自己曾经的士兵,走到一旁,背过头拼命咳嗽起来,似乎想要提醒他们注意纪律,。

  不想,却没有人对自己的提醒有一丝的触动,更有不少宛城军还有降卒过来拍拍他的肩头,询问他怎么了。

  于是,他愤怒地一次次将这些士兵一把推开,大骂着:

  “滚开!”

  这可弄得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对着战友们摊手一摇头,悻悻地“滚”到一旁,尽量不去招惹这个古怪的老头儿。

  接着,降卒继续着他们与姑娘们的调情,而宛城军则是继续守卫在那里,一脸戒备地看着城外,防止这个时候,城外残留着的黄巾余党前来

  骚扰。

  毕竟,现在黄巾起义的浪潮还未扑灭,天知道会不会有残存的黄巾贼,趁着荆州和宛城大战一场,实力大减的情况下,偷袭宛城。

  不一会儿,蓝山带领着将军们快马赶了过来。引得刘表在心中又是一阵唾骂。

  近了,蓝山低吁一声,勒住战马,接着,纵身一跳,快步走了过来。

  蓝山一定是来接见我们入城去的!降卒们这样想着。

  不想,蓝山却是走向了那位百姓中的老者。

  “这回,有好戏看了!”降卒们一边摸着美人们,一边议论纷纷着。刘表也是一脸嫌恶地看着蓝山。

  而美人们,则是一边妩媚地对着降卒们笑着,一边将目光注视在蓝山那魁梧的身上,眼里,是对长者的敬仰而非同龄的心仪男子的柔情蜜

  意。

  不想,这位老者却是将左手抚在胸口,右腿向后一退,接着,猛然一跪,单膝跪地,而其他的百姓包括那些妙龄女子,也是在一瞬间,猛然

  跪地,就像训练有素一般,老者说一句,其他人也齐声说一句:

  “主公厚恩,我等万死难以回报,今日前来,就是要向主公请命:请——主公,收我等入军中,教授战场本领,为我宛城的未来而战,为我

  大汉朝千千万万的黎民百姓——而战!”声如洪钟,气势惊人。

  q酷匠s网)e首%发J

  蓝山站在原地,没有去扶老者,因为今天这一礼,他受得理所应当,受得理直气壮,不必怕那些天下的诸侯皇帝唾骂!因为——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他蓝山既然扛起了振兴天下的责任,就站得正,走得稳,心不虚,不必担心别人戳自己的脊梁骨而去讨好任何人,更

  不必担心半夜走路会有鬼敲门!

  而且,即使有,也只能他追杀鬼,绝不会让魑魅魍魉骑在自己的头上为非作歹,作威作福,一刻也不行!

  ——其实,蓝山生前是非常信鬼神之说的,而且在很小的时候,曾有跟无数的鬼作战,并彻底击败他们的经历,虽然醒后发现好像是一场

  梦,可是跟鬼交战时留下的伤痕,就算穿越了的如今,依然赫然地应在自己的身上,不过被铠甲包裹着,而且伤口很浅也很短,不易察觉罢

  了。

  虽然蓝山这一礼受得理所应当,可是在刘表这样的旧思想毒害下的老顽固看来,却是与常理相悖的,是大逆不道的表现!

  哆嗦着,刘表远远地向蓝山一礼,当作告辞,就等着蓝山回礼。而蓝山似乎早就看到了刘表脸上分明写着:“你是叛逆!”的标签,倒也

  没恼,恭敬一礼。刘表立即头也不回地走了,口中还不停念叨着刘备这个名字让除了蓝山外的所有人都是一阵莫名其脉,摸不找头脑的感

  觉。

  而只有蓝山知道,刘表未来一定会去找刘备!而刘关张这三名在未来将会威震天下的将军,也将最终与自己交好。

  特别是刘备,这个历史上被罗贯中的《三国演义》描绘得如同文弱书生的枭雄和皇帝,武艺其实不在关张之下,更不是曹操这种靠谋略取胜的君主可以单挑的!

