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之后,他们便启程上路了。在将那把灰色的长剑吸入到自己的体内之后,林小天便发现那些死气已经是开始慢慢的减少了,并且此时林小天也是将那些村民们身体之中的毒素给完全的排除干净了。

  “林小天,之前的事情的确是我的过失,我太自大了。”在路上,陆明轩向林小天道歉道。

  “没事,都是小事情,接下来我们可是要同行一段时间,所以还是需要互相帮助的。而且,上次的事情还是仰仗你们的道符才完美的将事情给解决掉了,我没有多大的功劳。”林小天直接的说道。

  “听说你们去云南是打算寻找痋术的解决办法是吗?”陆明轩问道。

  “没错,我们家族的一个长辈不小心中了歹人的痋术,所以必须要寻找到好的办法将其解决掉。”林小天直接的说道。

  “但是我听说,痋术好像是只有施术的人才能够解掉,其余根本就没有办法将其给解决掉啊。”这时候,陆明轩说道。

  听到他的话之后,林小天几乎是瞬间就愣住了,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件事情就麻烦了。首先,他们虽说可以确定施术的人就是那些药民,但是到底是谁他们并不清楚。其次的话,要是真的是要去找那些药民寻求解决的办法的话,肯定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因为不管怎么说,他们都已经是成为了那些药民们敌对的对象。

  “用其他的办法不行吗?”林小天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痋术是用一种药丸施术,然后那些药丸会将宿主身体之中的养分给全部的吸收掉,进入到一种冬眠的状态。只要一接触到阳光和空气那些药丸之中的虫卵就会爆发出来。”陆明轩淡淡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的啊,那要是将那个药丸给拿出来会出现什么情况?”林小天直接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要是真的是将药丸给取出来的话,肯定是有不好的结果的。”陆明轩想了想之后便说道,因为从他的了解的话,接触痋术都是从原本施术的人下手的,根本就没有人敢直接的从中痋术的人的体内取出来药丸。

  “我知道了,对了,你们的师傅是怎么回事?”林小摊问道。

  “我们的师傅在三个月之前就失踪了,在失踪之前,我们的师傅给我们留下来两张紫极道符和一封书信。大概的意思就是说,要是三个月之后他还没有回来的话,就叫我们去云南找他。”陆明轩说道。

  “你们宗门之中的其他长辈呢?为什么不帮你们去寻找?”林小天有些奇怪的问道,按道理说,自己的师兄弟失踪了的话,应该是会全力去寻找的,派出去两个小辈算是怎么回事?

  “我们的师傅在宗门之中的性格跟其他的人不是很合群,所以根本就没有人出手帮忙,在我看来的话,他们就是想要拿到我师傅紫极道符的秘方,巴不得他死了吧。”陆明轩有些气愤的说道。

  林小天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评论的话,因为这件事情不管怎么说都是别人宗门之中的事情,所以是根本就没有办法来将这件事情给出自己的评价的。

  “你们的师傅去找谁去了你们知道吗?”林小天问道。

  “好像是一个叫做张志远的人,反正师傅叫我们去找他。”陆明轩想了想之后便说道。

  “什么!张志远!你确定吗?”这时候,席小凤差点直接跳起来,随后便问道。

  “我确定啊,怎么了?”陆明轩有些奇怪的看着席小凤,这个女人的反应也太大了吧。

  但是席小凤却是并没有说什么,目光落到了林小天的身上。

  “看来你们是要跟我们去找同一个人了。”林小天说道。

  从席小凤的反应就可以看得出来,林小天的父亲林自成应该也是去寻找这个叫做张志远的人了,而且,林小天也是有些敏锐的感觉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的父亲失踪的时候也差不多是三个月之前,难道说,这二者之间有什么关联不成?

  但是林小天却是并没有想这么多,因为不管怎么说,此时他们既然已经是打算寻找过去了的话,就代表着他们肯定是可以找到张志远的。

  否则的话,陆明轩他们的师傅是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的让他们去的。

  “我说林小天,你的父亲到底是有多大的面子,看上去的话他们的师傅是相当厉害的人物,你们的师傅应该是去帮助他的父亲的。”席小凤对着林小天三人说道。

  “这个就不要管了,席小凤,我现在要问你一个问题。”林小天直接的说道。

  “你问吧,看在这段时间我们互相合作的份上,我会回答你的。”席小凤直接的说道。

  “好,我想知道,你们风云会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为什么会对那个药方这么在意?”林小天直接的说道,因为不管怎么说,他们接下来的目的就是找到自己的父亲,所以林小天是肯定需要弄清楚他们的决心。

  “其实我也不清楚,我仅仅只是一个办事的人。其实你也不用怀疑我在敷衍你,因为不管怎么说上层的人物是绝对不会将这些事情告诉我们的。”席小凤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知道了,那到时候就不要怪我对你们出手了。虽说我们现在还算的上是朋友,但是我也要为我的父亲着想,你明白的。”林小天直接的说道,将自己的话给说清楚了。

  √◇最^=新p章节g"上=K酷'E匠u0网b

  “我知道,毕竟我们还是各自有自己的目标,其实我们也不一定会出现冲突,因为我们跟你父亲的话并没有什么仇恨。”席小凤直接的说道,因为在她看来的话,只要林小天的父亲将药方给交出来就可以了。

  “我知道,但是我父亲肯定也是有自己的考虑所在。所以到时候要是真的出现什么事情的话,就得罪了。”林小天笑了笑之后便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