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我被一阵砸门声惊醒,我看了一下手机,发现很早,然后连忙去开门,打开来一看,是李青正在敲门,他的拳头就差点砸在我的脸上,辛亏反应及时收了回来,要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怎么了?看你的表情很紧张啊!”我一看到李青的表情就感觉出事了,否则的话,不会这么一大早就来敲门,而且还是如此的急促,甚至把旁边房间的妹子都给吵醒了。

  梁晓晓一晚上其实都没睡,提心吊胆,一直听着隔壁的动静,早上刚眯了一会儿,忽然就被吵醒,立刻翻身下床,打开门一看,发现隔壁李青正在敲门,然后无比紧张的听着我们两个交流。

  “麻了个巴子,林长老跑了,真的是奇了怪了。”李青立刻说道。

  他真的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明明看的好好地,竟然就跑了。

  我眉毛一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毕竟,人就锁在房子里,竟然逃走了,我当即就跟着李青准备朝外面走。

  “唉,林哥你等等啊。”梁晓晓忽然喊住了我。

  “怎么了?你要一起去!”我诧异的看着她。

  “不是啊,你的裤子,你的裤子。”梁晓晓摇了摇头然后用手指了一下。

  我立刻低头一看,艹,玛德竟然只穿了一条内裤,刚才要是出去的话,估计会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路过的人都会不断的关注,这要是引发了车祸那我岂不是罪过了。当然了,有些妹子看了把持不住,直接湿了的话,我也是罪大恶极啊。

  我连忙返回房间,穿好了衣服之后,跟着李青返回了刘强的饭店。

  来到了锁他的房间,我进去一看,真的不见了,逃走了,只留下了地上的绳子,我走近,拿起绳子来打量了一眼,是被刀子割开的,割开的地方十分的平整。显然是被谁给救走的。

  我一来,其他人也基本上都来了,因此一个个盯着我看。

  我跟他们分析了一下,他们纷纷点头。

  “刘强,你去把昨天值班的人都叫过来,我要问一问,这十分的明显,不是外面的人,就是里面的人。外面根本就没谁知道林长老被抓了,而且还锁在这里,也就是说,肯定是内部的人。”

  虽然刘强的这个地方还不错,可是毕竟有些人不是自己人,因此这是我首先怀疑的对象。

  “好。”刘强立刻转身离开。

  我和李青对视了一眼,说道;“林长老还真的是牛逼啊。这都能让他给跑了,哼,好在邹文松已经被我给废了,就他一个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舔了一下嘴唇,眼睛一眯,心中暗自琢磨。

  “老大你废了邹文松?昨天晚上我们跟了一路,但是却根本就没看到这货,他的小弟一直在跑,都快把我们带到他们的堂口了。”李青见我这么一说,顿时有些惊讶,忙不迭的问道。

  “好死不死,这家伙带着两个小弟去了张亚和万超所在的医院,刚巧就被老子看到了。嘿嘿,直接砸断了一条腿,没有一个月是下不来地。而且,知道他在医院,他也就翻不起什么浪花来。”我摸了摸头发,然后朝着李青得意一笑,和张青一样,邹文松要是再敢乱来,我就继续弄断他的腿。

  “天意啊,老大,这就是天意。老天都看不过去,要让你废了邹文松这孙子。不过话说回来,没有人在医院看着吗?万一这小子要是换医院的话怎么办!”李青有些兴奋和激动,不过更多的是担心这小子和林长老一样逃了。

  “逃不了,他也不敢逃,因为他的妹妹就是我的底牌。这小子最担心的事情就是一旦自己离开了医院的话,妹妹就会被我请去喝酒,所以,就算他知道自己完蛋了,但是也不敢离开。”我摇了摇头,这事我笃定这小子不会离开医院,一来是受伤了,需要调养一段时间,去哪个医院其实都一样,二来就是妹妹了,所以为了自己的妹妹,他是绝对不会冒险的。

  虽然我们两个人都答应了不伤害对方的亲人,可,并不代表不会请对方吃顿饭,聊聊天啊。所以,就算给邹文松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离开。

  很快,就在我们两个聊天的时候,服务生都来了。

  我扫了这几个人一眼,问道;“昨天你们谁进过这个房间了没有?最好说实话,否则的话,就别怪老子不客气。林长老跑了,你们的嫌疑最大,我现在给他一个机会,自己走出来的话,我可以饶你不死。”

  服务生几人对视了一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部都摇了摇头。

  “谁都没进去?”我面色阴沉的问道。

  “也就送饭的时候进去了一次吧。”一个服务生终于说道。

  “也就是说,你们都觉得自己没嫌疑是吧?哼,竟然敢趟这趟浑水,我不得不佩服某些人的勇气。可是,不要忘记了,老子是谁,一旦被我抓到的话,看看你是不是皮糙肉厚。刘强,调监控,还好老子留了一手。”我冷哼一声,然后朝着刘强说道。