  接着,蓝山不再去想刘备,转头对老者道:

  “好!既然想要当兵,就得接受我最严格的训练!周仓将军——”

  “属下在!”身旁的周仓应声出列,恭声应道。

  “这些士兵,就交给你了,把你最新研究的最简单易懂,又不枯燥无味的行军作战,还有用兵方法都尽数交给这些士兵吧!”

  说完,又继续对这些正式成为士兵的百姓们道:

  “训练时,不要太认真了,如果有自己的方法,就按自己的来,不必听从周将军的安排,如果周将军不允,来我这里,我到时候批特权就

  行!”说完,便吹了声口哨,战马跑到身边,接着玩,纵身一跳,便是骑着战马回了城里,而其他的将军们,也是一脸羡慕地看着周仓,

  道:

  “主公居然让你训练不必按照常规方法的特种野战兵,真是又轻松又安逸,以后这些士兵出来,可要让着我们点,不要跟我们争军功,我们

  以后可比不过这样的军队啊!”

  周仓闻言,肃穆道:

  “虽然你们这么说,可总是觉得主公是心血来潮,没有军纪约束,什么也不用管的军队,能有什么出息?我觉得我是捡了个倒霉差事了!”

  “谁说的?”闻言,甘宁大怒,指着周仓的鼻子道:

  “我原来做贼时的那些小伙子,哪一个又军纪约束,可不照样以一当十,把那些以前的装备精良的官兵,打得晕头转向,连南北都分不清

  了,你现在这般诋毁主公交给你的军队,是在轻视我从前的战绩,还是在轻视主公?”

  “没有、绝对没有!”听到甘宁说自己轻视蓝山,周仓连连摆手,接着,叹了口气道:“好!那就干吧!士兵们跟我来——”

  “是!将军!”闻言,刚刚从百姓变为士兵的人们按捺住心头的兴奋,恭敬地跟着周仓朝向城里走去。留下降兵们在那里目瞪口呆地看着刚

  刚还和自己相谈甚欢的姑娘们走了。

  “走吧——既然周仓将军走了,我们也走吧!”于是,将军们便是准备要走。

  这时,降兵们不干了,纷纷嚷嚷着:“将军,我们也要加入周仓将军的队伍!”

  看着这些降卒,将军们商量了一下,倒是也同意,有这些降卒保护,至少即将成为士兵的姑娘们也有人照顾,不至于孤单寂寞。

  于是,对着他们道:“好!快点去追周仓将军吧!骑上我们的马!”

  “这——”降卒们面面相觑,露出迟疑的样子。

  “不够的话,用陷阵营的就行!快点,晚了可就来不及了!漂亮的姑娘还在等着你们呢!”将军们半调笑地催促着降卒们。

  “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降卒们纷纷对着几位将军抱拳一礼。

  “不用谢,快点去追吧!”甘宁大手一挥,招呼道。

  “好!”回应的,是整齐的欢呼声。

  接着,一阵风过,接着,那是降卒们去牵马了,又是一阵风过,那是降卒们骑着马,一窝蜂地去追周仓将军还有他们心仪的姑娘去了。

  而这时,许多宛城军还有陷阵营中的年轻将士们也坐不住了在询问了将军们一番,得到同意后,便也是骑着降卒们剩下的马,或是没有马

  骑的,抱怨着那些降卒不够意思,没有留下马给他们,便也是一窝蜂地冲去追赶周仓将军了。

  “哎!年轻就是好,真是羡慕这些年轻人啊!”将军们哈哈一笑,接着,便是回了城去。

  而那些年长的或是已有家室的士兵,倒是出人意料地没有抱怨,反而满面笑意地看着那些前去追求伴侣的士兵,衷心地齐声祝福道:“小伙子们,幸福就在前方,快去争取吧!”(满满地,尽是鼓励与祝福)

  (本章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