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点钟一到,我被梁晓晓温柔的声音给叫醒了,我缓缓的睁开双眼,现实茫然的眨了眨眼睛,等聚焦了之后,就看到梁晓晓靠在床头,而我则躺在她的怀中,不,应该是她双腿上,怪不得我感觉如此的舒服,原来是肉枕头。

  “时间到了?”我深吸了口气,然后揉了揉眼睛。

  “到了,刚好十二点,你准备出去吗?”梁晓晓微微一笑,然后打了个哈欠。

  “嗯,准备出去一趟。嗯?你难道没睡觉!”我点了下头,忽然,我发现她的眼睛十分的疲倦,甚至有很多血丝,一看就是熬夜了,而且她这么靠在床头,想要睡觉的话,真的有些难度,因此我立刻判断出来,她估计从我睡着了开始,就一直在给我按摩,根本就没有睡觉。

  “呵,稍微的有眯一下,没事的,你没必要担心我,你还有正事要做呢。”梁晓晓不好意思的眨了眨眼睛,然后摆了摆手,故作轻松的说道。

  我有些心疼的将双手捧着她的脸,认真道;“妹子,该睡觉就睡觉,你看,我睡的这么舒服,你应该和我一起,咱们同床共枕,这样的话,岂不是爽歪歪。你这样真的让我很心疼,看,眼睛都肿了,黑眼圈都出来了,血丝也有了。是我不好,不应该睡在你这里,让你没办法休息。”

  “没事,真没事。我看你宿醉的难受,所以就为了让你睡得舒服坚持了一段时间而已。这才十二点,不晚,等你走了,我再开始睡觉就好了啦。”梁晓晓摇了摇头,睁着大眼睛,很是不在意的说道。

  “我决定了,没必要的话,以后还是不宿醉好了。你瞧,把我心疼的都不想走了。不如,我们继续睡一会?没事,你躺着就行了,反正这事要么男人躺着,要么女人躺着,做着做着,你就睡着了。”我嘿嘿一笑,然后顺势将她抱起,而后轻轻的放躺在床上。

  “你…你要干嘛?”梁晓晓脸色羞红,有些期待,有些紧张的说道。

  “当然是‘干’嘛了。”我捏了捏她的脸蛋挑了挑眉。

  “你不是有事要做吗?快去吧!”梁晓晓咬着嘴唇道。

  “哦,对,我忘记了,我还有事情要做。那只能下一次了。你睡觉吧,我就出去做事去了。”我一拍额头,故作恍然的说着,然后走下床,朝着外面就走去,而后眼角的余光瞥了梁晓晓一眼。

  见我要走,梁晓晓顿时愣住了,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掩饰不住的失望。

  然而,我其实也是开玩笑而已,因此就走出了她的房间,然后来到客厅给李青打了一个电话,好半天,这货才接通,然后结结巴巴的问我怎么回事,我一听就知道这货睡懵逼了,连忙告诉他晚上还有活动,起来嗨。

  李青这才回过神来,然后过了半个小时,这才开车来到了出租屋,而后带上我和一个个刚醒的兄弟,直接朝着林长老的别墅驶去。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再一次的来到了别墅的前面。

  因为是接近晚上一点钟了,所以这别墅里面几乎没有灯光,铁门口也只有两个小弟眼皮打架的站着,似睡非睡,他们头顶有两个小灯照亮了门口。看着他们一个个疲惫的样子,我真的是差点笑出声。

  “走,站着都能睡着,真行。”我和李青对视了一眼,然后便朝着门口的值班小弟走了过去。

  “嘿,哥们,睡着了?这么晚了,你老大叫你回家抱妹子。”李青走到一个小弟的面前,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脸,等对方缓缓的睁开眼睛,发愣的时候,他便故作认识一样的笑道。

  这个小弟也是睡懵了,眨了眨眼睛,有些茫然的看了看我们,然后点了点头,转身就要离开这里,然而,还没走几步,忽然僵住了,猛地回过神来,而后扭头朝我们几个仔细的看了一眼,顿时,就吓得脸都白了。

  “哈喽,你们好啊!我们又来了,快,去跟你们老大的说,我们来偷袭来了,我们来干他来了,我们找上门来杀他来了。”我将另外一个也在半睡状态的小弟叫醒,然后朝着他们微笑道。

  两个小弟对视了一眼,瞬间一个激灵,然后立刻夹着尾巴朝着别墅跑去。

  “干死狗日的林长老!”

  “干死特么的林长老!”

  “干死你特么的林长老!”

