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林小天的心里一惊,随后便看向了自己手中的卡,也许这并不是什么其他的说法,仅仅只是在向苏家和自己示威,也就是说,就算是再给你一半多的钱你也没有办法处理好这件事情。

  这是林小天目前可以相当的最可能的理由,能用这么多钱来示威,这个柳家背后站着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势力?难道说真的跟风云会有莫大的关联?

  想到这里,林小天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了,既然他们都用这种办法来示威了,也就说明了现在他们是根本就不会害怕林小天他们用这笔钱来做其他的事情。

  “叔叔,依我看的话,现在我们就不要管这么多了,先把眼前的事情搞定再说吧。”林小天说道,现在事情还没有发生,不管怎么想都没有办法想清楚,所以他们便干脆的将钱赔出去再说。

  听到林小天的话之后,苏景天也点了点头,随后便拿着卡出去了,卡的密码的话,林小天已经是写在了卡的背后。

  两个小时之后,苏景天便回来了,脸色看上去是相当的不好。

  “怎么样?”林小天问道,但是看苏景天现在的样子的话,这件事情多半是已经搞砸了。

  “现在已经是没有办法动工了。”苏景天直接的说道。

  在出去之后,苏景天便直接的去到了政府部门想要将这件事情给解决掉,政府部门的人便直接的带着苏景天去到了和平村之中,想要跟他们的为首的人谈谈,但是,就在他们过去之后,却是遭受到了和平村工人的阻拦,差点就将两个人给打了。

  见到这一幕,苏景天连忙表示自己是前来商量赔偿的事情的,但是没想到的是,当他将这句话说出去了之后,那些工人竟然是更加的生气,直接的就要上前去打苏景天。

  “为什么会这样?”林小天问道,因为按道理说的话,他们不管是怎么做,都需要一个理由,现在苏景天既然是前去商量赔偿的事情的话,应该那些人是高兴一点才对,可是很明显,现在他们表现出来的跟想象之中的完全就不一样。

  “我也不清楚,而且,他们是逼着我们将凶手交出来。”苏景天说的凶手自然就是和平村的那几条人命了,可是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苏景天叫人做的,怎么可能交的出来凶手。

  但是一旦是他不交出去凶手的话,和平村的人是根本就不愿意跟苏景天谈,所以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那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是不愿意谈判咯?”林小天问道,看这个样子的话,和平村的村民们这么做应该是背后有人在说的。

  “没错,他们要说法,要凶手,但是我在哪里去给他们找这个说法和凶手啊。”苏景天的眉头已经是深深的皱起来了,随后便有些无奈的看着林小天,因为现在的话,他是没有什么好办法来解决这件事情了,所以就只能够将这件事情解决的希望放到林小天的身上了。

  “现在的意思是什么,不给凶手就不允许你们动工是吧。”林小天说道。

  “没错,他们就是这个意思。”苏景天说道,要是真的是想要将这件事情给完全的平息下去的话,就只能将凶手给叫过来。

  其实这个凶手的话,他们也是知道的,那个人就是绝命。要想要让绝命伏诛不知道是一件多困难的事情,至少来说现在的林小天和整个苏家都是做不到的。

  看来这件事情真的是有人在后面指使了,不过,这个指使的人现在的话林小天依旧是猜不出来到底是谁。

  “我去帮你问问吧。”林小天说完了之后便直接的出门了,现在苏景天出现明显的是不能够将这件事情摆平了,所以就只能自己先出面探听一下虚实再说了。

  去到和平村之后,林小天便见到和平村的入口有几个老年人在蹲着抽烟,那些老年人在见到林小天之后,脸上都露出了相当警惕的神色。

  酷du匠mU网正版首发@

  “你是来干嘛的?”其中一个老人问道,因为不管怎么说,现在和平村直接就是将外面来的所有人都当成了敌人。

  “我过来看看,听说这边在动工修房子,我想要问问看有没有工作的机会。”在出来的时候,林小天特地的换了一身衣服,将自己打扮的比较的朴素。

  “里面早就没有动工了,去找别人吧。”老人听到林小天的话之后,眼中的警惕之意稍微的少了一点,随后便直接的挥手要赶林小天走。

  “为什么啊,我不是听人说里面是苏家在动工吗,怎么突然一下就不动工了。”林小天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随后便问道。

  “这个你就不要问了,反正现在是没有动工了。”老人说完了之后便相当不耐烦的要将林小天给赶走。

  “这位老大爷,我是从乡下上来的,现在身上已经没钱了,这个工作还是我老家的人给我介绍的。要是我没有找到工作,我该怎么办啊,老大爷,就求求你给我指条明路吧。”林小天说完了之后便从自己的身上掏出来了一包香烟,随后便挨个挨个的朝着坐着的老人发了过去。

  “唉,小伙子,看你你也是个可怜人。我这么给你说吧,苏家是得罪人了,这边根本就动不了工了。”那个老人直接的说道。

  “得罪人了?得罪了谁?苏家的势力不是很大吗?难道说还有人能逼到苏家?”林小天的脸上假装露出了相当惊讶的表情,随后便问道。

  “这个我们就不清楚了,但是我们知道,有人已经是给我们钱叫我们在这边阻止苏家的人了,这不,苏家的头头来跟我们商量赔偿的事情我们都没有答应吗。”一个老人说起这件事情还有些惋惜,要不是对方给他们的钱真的是相当的丰厚的话,他们早就已经是撤走了,毕竟他们还是保持着传统的思想,得饶人处且饶人,可是,真的是在钱的面前的话,他们是不会将这种想法保持下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