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目前看来,一切都十分的成功。

  我来到了医院,一边琢磨,一边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虽然林长老跑了,可是至少有一点可以确认,我归来了之后,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现在的我,不着急,慢慢来,反正我的耐心足够。

  来到了鹿菲的诊室门口,我扫了一眼,她人没在,我本想直接放了白大褂就走,可是又仔细的琢磨了一下,觉得还是当面还给她好一点,因此就兜兜转转,再一次来到了邹文松的病房。

  我推门而入,邹文松的小弟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因为这一次我没穿白大褂,因此一瞬间就认出来我是谁,顿时紧张的盯着我看。手里面也立刻拿起藏好的弹簧刀,显然是准备一言不合就开干。

  “哟,邹文松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没看出来啊,你的小弟对你如此忠心耿耿。”我也不在意,直接靠在门口,朝着邹文松嘲讽一笑,然后淡淡的看着这两个小弟。

  邹文松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无奈的叹了口气,一摆手,说;“你们两个出去吧。他要是真的动手,你们根本不是对手,拦也拦不住。放心好了,他现在不会弄死我,因为这事还没完。”

  两个小弟迟疑的对视了一眼,然后缓缓的朝着外面走来。

  我踏前一步,让开了门口的位置,而后朝着邹文松走去。

  两个小弟也没走远,就站在门口的位置守着,一旦发生什么事情的话,他们可以立刻反应过来。说实话,昨天就是因为上当了,才导致老大断了一条腿,心中十分的愧疚和难受,因此更加的认真和警惕。

  “感觉如何?昨天爽吧!”我一屁股坐在床边的凳子上。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看你的表情,估计今天应该发生了什么高兴的事情吧。”邹文松也不傻,一眼就看出来了我此时此刻的状态,和之前的那一次相比,现在的我,几乎可以说是掩饰不住的喜悦。

  “没什么就不能唠唠嗑?好歹咱们也算是熟人了吧!如果不是因为你和林长老勾搭在一起算计我,说实话,我一直觉得咱们会成为朋友。可惜,还是我头发短,见识也短,想不到你竟然会看上我手中的资源。”我拿起旁边水果篮里面的一颗苹果,也不削皮,擦了擦衣服之后,就直接咬了一口。

  还别说,味道很甜,果汁也很足。

  “这就是现实,更何况,你手中的资源也不少了。一个堂主,一个长老,呵,其实就算是虎子哥也会看上,更何况是我呢。不过,林长老呢?虽然我分得多,可是,他也有四成。”邹文松眯着眼睛,盯着我,然后轻声问道。

  “想知道啊?你可以猜猜看!如果你猜对了,可以少受一点苦。老子的东西被你们霸占,我差一点也死了,鹿哥也死了,呵,这一切,你们谁都脱不了关系。不过不着急,老子现在有耐心,看谁玩死谁。”一说到鹿哥,甚至一想到鹿哥,说实话,我整个人都感觉不舒服,心情一下子就变差了。

  邹文松闻言沉默了起来,好一会儿,这才开口道;“你抽空,还是好好管理一下南门的事情吧。这一次虽然闹得不大,但是,南门现在是鸡飞狗跳,谁都担心自己,万一南门要是崩了,你这个堂主也就坐不安稳了。”

  “我知道,都是林长老和其他的两个长老因为和你合作,这才导致的。说实话,老子这一刻忽然觉得,马长老真心不错,至少人家没有和你合作。”我深吸了口气,其实,这也说不准,万一马长老合作的话,我会死的更惨。

  “好好加油,你果然和以前不一样了,看来这一次的磨练,对你有很大的帮助。唉,不得不服老啊,现在的你,其实说实话,真心比我强。你的心,已经狠了,冷了,你都敢算计我身边的人……”邹文松躺在床上,心中感慨万千,或许,就是因为自己,这才让我彻底的改变,从而再一次崛起。

  “我来这里,也不是找你的。看你,也只会顺路而已。警告你一下,别再跟我乱来了,我下一次真的不会手软。拿了我的东西,就必须十倍百倍的偿还,伤害了我,就得日夜提防。”我晃了一下脑袋,将苹果核丢到床下面的垃圾桶里。

  而这时,门口有动静,我扫了一眼,发现竟然是鹿菲。

  “鹿医生,你好啊,最近怎么样?啊不对,应该是昨晚过的怎么样!”我立刻起身,然后满脸微笑的看着鹿菲。

  “是你?你怎么在这里?”鹿菲有些惊讶的看着我。

  “我是来找你的,这不,没看到你,就来这里找老朋友叙叙旧。昨天多谢你了,喏,这是你的白大褂,可能有汗味,你自己洗洗吧。”我指了指躺在床上的邹文松,而后拿起白大褂递给鹿菲。