  我身后的小弟们立刻开始大喊大叫。

  我站在铁门口等待,眼睛注视着别墅,没一会儿,别墅的灯全部都打开了,内部灯火通明,就跟白天似得,然后,林长老就一边穿衣服,一边带着昏昏沉沉处于梦游状态的小弟跑了出来。

  通红的眼睛一看到我们几个,他真的是要气死。

  “欧阳林,你是真的要这么对我是吧?你特么的故意的吧!老子刚睡着,你就来捣乱,别把老子逼急了,否则的话,咱们没完。”林长老没睡觉之前一直提心吊胆,本以为晚上应该没动静,结果刚睡下,小弟就慌忙的跑到了他的房间立刻就把他给叫醒了,甚至小弟因为太过激动,一不小心摔了一跤。

  “怎么样?爽不爽!和你不一样,我们这些人可是睡了很久,精神头很足。要不然,咱们比一比这晚上谁可以不睡觉?哈哈哈!”我一看到林长老这种样子,这种状态,就感觉特别的爽,特别的解气,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敢玩我,我就要玩死他。

  “欧阳林!!!”林长老咬牙切齿的吼道。

  他恨不得把面前的我给生吞活剥,这么玩下去,他是真的受不了。

  “嗯呢,我在这呢,叫我干啥呢?你是不是睡不着,不如我们一起斗地主,一起喝酒去啊!林长老,咱们都是南门的人,也没怎么一起交流过,不如一起去嗨起来!用一句流行语就是,睡你麻痹,起来嗨!”我就是故意气他,他一叫我的名字,我立刻嘚瑟的在他面前晃了晃脑袋。

  “卧槽,卧槽尼玛比,我草拟大爷,我草你全家,欧阳林,你特么的就是一只魔鬼,你是要弄死我是不是?你有本事去对付邹文松啊,他才是主谋,你凭什么这么对待我!”林长老见我这样,顿时气得眼睛都直了,双眼血红,血丝密布,看起来犹如疯狗似得。

  现在的林长老,已经语无伦次,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

  “啧啧啧,瞧瞧你这模样,好歹也是南门的长老,怎么落到了如此的境地?没错,邹文松的确是主谋之一,但,他已经被我弄断了一条腿,而你呢?从我的手中逃脱,还想要害我,嘿,这就不一样了。你几次三番的对付我,我自然要反击了。”我走到林长老的面前,扫了他的小弟们一眼,然后扯了扯他的睡衣,摇了摇头,很是不屑的说道。

  “啊啊啊啊啊啊!!!”林长老甩开我的手,忍不住咆哮起来。

  他一边叫喊,一边跺脚,周围的小弟上前拉他,都被直接推开。

  疯了,林长老彻底的疯了,已经崩溃了。

  “这就疯了?这就不逼逼了?以前的嚣张呢?以前的牛逼呢?啧啧,不得不说,林长老你真的是很差劲啊。说起来,貌似马明越都比强不少。至少人家现在活得比你好,也后悔得罪我了。”我耸了耸肩,真轻松,不费一兵一卒,就这么把林长老给搞定了。

  林长老一直在叫,声音越来越大,然后越来越低沉,最后变得嘶哑起来,等喉咙都发不出声音来之后,这才一屁股坐倒在地,然后猛烈的咳嗽起来,脸都憋红了,整个人就跟红烧了一样。

  尤其是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瞪着,就跟死鱼眼一样。

  “好了,我们走吧。这样的对手,根本就没有兴趣对付。”而后,我摆了摆手,朝着小弟们招呼了一声,然后便朝着车走去。

  小弟们一个个十分得意的笑了起来。

  林长老现在这样子,真的是活该!

  李青留在最后一个,看了看林长老的小弟,又看了看坐在地上咳嗽的林长老,用怜悯的眼神盯着,而后说;“孙子,这就是得罪了我们的下场知道了吗?注意一点,这才刚刚开始而已,下一次,或许就是真的冲进去了。你……做好准备了吗!”

  (酷{匠T网唯一☆%正$=版rp,.其|他a:都`是7n盗b版a,

  林长老听了之后,顿时胸口一挺,然后眼前一黑,竟然吓得差点昏死了过去。

  “哈哈哈……”李青大笑着,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老大,接下来做什么?”回到了车内,他问我。

  “这么晚了,你们不如回家继续睡觉去吧。”我想了想说道。

  “这,我们都睡了很长时间了,一点都不困,就回去的话,这多没意思啊。林长老终于得到了报复,我觉得应该庆祝一下,你们说是不是!”李青立刻摆了摆手,回家是不可能的。

  “是!”

  “李哥说的对啊!”

  “嗨起来!”

  旁边的小弟立刻附和。

  “那你准备做什么?”我眨了眨眼睛好奇的看着他。

  “去唱歌,去ktv,老子要发泄一下,老子要宣泄一下。”李青立刻说道。

  “唱歌?行!”我仔细的琢磨了一下,如果是这样的话,其实还不错,等折腾到了凌晨的时候,还可以搞一下林长老,到时候就可以动手了,反正我也睡不着,反正我也玩腻了。

  “哈哈,老大今天一定要好好的嗨起来,玛德,林长老变成今天这样子,真的是爽死了。你可不知道,当初你消失的时候,这老小子是怎么对待我们的。恨不得弄死我们啊!”李青一看我答应了,顿时激动的说道。

  “我知道,所以才同意。走,去Ktv,大家好好的玩一玩,今天我请客。让大家出来了好几次,也是有些不好意思。”我拍了拍李青的肩膀,然后告诉这货不要太激动,小心开车,虽然半夜没什么人,但是也得注意。

  “唱歌,唱歌,唱歌——”李青一边喊着,一边加速朝着ktv的方向驶去。

  没多久,我们就来到了Ktv,李青认识,所以就弄了一个大包房。

  可以容纳四五十人的这种。

  “妹子呢?没有妹子的话,一点都不好玩!”李青觉得这还不得劲,然后就要叫妹子,一群大老爷们唱歌多没意思,怎么也得来几个妹子,正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