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曲无涯已经是培养出来了自己的本命蛊,林小天也是对他有了一定的信心,要是将本命蛊都放出来了的话,那将蛊术给解开的几率也是会大得多的。

  而且,用本命蛊虫来将蛊虫给解开其实是相当的不错的一种方法,这种方法对于被施蛊的人的伤害最小,而且他体内的蛊虫的话还可以将本命蛊虫给壮大一番。

  将金色的蛊虫放到张家家主的耳边之后,蜈蚣便缓缓的朝着张家家主的身体之中爬了进去,随后张家家主原本看上去还是相当白皙的皮肤竟然是开始出现了淡淡的金色。

  “没问题吧?”林小天至问道。

  “没什么问题,你的办法的确是相当不错。”曲无涯给张家家主把完脉之后便直接的说道,凭借着他的经验来说的话,只要他的蛊虫进入到了对方的身体,并且对方在几秒钟之内没有死掉的话,就代表着自己解除蛊术的方法成功了。

  但是,就在这是,曲无涯的脸色却是一白,随后一口暗红色的鲜血从曲无涯的嘴里喷了出来。

  林小天见到之后脸色一变,随后反手一拍,直接就将自己的真气拍到了曲无涯的身体之中。此时曲无涯的心脉都是受到了一点伤害。

  “先别管我!”曲无涯说完了之后强行将自己的气给提了起来,随后从身上掏出来了一只看上去造型怪异的虫笛开始吹奏了起来。

  但是一分钟过去了,张家家主的身体之中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并且,当虫子进去之后,张家家主的皮肤除了有一点点颜色的变化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余的变化了。

  “曲兄弟,怎么了?”席小凤上前去问道,好像是显得相当的着急。

  “我的本命蛊跟我失去联系了,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一样。”曲无涯直接的说道,因为现在自己是根本就没有办法联系上自己的本命蛊虫了。

  这种情况以前并不是没有出现过,但是以前的话,都是自己通过秘术来强行的找到了自己的蛊虫。但是刚才他将虫笛拿出来之后,就已经是通过各种秘术来寻找自己本命蛊虫的踪迹了,但是却是都没有找到。

  “难道说,那个人下蛊的手法是比你还要高明不成?”林小天脸色微微一变的问道。

  “我也不清楚,在我看来的话,这种下蛊的手法其实是很拙劣的。根本就不足为惧,可是我的本命蛊虫却好像是没有办法将他身上的蛊给解决掉。”曲无涯也是相当奇怪的说道,因为不管怎么说,自己的本命蛊虫并不是自己培养出来的,而是从自己的师傅那里继承过来的。

  这条蛊虫的话,已经是经过了至少是上百年的成长,可以说是一条名副其实的蛊王。但是就是这条蛊王却是被另外的蛊虫给吞噬了,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就只能说明了,这条蛊虫的能力是没有那些蛊虫厉害的,但是要是真的这么说的话,又是相当没有道理的事情。而且,就算是真的是被吞噬掉了或者说消灭掉了的话,也要稍微的动弹一下或者说挣扎一下吧。这悄无声息的就直接的将这个蛊虫给消灭掉了,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怎么办?”林小天问道。

  “现在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很有可能不是蛊术。”曲无涯现在也是冷静下来了,自己的蛊虫已经是完全的跟自己失去了联系,所以就算是自己再心疼也没有办法了,现在的话,最好就是想想办法来稍微的补救一下这才是最好的。

  “不是蛊术?那是什么?”林小天问道。

  “林小天,你应该有办法探查他身体内部的情况吧。”曲无涯问道。

  “没错,我可以。”林小天淡淡的说道。

  “好,既然你可以探查的话,你就找找他的胃部有没有什么异常。”曲无涯说道。

  听到他的话之后,林小天也愣住了,因为自己刚才探查张家家主的身体的时候光是探查的经脉的问题,根本就没有想到其余的事情。因为要是用毒来毒胃部的话,其实是相当愚蠢的办法,所以林小天直接的就忽略了这一点。

  随后,林小天便将自己的真气朝着张家家主的经脉之中探查了进去。刚刚一探查进去,林小天便发现自己的真气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吞噬了一样。

  “好像,他的胃部的确是有一个没有消化掉的东西,牢牢的粘在了胃部。”林小天说道。

  “原来是这样的啊,那个东西是什么样子?”曲无涯继续问道。

  “什么样子?就是一颗圆圆的小药丸的样子。”林小天想了想之后说道。

  “我大概知道是什么了,现在你不要把你的真气给灌注进去,我的蛊虫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开始出现休眠了。”曲无涯也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我们家主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们弄清楚一点了吗?”这时候,那个张家的人有些着急的上来说道。

  “差不多了,应该不是蛊术,但是我想问问,你们是不是招惹到了什么人了?”曲无涯说道,席小凤在来之前就已经是用五百万的价钱价格自己给买了,所以现在他也是尽心尽力的做事情想要将这笔钱拿到手。

  “招惹到什么人?我们出去说吧。”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之后,那个张家的人便说道。

  去到外面的客厅之后,那个张家的人便给他们泡了一壶茶。

  o(酷X7匠网唯P一t正H版,◎其T他^都是盗版》

  “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小天率先开口了,因为张家家主现在的情况的确是不好,林小天是检测到张家家主身体之中的营养在大量的流失。现在要不是靠着那些好药来将张家家主的命给续住的话,估计现在他已经是成为了一具干尸了。

  “是这样的,我们最近是在和云南那边的人做生意。但是其中也是出现了一点矛盾,也就是说,现在我们跟那边的生意是出现了一些分歧,所以他们应该是怨恨上了我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