  邹文松嘴角抖了抖,原来这白大褂竟然是从自己主治医生那里拿来的,这算什么,自己一边治病,一边反而被自己的医生坑了一下,这日子没法过了,为什么就是这么的倒霉呢。

  “哦,那你等一下,我检查完了之后就把钱给你。”鹿菲连忙道。

  我能够过来还衣服,她真的是松了口气,觉得自己没看错人。

  “算了,不用了,你好好的照顾我朋友就可以了。”我摆了摆手,然后朝着病房外面走去。

  等我刚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然后我拿起来一看,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迟疑了一下,我接通了,里面响起了女声,仔细一听,竟然是鹿菲的声音,她问我在什么地方,一千块钱一定要还给我。

  我就问她是谁给你我的号码,她回答说是邹文松。

  我说我在门口呢,她说一定要在门口等着。

  我想了想,也就没走,在医院门口等着。

  没一会儿,鹿菲急匆匆的走了过来,一看我没走,顿时又一次松了口气,然后拿出装了一千块钱的信封,走到我的面前,将它递给了我。

  “这样吧。我请你吃饭好了!”我接过信封,也没数。

  “你不点一下?万一要是少了呢!”鹿菲皱眉道。

  “我相信你,你是我的天使姐姐。就算少了,估计也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花掉了。再说了,一千块钱而已,其实我也不在意。走吧,我请你吃饭。”我咧嘴一笑,然后认真说道。

  “这…好吧!”鹿菲点了下头。

  被人信任的滋味还是很不错的。

  心里面十分的开心和高兴。

  然后,我们就在附近找了一家快餐店。

  “你和邹文松是朋友是吧?!”鹿菲一边吃东西,一边好奇的看着我。

  “以前是朋友,现在的话,只能算是熟人而已。”我点头道。

  “这个人你要小心一点,我怀疑他是混黑的。你看看他身上的伤势,基本上都是被刀砍得,而且昨天你不知道吧?他还被人砸断了一条腿,所以,你千万不要和这种人多熟悉,陌路是最好的选择。”鹿菲很是认真的说道。

  说实话,昨天她真的吓到了,竟然在医院里发生这种事。

  M最:I新D^章节上%酷…匠网sn

  “你怎么这么担心我啊?!”我有些惊讶的看着鹿菲。

  “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天使姐姐吗?既然是你的姐姐,我当然要好好的跟你说一下,嘱咐你一下,不要和这种人搭上关系。说句实话,这种人都是不得好死的。他们做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现在倒霉了,只能说是报应。”鹿菲喝了一口汤,然后眨了眨眼睛。

  “呵呵呵……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和他牵扯上什么关系的。”我只好干笑了几下,如果她要是知道就是我砸断了邹文松的腿,而我还是南门的堂主,不知道她心里面有什么想法,或许会立刻远离我吧。

  不过她也没说错,我们这种人,最后基本上都不会有好下场。

  这不,我身上那么多刀伤,差一点死了。

  这就是混了黑的下场!

  “对了,你身上的伤势怎么样了?需不需要我帮你看一看!你这么小,怎么就受了这么重的伤呢!”鹿菲昨天其实没太看清楚,或许是因为有些惊讶我要买走白大褂,现在回想起来,忍不住想要在看一下。

  “没,没事,好多了,真的好多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你的衣服沾染了你的气息,竟然有医疗的效果。天使姐姐果然不愧是天使姐姐,衣服都可以治疗别人的伤势。现在,我真的很好,不是一般的好。”我连忙摆了摆手,这要是让她再看一遍的话,估计就真的要陌路了。

  鹿菲见我拒绝了,只要点了下头,不再追问这个。

  “鹿菲不要脸呢!”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我扫了一眼,发现就在旁边,侧身的位置,有一男一女两个人,看样子和气质以及穿着,似乎是鹿菲的同事,可是想不到她们竟然在背后说鹿菲的坏话,更重要的是,我们就在他们的旁边。

  “这怎么回事?”我朝着鹿菲疑惑的问道。

  “没…没什么。”鹿菲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看她不说,直接起身,走到了两人的旁边。

  “你们两个说鹿菲不要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瞎扯的话,就别怪我动手了!”好歹也是我的天使姐姐,就这么被言语羞辱,我自然坐不住。

  “鹿…鹿菲……”两人一看到我和鹿菲也是有些尴尬。

  想不到竟然就在旁边。

  “说啊!”我不满的皱眉道。

  男的见我生气了,只好一咬牙,说;“她是真的不要脸,勾搭人家有妇之夫,我们可没乱说话。”

  “什么?”我有些意外的看着鹿菲。

  我的天使姐姐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鹿菲看了我一眼,然后低着头,只好实话实说道;“其实,我只是爱上了我们的导师而已。而且,我们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不过你们说我不要脸我也认了,反正这事大家都知道,都这么觉得,我也没必要解释什么。”

  我皱着眉头,这事我根本无法解决,毕竟,这和我压根没什么关系。

  属于人家的私事。

  鹿菲转身回到了座位上。

  “唉,天使姐姐,你要是缺人爱的话可以找我啊。不要找你的导师,好歹人家也结婚了!这样吧,反正你也知道我的手机号,以后有事情的话就打我电话,我随叫随到。看电影,玩游戏,做什么都可以。”我认真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