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如常的进行,白天的时候我上课,和黎元龙欧阳辰他们几个打屁吹牛逼,和几个妹子聊聊天,等傍晚的时候,我再一次的打电话给李青,让这小子开车来接我,顺带把兄弟们也叫上。

  等我走到了校门口的时候,李青已经开车等着了,我立刻开门坐了上去。

  “老大,早上有点着急,忘记跟你说一下了。”李青看着我眨了眨眼睛。

  “什么事?忘记戴套了?还是这女的有病你要死了!”我诧异的看着他。

  “艹,老大你就这么巴不得我死是吧?都不是,我是说,你千万别告诉小周周我和这女的发生了什么事,她要是知道的话,那我可就完了。”李青听我这么说,顿时就不爽,然后白了我一眼解释道。

  “哦?可惜,我碰到她的时候,她问我你在哪里,我顺口就说你和一个妹子开房去了,估计不到晚上不会出现。”我眉毛一挑,然后坏笑道。

  “擦了个擦,老大你怎么能这样,一点掩护也不打,如果小周周生气的话,那我可就完了。她好歹也是我女票,你难道愿意看到我们两个分手?我告诉你,我们要是分手的话,你就别想好过。”李青一看我这么说,顿时急了,恨不得立刻找我拼命,急的汗都出来了。

  “啧啧啧,既然知道小周周会生气,会因为这个而导致你们分手,你为什么还是要和那个妹子上床?你是不是有瘾啊!虽然我承认,啪啪啪的确容易让人上瘾,但是,别玩得太多,日后可就没能力吹牛逼了。”我乐意看到这货跟我急,玛德,早上的时候,竟然丢下我自己去开房,当然了,我并没有告诉小周周,根本就没有碰到她。

  “这,你也知道嘛,年轻人,自然就喜欢这一口。咳咳,老大你到底说没说?如果真的说了的话,我可就得立刻想办法哄她了。”李青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然后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没说,压根就没遇到,算你小子运气好。”我摇了摇头。

  “呼,没说就好,吓死我了。”李青立刻松了口气。

  “那妹子你准备怎么办?就这么一直瞒着小周周?纸是包不住火的,总有一天她会知道,你小子最好给我认真一点,不要三心二意。漂亮的妹子不少,可,你已经有小周周了,人家可是和你那什么了。她父母也知道你们的关系,你啊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我真的是有些搞不懂他。

  “放心好了,这妞我会搞定,也就玩玩而已。对小周周,我是绝对的真心,一心一意,这个妹子直接啪啪啪,你也知道以后会咋样。嘿,我也不傻,她愿意和我做这种事,自然是有目的的。反正,能玩多久就玩多久。”李青哂笑一下,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现在的女人,只要是能轻松上床,都只是玩玩。

  我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开快点,林长老还等着我呢。不知道这货睡觉了没?要是直接走了该多好,可惜,他就是不走,唉,真的是让我失望。”

  李青立刻一踩油门,然后便带着我,以及小弟们一起,再一次来到了林长老的别墅前,这已经是一天内的第二次了。

  我带着李青等人,走到了铁门口,朝里面扫了一眼,惊讶的发现,一个看门的都没有,有一种安详的感觉,如果不是里面传出呼噜声的话,我真以为里面已经没人了,想来,现在应该是还在休息,毕竟,折腾了一晚上,他们都十分的疲惫,提心吊胆。

  “咋办?”李青朝我问道。

  “直接冲进去控制林长老。”我一脚踹开铁门。

  顿时,我们一群人便冲了进去,我首当其冲,立刻打开别墅的大门,而后,大家便一窝蜂的进入了别墅内部。

  我毫不犹豫的朝着二楼林长老的卧室走去,当我推开门之后,立刻就看到这货竟然搂着一个妹子睡的正香,趴在人家的胸脯上,口水都流出来了,衣服也打湿了,显然,此时此刻,睡的很舒服。

  我一步一步,缓缓的走到了林长老的床边,而后看了一眼这个正在睡觉的妹子,还别说,挺年轻,估计也就二十岁出头,长的还不错,身材的话还行,胸部饱满,挺适合当枕头的。

  林长老打了一声呼噜,而后扭了扭脸,直接把妹子的胸都给弄得变形了。

  我咧了咧嘴,伸手在他的脸上拍了拍;“老林,着火了,快点跑吧。”

  “着火?着火了?着火了!!!”林长老听到声音之后,茫然的睁开双眼,三秒的愣神之后,立刻回过神来,然后大喊大叫的就从床上爬起来,正准备朝着卧室外面走,可是一看到我,顿时,整个人僵住了,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甚至都没呼吸,眼神直愣愣的。