  刘强愕然的看着我,因为店里面根本就没有监控。

  “去啊。”我立刻给他使了个眼色。

  刘强顿时明白过来,说立马就去,转身就要走。

  可就在这时,人群当中,一个小青年忽然转身就朝着外面跑去,显然是做贼心虚,而不是忽然肚子痛要拉稀。李青立刻就追了上去,没一会儿,就把这小子给抓住了,捏着脖子,扔到了人群当中。

  “麻了个巴子的,你小子跑什么?心虚了是吧!”李青恶狠狠的问道。

  “没,我只是感觉不舒服,要去一趟厕所而已。你们怎么了?为什么抓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让我去厕所吧,万一要是拉在裤子里,那味道估计你们也不想闻到。”青年忙不迭的摇头,就是死不承认。

  我问了一下刘强,他告诉我这小子叫林荣,今年才二十一岁。

  平时看起来就是一个比较节省的孩子。

  当然了,一边节省,一边又喜欢花钱。

  “麻痹的,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是南门的人,你要是再不说实话,我立刻可以让你去沉河。知道怎么沉河吗?绑住脚,加上一块大石头,直接让你沉下去,然后你肯定会用双手游动,可是绳子很结实,用铁丝扭来扭去,你根本无法挣脱,到时候,你就会一点点的喝水,最后不断的喝水,整个人直接撑的溺亡。”李青眼珠子一瞪,十分凶狠的吼道。

  林荣顿时吓了一跳,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眼神当中惊恐无比。

  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哆嗦着,腿一软,差点坐倒在地。

  “我说,我说,不要让我沉河。确实是我放了他,因为他承诺,一旦我放了他的话,就会给我十万块钱。这可是十万啊,我一年才两万左右,这一下就可以让我少做五年的时间。”林荣忙不迭的说道。

  “艹,为了十万,你竟然放走了我们的仇人。好,很好,想不到你小子这么的自私,本以为刘强招来的人,应该都十分的靠谱,现在看来真的是……”李青也不傻,因此立刻嘲讽了刘强一下。

  刘强眉头一皱,也不好说什么,表情有些不舒服。

  林荣看了刘强一眼,更加的害怕和愧疚了。

  “说,你是什么时候放了他?”我立刻问道。

  “半夜的时候,大家都睡着了,我就放了他。”林荣连忙回答。

  “玛德,这下好了,以林长老的尿性,显然这一次逃跑之后,会准备准备,要想再抓住的话,肯定是难如登天。本以为一次性解决了两个人,这样大家都舒服了,谁知道竟然在关键的时候除了这事。”李青猛地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心中十分的不爽。

  “是啊,这一次跑了,下一次要向抓住,就十分的困难。唉,这小子虽然有罪,可也没办法,只要是个人,都会选择这种诱惑,冒险一次。万一成功的话,自己就赚大了。”我深吸了口气,也是有些无奈。

  然而,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现实,总会在你最得意的时候给你一巴掌。

  “接下来怎么办?”刘强开口问道。

  这一次,他也有连带责任,手下不干净,所以想要弥补。

  “刘强,你也别自责,毕竟人心隔肚皮,其实是我没有考虑得当。早就应该转移一下,换一个地方。嗯,玛德,走走走,赶快去我的出租屋。”我朝着刘强摆了摆手,忽然,我想到了什么,脑子里灵光一闪,然后面色一变,朝着外面走去。

  李青和刘强等人跟着我忙不迭的朝外面走去。

  “怎么了?”路上李青朝我问道。

  看我急不可耐的样子,估计是要出事。

  “正常人的逻辑,都是别人跑了,自然就要去看一眼,但,就是这个时候,后方最容易出事情。虽然邹文松说了不伤害我身边的人,但是林长老却没有,而且,这老小子阴险的很,说不定现在就在我的出租屋。”我拧着眉头解释道。

  听了我的解释,李青和刘强对视了一眼,也意识到了不好,可能是中了调虎离山之际。

  “草特么的,林长老怎么就这么的狡猾呢?老子真的是佩服啊!说实话,我还不如直接和邹文松正面硬钢。”李青感觉今天的开头不好,一大早就碰到了这么多的事情,心烦意乱,很是不舒服。

  “冷静下来,现在最好不要着急,自己慌。林长老就是乐意看到我们这样,一旦慌了手脚,我们的反应就会迟钝起来。现在,拼的就是谁更技高一筹。”刘强连忙说道。

  oG酷5o匠Z网D正)版$.首发m

  “不错,刘强说的很对,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着急,反而越发的要冷静下来。虽然林长老跑了,但是,至少邹文松暂时没问题。况且,没了邹文松的支持,他最多也就是在南门和我干罢了。而,我最不怕的就是他在南门。”我点了点头,刘强说的很对。

  没了北门的支持,南门本来就弱,因此反而不用担心什么。

  “刘强开快一点,人不着急,但是车子总可以着急吧。玛德,老大的女人要是被抓走了,他肯定要疯。毕竟,金屋藏娇了这么多年,容不得里面的妹子有一点点的损失。”李青只好点了点头。

  我瞪了这小子一眼,够可以,竟然敢嘲讽我,胆子真大。

  可他说的的确是实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