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浴血宛城,绝地反击(2)

  “快——快拦住他!”见蓝山似疯了般的冲向了己方战阵的大后方,而大后方正是主公刘表所在的位置。许攸大惊失色,慌忙叫着手下的

  士兵挡住蓝山,而他,则冲向后方,向正看热闹看得起劲的刘表疾呼道:

  “主公速走——莫要留此险地!”

  而这时的刘表,虽然闻听此言,有些心惊,但是看到挡在蓝山面前的荆州兵越来越多,而蓝山向自己的方向移动的脚步越来越缓慢,不仅

  没有感到慌张,反而指着蓝山,对许攸呵呵笑道:

  “军师,你看——”

  “看什么?”许攸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劝刘表离开,见状,顿时一愣,刚刚想到的话也全部忘到肚子里去了,只好顺着刘表的手指,看

  向了正在浴血奋战中的蓝山。这一看不要紧,便见蓝山砍杀掉几个荆州兵的脑袋,向着自己杀来。

  许攸肝胆俱裂,推开旁边的几个士兵,便去拉刘表,见到刘表依然看着蓝山,露出呵呵的笑容,许攸大惊失色,暗道:莫不是主公惊慌

  过度,脑子吓坏了?

  想着,许攸便急忙抱起刘表,也不顾其在他背上乱喊乱打,便急匆匆地向城外逃去。

  而蓝山见到刘表逃跑,知道这时的荆州军一定会士气大落,砍倒几个拦住自己的士兵,不等后面跟来的将军们,便拾起死去士兵的长刀

  短剑,向着周围胡乱掷去,当场杀死好几名荆州兵,更是吓得周围的荆州兵落荒而逃。毕竟,在现在的荆州兵看来,此时的蓝山,就是一个

  不要命的疯子,见到人就杀,看到东西就论起来砸。

  而随后赶到的宛城军,也被蓝山的样子吓得不敢上前。

  算了,不等他们了!我自己上!看到刘表越逃越远,而刘表的荆州军还没有撤离的心思,蓝山心中一狠,将手中早已砍弯的兵器向前方

  逃命的荆州兵一甩,便是一招命中其头部,那个荆州兵还没有来得及惨叫,便是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哐当”一声,其手中的大刀,也掉落

  在了地上。

  这时,蓝山立马冲了上去,拾起大刀,一阵挥舞,吓得周围的荆州兵看到蓝山,掉头就跑,蓝山也趁势冲散这群荆州兵,将他们留给后

  面的部队,而自己则立即追向了刘表。

  近了,近了!

  眼见着就要接近刘表了,蓝山放慢了脚步,大喊一声:

  “刘表休走!”便装腔作势地杀向了护卫刘表的荆州兵。

  “啊!蓝山!”听到后面的怒吼,许攸大惊失色,看了一眼后面,便见蓝山如地狱中的使者,浑身沾满了荆州兵的鲜血,挥舞着一把血

  淋淋的大刀,向着自己杀来。于是,他也不在顾刘表,拉着几个亲信士兵,便是向着城门的方向逃去。

  这时,一直在打骂许攸的刘表,见到许攸放下自己,向前方逃了,暗骂了声胆小鬼,又暗自庆幸还好许攸走了,自己还能稳定军心,诛

  O看,Y正Pc版章.节:上JL酷2B匠R-网d

  杀蓝山时,却见到蓝山竟然已经杀开了自己身后的几个亲卫,向着自己杀来,顿时大惊:

  “来人——替我挡住蓝山!”便是叫来几个身边的亲卫,让他们挡住蓝山。

  不想,却是被一个脸如重枣的小将反手缚住了双手。正想破口大骂,却见蓝山已经杀过来了,急忙向这位小将许诺:

  “斩杀蓝山,官升三级!”

  不料,这小将竟是不吃这套,一脚踢到刘表,便将刘表拖在地上,向蓝山走去。

  而蓝山见状,也是一愣,心想:怎么把刘表给抓住了?

  心道:他不是刘表的荆州兵么?

  然而,看到对面汉子面如重枣,顿时大喜:

  “来者可是魏延魏文长?”

  “正是在下!蓝将军可知在下?”

  “文长乃世之英杰,能征惯战之将,我岂能不知?”蓝山哈哈笑道。

  “能征惯战?可是我并没有打过什么大仗啊!”魏延有些懵了。

  “没事,我能算出来的!补充一句,我从来都不会算错人的!哈哈!”大笑着,便向着周围还在负隅顽抗的荆州兵高声道:

  “你们的主公已经被我擒了,降者可免一死,继续顽抗者,杀——无——赦!”

  此言一出,四方皆静。不论是荆州兵还是尾随而来的宛城兵,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了蓝山还有跪在地上的刘表。

  顿时,荆州军士气大落,纷纷放下了武器:“我等愿降!”宛城军见状,士气大盛,纷纷高呼:“主公英武——主公万岁!”