  “傍晚好,怎么样,这一觉睡的舒坦吧?啧啧,看看人家妹子的胸,都被你弄得湿了,唉,你可以啊,这种情况下,有没有啪啪啪?”我看他吓傻了似得,感觉好笑,立刻调侃道。

  “你…你是…你是怎么进来的?”林长老结结巴巴的说道。

  他真的想不到,这一次我竟然真的进入了房子里,而且,此时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就在他的卧室,这一切还不是做梦。

  “哎呀,很容易,很轻松,走进来的呢。你的手下,一个个都在睡觉,连看大门的都没有。呵呵,一路畅通无阻,直接就来到了你的面前。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啊!”我朝他眨了眨眼睛。

  “你想做什么?”林长老用力的咽了口口水,然后谨慎的盯着我。

  我能够从他的眼神当中看出畏惧和害怕,甚至他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我想要做什么,你不是很了解吗?这几天我这么的辛苦,一天来两次的找你,目的十分的明显啊。要不,你接着睡,等你睡的够了,我们继续谈谈接下来的事情呗。”我看妹子也弄醒了,正一脸惊恐的看着我,忍不住笑道。

  “不用了,老子已经睡了一天,现在很精神。欧阳林,我知道你的目的,不过,想要彻底让我屈服,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要忘记了,老子是长老。听说你很有本事,很会打架,不如我们试一试吧?正面刚一下!”林长老其实心里面还是有些自信,如果一对一的单挑,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想不到现在这么硬气了,果然睡一觉之后就是不一样啊。不过,他显然不明白我是什么人。

  “不好意思,我不搞基,你要是想要刚的话,妹子就在你的脚下,你们可以随意,我在一边等待就好。”我摆了摆手然后说道。

  更|k新最v快*上i●酷匠/网U

  “少特么废话,你是怂了吗?跟我刚,如果你赢了,老子一半的股权给你。如果你输了,给我滚蛋,不要让老子看到你,要是下一次在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就别怪我落井下石。”林长老见我答非所问的样子,顿时皱起眉头。

  “哼,你这人真有意思。不过很不好意思的告诉你,我这人啊,不喜欢这么做。我想要得到的东西,都会靠自己的双手来得到,我就是要玩死你。打架什么的,并不适合此时此刻的我,我就是要看到你一点点的崩溃,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我面色一冷,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

  林长老顿时面色一变,表情丰富无比,惊疑不定的看着我。

  “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听我的。把你的骨干都叫过来,老子要好好的认识认识。现在的你,和以前一样,仍然是我的阶下囚,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识趣的话,你就认真一点。不识趣的话,我估计这位妹子会尖叫起来。”我后退了几步,坐在了沙发上,然后不再说话。

  “你…这…我……”林长老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因为我说的不错,他的别墅已经被我给控制了起来。

  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再谈什么条件了。

  可是,他仍然有些不甘心,但,也只是不甘心而已。

  犹豫再三之后,林长老拿起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给自己的骨干。

  没多久,人就全部都来了,一个个很着急的赶来,可是一开门,进入别墅,顿时就被我的人给控制了起来,全部都缩进了一个房间里面。当然了,手机之类的通讯设备,全部都没收了。

  “欧阳林,不如我们好好的谈一谈?”林长老见自己的骨干全部都被抓起来了,顿时心急如焚,他知道,如果不改变什么的话,自己就真的完蛋了。

  “谈?有什么好谈的?我记得当时你和邹文松一起喝茶的时候,看起来十分的淡定,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看一只老鼠似得。怎么,现在我发现你却更像是一只慌乱起来的老鼠呢?这就是报应!”我抬起脚,直接踹在了他的胸口,顿时就把他踹翻在地,狠狠的在地上滚了几圈。

  “傻逼玩意,还敢跟我们讲条件?谈你麻痹谈,现在的你,就是一个废物知道吗!邹文松已经收拾了,你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的活下去?”李青也是看林长老不爽,见我动手了也立刻走过去,朝着对方就狠狠的踩了几脚。

  “咳咳咳……”林长老捂着脑袋,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

  而后,哇的一下,吐出一大口鲜血。

  他知道,现在的他,真的是完蛋了。

  一切都将成为浮云……

  “真好玩,我觉得以后也得这么玩。直接干架多没意思,就应该耍一些手段,好好的折磨折磨这些废物。凡是得罪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邹文松或许算是一个例外,当然了,这个例外也付出了一些代价。”我眯着眼睛,扫了一眼吐血的林长老,然后冷笑道。

  如果邹文松是南门的人,我肯定不会就这么收拾了。

  可惜,他是北门的人,有虎子哥作为靠山,我动他的话,有些不自量力。

  也只是接着对方先算计我为由头砸断了一条腿。

  如果我要是再有进一步的动作的话,虎子哥肯定会坐不住,到时候,我就是真的和北门为敌,而如今的我,算是除了自己人之外,南门一个帮手都没有,因此,必须要忍一忍。

  “欧阳林啊!”林长老不甘的吼道。

  啪,李青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