  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顿时响彻整个宛城。

  而刚刚逃到城外,正准备重整旗鼓,带兵再杀进城内的许攸见状,立刻明白刘表被擒了,自知大势已去,制止了嚷嚷着要为刘表报仇的

  荆州兵的骚动,并下令:投降。

  于是,当蓝山和与他会和的将军们走出宛城时,迎接他们的是黑压压的跪成一片的荆州军士兵:

  “蓝山将军,我等愿降!”

  见到自己打了胜仗,终于可以松口气了,蓝山脱力地挥挥手:

  “不用了,起来吧,从今以后,你们也都是宛城军的一员了,既是一家人,以后就要勠力同心,共御外敌,就不要再对我客气了。”

  “谢主公!”闻言,荆州军齐齐的回答道。

  “对了?”蓝山转头向身边的一名亲卫道:“城内粮仓可还有足够的粮食?”

  那名亲卫一愣,随即回道:“足用一年!”

  “打开仓库,让我们的兄弟吃个饱!”蓝山指着投降的荆州军还有己方的宛城军道。

  “这——”这名亲卫本想说不好吧,毕竟他们都是降军。

  这时,蓝山凑近他的耳边:

  “多亏了他们投降,我的城池才保住了,那点粮食又算什么?比起宛城,荆州城,还有这么多归降的军队,这点牺牲又算得了什么?”

  接着,鲁肃蓝山又提高了声音:

  “既然大家以后都是兄弟,都是一家人,又何必分什么你我?何况现在大家打了一场恶仗,正该好好地休整,好好吃顿饭,睡上几觉,

  把这些天来浪费的精力补回来,这样犒劳犒劳自己,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说完,便吩咐下去,打开粮仓,让所有的士兵好好地饱餐一顿。

  就在那个亲卫下去后,蓝山忽然想起什么,又吩咐周仓将军几句,周仓听完后,高呼了几声:

  “主公仁义!”

  接着,抱拳一礼,便是兴冲冲地去追那名亲卫。

  见状,被俘的刘表心头一颤,随即明白过来,叹了口气道:“看来,蓝山之仁义,天下英雄无人能及啊!怪不得他的士兵们愿意为他效

  力!”

  ——————————————————————————————————————————————————————————————————————————————————————————————————————————————————————————

  “看来,蓝山之仁义,天下英雄无人能及啊!怪不得他的士兵们愿意为他效力!”

  感叹着,刘表再次看向正在安顿士兵们的蓝山,又想想古往今来,其他诸侯名将,对待降卒的典故,动不动就是坑杀活埋,不禁唏嘘道:

  “看来,这蓝山确实与历来的所谓的英主明君有所不同啊!或许——他会成为一代新的君主甚至皇帝吧?”

  此言一出,连刘表自己也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正说要给自己一巴掌,心里却又想起了蓝山,紧惕地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人注意自

  己,所有人包括蓝山都似乎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方才松了口气,接着,捶着胸口,责备自己道:

  “刘景升啊,刘景升啊,汉室还未亡,你身为皇室后裔,败于一小辈之手,还如此失言,诅咒祖宗社稷被他人取代,真是辱没了身为汉室

  后裔的身份!更是辱没了祖辈数百年以来的所经历的无数艰辛啊!真是罪人啊!罪人啊!”

  “刘将军?刘将军!你怎么了?”

  一声刘将军,将正在自责的刘表给吓了一跳,抬眼见是蓝山,急忙掩饰着,恭敬一礼:

  “蓝将军!”心里却是琢磨着自己刚刚失言了,这蓝山有没有听到,如果听到,就麻烦了。

  “刘将军没事就好,蓝某还以为刘将军着魔了,愣在那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呢!”

  蓝山见刘表没事,松了口气,拍拍刘表的肩膀道。

  啊?这蓝山不是听到什么了吧?那可就麻烦了,天知道他有没有篡夺汉室之心,如果有,那刚刚自己这不是在找死吗?

  心里忐忑着,刘表急忙问蓝山:“将军,敢问将军可知表方才念叨了些什么?表自己都不知晓。”

  “哦!没什么!”

  蓝山摆了摆手,接着转过身,就要离去。

  “哦!”

  刘表见蓝山转过身,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暗道:一声好险!接着,顺手擦了擦额头,悬着的心也放了下去。

  正当他暗自庆幸着蓝山什么都没有听到时,背着身子,正在向城内走去的蓝山突然回首,对着刘表微微一笑道:

  “刘将军不必担心,汉室的江山就算亡了,也跟你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你又不是皇帝,何必瞎操心呢?”

  刘表闻言,吓得浑身一颤,正要跪下请罪时,蓝山转过身,继续扔来一句话:

  “放心吧,汉室不会亡的,有一个跟你同宗的卖草鞋的家伙,叫刘备,会在天下大乱后,保住汉室江山的,你就不用操心了。”

  说着,便急匆匆地走了。

  只留下刘表愣在原地,机械般地重复着蓝山口中的那个“刘备”二字。

  良久,回过神来,心里一边默念着刘备二字,一边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这个蓝山口中的刘备,匡扶摇摇欲坠的汉室江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